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欲夺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欲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清筠死死的拉住了张凡的手,驾驭着飞剑张凡是横躲直闪,火球靠的比较近的闪掉,离的较远的就事先一击少阳剑气打碎。

至于身边的清筠早已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的行动完全是被张凡牵扯着,她从没如此快速的移动,直感觉浑身的骨骼跟散了架,若没了肌肉的包裹怕是早就散了。

张凡完全把逍遥游的身法运用在了空中,虽然不如地面那么灵活可单单的躲避一些火球还是留有余力。而且左右两边的宽度虽然不是很大,还是稍微限制到了张凡的发挥。否则以他原先的速度早已在空中残影片片了。

“好了,小丫头,睁开眼睛吧,没事了。”张凡笑着,又一击剑气射出打碎了才刚刚冒头的火球。对战斗经验丰富的人就是如此简单,完全可以在危险还没有接近的时候就事先扼杀在萌芽中。

清筠似乎感觉到飞行速度慢了下来,这才缓缓睁开眼。

“没……没事了?”

“是啊,没事了。”张凡一拍清筠的小脑袋,笑嘻嘻道:“很怕吗?”

“谁……谁说我怕了!”清筠掘起嘴,一挺胸,力争表现出一副大无畏的神情。

“哈哈!”张凡放声而笑,其声音不断延伸而出,顿时间他感觉无比的畅快,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尽情的大笑了。只是他的声音惹的前后两边人频频侧目,这环境下有什么事情如此好笑的?

“喂,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清筠道。

“什么叫喂啊?我也是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张凡,也可以叫我张凡大哥,我不介意的。”

“哼,谁要叫你大哥的,不知羞,你也不比我大多少的。”清筠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这时候张凡就感觉清筠那样子跟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张动画图片一模一样,可爱的让人情不自禁想捏上一把。

“呵呵,如果你不想掉下去有问题的话等过了这里在问吧。”

绕过两个弯,刚刚的一时分神竟然没发现下面已经有一颗火球钻了出来,而且已经接近了两人,张凡一推清筠,清筠立刻飞到了一边。

“呆在那别动。”来不及用剑气,只是单纯的运掌而出,缠裹了真元的拳头与火球撞击在了一起。

火焰四散,在打中火球的一瞬间张凡便快速后退,同时再次的撑开护体真元。

一看自己的右手已经是漆黑一片,一股灼痛感不断的刺激着大脑,真是痛彻心扉,在看看自己的血掉了一百多,奇怪的是竟然还在每秒十点不断的降低着。

“这……这什么情况?”

张凡一愣,这可是同次遇到的情况。

“小凡,你那有没有解读的丹药,快吃一颗,这些三味真火都带有火炎毒,接触了之后能不断的吞噬真元。”冷星传音道。

张凡苦笑,原来有毒,难怪自己的生命不断下降,只是这火毒吞噬的不是真元而不是生命值,难道这东西也是因人而异?

来不及多想,张凡连忙吞下一颗解毒丹和一颗回复生命的丹药,虽然解毒丹自己没炼制,可当初司徒前辈却给了些,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丹药一吃,生命值已经在缓缓提升,叹了口气又飞回了清筠身边。

“你……你怎么样了?”清筠突然之间有些愧疚,若是自己缠着他说话也不会受伤了,都是因为自己……

“没事,吃了药就行了。”

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拉着清筠继续飞行,也幸好张凡只要生命值回复所受的伤都可以全然恢复,要不然这只手最起码三天之内无法使用,释放剑气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前后两边,都不断的有砰砰的响声响起,蜀山和昆仑两派虽然都受到几波骚扰,神情极度紧张,可还算是毫发无伤的承受了下来。太乙门就惨多了,出发没多久集中在一起的人就被连续三颗火球爆炸的火焰伤到,几个才刚刚达到元婴期的人瞬间疼的驾驭不住飞剑掉进了火熔岩内。

相比来说最忙碌的就是天剑派的莫大掌教了,他把所有人分成了两批,为了保存实力一旦哪边有危险的预兆都得赶紧飞过去,忙的那是四脚朝天,正因为如此身上的道袍也烧出了几个窟窿。

五十里的距离在他们来说并不是很远,全速飞行的话不需几分钟就可达到,但因为需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加上受环境限制,飞到对岸还是用了十几分钟。

十几分钟的路,昆仑死了一名弟子,太乙门五人,天剑派三人,以及散修中死了二人。相对来说成绩很是理想。

“小凡,你的手怎么样了?”一到对岸冷星就赶了过来问道。

“呵,没事,你看我这手不还是细皮嫩肉的。”张凡说着还伸出收晃了一晃,还真像他说的细皮嫩肉的。

“下次别这么鲁莽了,三味真火对你来说虽伤害不大可也不能这么近的贴身对抗。”

“我知道了,姑姑!”张凡诚心接受,其实在当时的距离只有他一个人完全可以躲开,可若是躲了一旦火球爆裂开站在一边的清筠就会受到波及,以她现在的修为却没办法完全承受住三味真火的侵蚀。

“各位,下一关口就是我们最后了解的第五关口了,趁现在周围的环境还没改变我说一下,如果这最后一关没有发生变化的话里面只是一处比较空旷的石室。想要通过的方法便是以分神期的修为强制打开一个缺口,至于另外一个方法就是……依靠传送石,在打开缺口通过之后会达到另外一处房间,两边的人可以依靠神念交流,所以修为不足的凭借传送石的定点传送同样可以到达。”

传送石的作用这里的人基本都清楚,可拥有传送石的这里除了四大门派,天剑派就只有张凡了。其他人唯有靠自身实力。

“虚云前辈,如果打开了这个缺口难道只能让一个人通过吗?”散修中的其中一人问道。

“是的。”虚云一点头,旁边的虚劲接话道:“打开的缺口很小,正好可以容乃一人进入,同时这个缺口不但在打开之后瞬间消失,而且每个人在打开一次缺口之后无法你修为如何高超都无法第二次打开,所以想靠着修为把所有人都送进去都不可能的。”

这话等于是打断了那些没有传送石并且修为不够之人的一切幻想,难道历经艰辛到了这里就只为这一句话,顿时间,那些没有希望的人不禁怨恨起了解这情报的人,可他们却没有去想即便这些知情的人说出来了他们会相信吗?说不定还会被当成想要独吞宝物的卑鄙小人,这猪八戒照镜子的事谁愿意去干,何况在当初进洞的时候玄风就已说过三思而行,现在自己酿下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吞下去。

“哈哈,正派中人还是如此虚伪,虚云,玄风,空慧,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吧。”

正当气氛凝重之时突然出现一阵笑声,其话声音洪亮震的人耳膜生疼。

众人眼前蓦然出现三个长袍男子,皆是一袭青衣,中间那人一脸不屑的笑容,身边两人却是满脸寒霜,那冰冷的感觉比蜀山的玄剑更甚。

“你……你是聂妖王聂云?”虚云顿时大声道,脸色在一瞬间变了三变,堪比变脸绝技。玄风与空慧原本还没看出来人是谁可一听到虚云的声音也不禁表现出了一副戒备的神态,可见面前这人的不同凡响。

“算你还有点记性。”聂云淡淡的笑容,眼神扫视着众人,众人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全身,比起在水银池内的压迫更胜一筹,一些修为不足的瞬间被压迫所惧,‘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聂云扫视到张凡,顿时双眼一亮,含笑道:“你就是玄冥的徒弟?果然不同一般啊,我竟然只看出你是元婴期修为,想必你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法宝隐藏了自身修为吧。”

“不错。”张凡点点头,人家都问出来了自然也没必要隐藏,况且自己本就是依靠神魔系统隐藏的修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面两次的窥视就是前辈你了吧。”

“哦?被你察觉到了?有一手啊!”张凡的话让聂妖王眼中金光大盛,就是一直伴随在他身边垂目不语的两位白须老者也不禁抬头看了张凡。“难怪邪黄那家伙会在你手上吃了大亏,原先我还不信,现在相信了。”

虚云老道在一边怒的都快吹胡子瞪眼了,这聂妖王除了出现的时候与自己说过一句话就一直对一小辈说个不停,这岂不是藐视自己?何况现在听到了邪黄,他不得不慎重,“聂妖王,你不在你的绿玲珑呆着到三清藏来做什么呢?难道也妄想抢夺宝物不成?”

“屁话,来三清藏不为宝物难道是跟你们叙旧聊天不成!我可没那个闲情雅致。”聂妖王嘲讽一笑,似乎在讽刺虚云的智商低下。

现在虚云也管不了这些了,他在奇怪,聂妖王怎么会想要来抢夺宝物了?“聂妖王,你以为我是无知小儿不成,你妖族以搏击战斗为主,根本无法驾驭宝物,你要来又有何用。”

“我妖族是没办法用,可是邪黄却需要的,现在他受了伤,所以我只好代劳帮他跑这一趟了。”聂妖王说着,眼睛微微眯起,只在这一瞬间整个人的气质便完全改变,充满了无穷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