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道可道,非常道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道可道,非常道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站在周围的人一个个紧张兮兮的盯着聂妖王,生怕他突然发难。反倒是张凡在那一口一口的喝着茶,异常悠闲。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凡事通过第五关口的都进到了这里,可照样的还是一件宝物都未发现。

在见到张凡在那喝茶之后聂妖王似乎没有爆发的迹象,所有人也都安静了下来,看着那副字画试图破解其中的秘密。

“你有想过为什么要修道吗?”聂妖王突然问张凡道。

“嗯?”张凡收回盯着茶水的目光,随即便说道:“以前没想过,最近倒是有点感悟。”

“有感悟就好,修道这东西感悟的越早越好,虽然到了我这个年纪感悟也没什么,可比那些起后起之秀相差的就太多了。”聂妖王说着,似是不胜嘘唏,也不知让他想起了什么,脸上带起了一丝温和的神态。

“前辈为何一直留在凡界没有飞升呢?”张凡好奇道,这问题还真是他一直想问的。

“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不想去而已。”聂妖王叹息而言,也没什么不快的神情,“凡界有句话,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我在凡界生活的无忧无虑,还有一批人服侍我,生活何等舒服,为什么要飞升上去受那个罪。”

“呵呵,前辈,恕我直言,您要真是无忧无虑也不至于跑这来了。”

听了张凡的话聂妖王一阵沉默,很久才继续道:“的确,你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烦恼,即便是我们修士也一样,哎,我要不是为了那帮小兔崽子也不必跑这受罪了。”

张凡淡淡一笑,没有在继续追问人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人什么事,如果他真要说早就当初虚云老道询问的时候就说了。

“你就这么陪我喝茶难道不担心宝物被别人发现都被取走吗?”聂妖王见张凡似乎一点也不紧张,不由得也产生了好奇。

“以前我不是很想相信人们所说的随缘,不过我今天准备试试,看看这个随缘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随法。”

“哈哈,有趣。到了这里能说随缘这两个字的恐怕也只有你张凡了,为了这个随缘我们喝一杯?”

“请。”两人一个是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怪,一个是活了不足半载的少年,可是这并没有妨碍到他们的闲聊,你一言我一句,畅谈甚欢。看着虚云老道他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这聂妖王莫非转性了不成?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可对那副字画依旧没有半点头绪,脾气暴躁的一点恨不得把那字画撕了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也有一些没什么耐心的在这大片桃园之内搜了个底朝天,还是没发现任何宝物的踪迹。

有些人已经开始失去信心了,这三清藏到底是否真有宝物的存在?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也有不少人获得了些不错的法宝,可是这一次似乎与以前都大不相同。

虚云,玄风,冷星还有其他的一些掌教都集合在一起商量着。

“我们是不是对哪些地方弄错了,其实宝物并不是藏在这里的?”虚云问道。

“虚云道兄的意思是……”

“你们想,在上次的三清藏我们也都收获了不少东西,不过那些都是在进来的五个关口中获得,而我们一直以为都认为越到内部宝物更多,说不定我们被这个想法给误导,其实这次宝物也都在那个五个关口内。”

“应该不会,如果那里有宝物我们不会查看不出来。”冷星说道。

“也有可能我们真的遗漏了什么。”玄风插口道,看了下周围众人的神情,便继续道:“在第一关口的时候落下的是巨剑,大家都清楚那巨剑可以炼制出很好的法宝,飞剑,可是后面呢?后面四个关口我们甚至一件有用的东西都没寻到,这和上次的情况差别太大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众人沉默了,所有人都不禁心中担忧,这法宝若真是藏在五个关口中该怎么办?进来了可是没办法在出去的。

……

竹舍内张凡还在那喝着茶,眼神无意识的一撇,正好看见那太案上的香炉和灵牌。张凡突然心血来潮的走去,看了下香炉,在灵牌的后面正好放着香。

“我就说吗,怎么会有香炉却没有香,既然我到了这里那我就代劳了。”张凡暗想道,虽然这不知道是供奉的什么人。

点上三根看上去很普通的香,插入香炉内。带着一丝淡淡香气的烟袅袅升起,就在这时那无字的灵牌突然隐现出金光。

“三清牌?”张凡大惊道,没想到烧个香还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聂妖王一直都注意着张凡,这个突然的现象他也都看在了眼里,刚要说话时突然竹舍外灵气大盛,一道道灵气冲天而起,震动人心。

“宝物出现了。”聂妖王霍的站起,与身边两人同时消失在屋内,那些一直在琢磨字画的人也都争先恐后冲出,那焦急的模样恨不得在长出几条腿来。

张凡没有急着追出去,而是伸手在那三清牌上轻轻的抚过,“原来这才是开启宝物的关键所在,呵!真是够考验人的。”张凡淡笑着,能进来这三清藏的哪个不是为了灵丹宝物,可机关却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排位,而那些因为宝物的人自然不会想到来给这牌位上香了。

“咦?牌位的材质改变了?”张凡一拿牌位才发现不对劲,原先的牌位只是一块普通的木头,可现在拿在手上重量最起码都有上百斤,又怎么可能只是一块木头如此简单。

竹舍之外,灵气的溢出引的所有人都开始了忙碌的寻找。一个个的宝物以及先后出现,只是你发现了宝物想拿却没那么容易。

在西面,亦瑶首先发现了一把飞剑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刚欲上前拿去就听到一阵喝止声,“亦瑶,住手!”

“师傅?怎么了?”亦瑶诧异道。

“飞剑上布了禁制,你这么过去拿怕是小命不保了。”冷星说着,拂袖一挥,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射向飞剑,“噗”,小石子在飞剑的三尺之外立刻化成了石屑。

“看到了?”冷星严肃道。

“对不起师傅,徒儿太鲁莽了。”亦瑶惭愧道,一时欣喜竟然没有检查一番,若不是师傅即时提醒恐怕自己都魂飞魄散了。

“下次多注意了。”冷星走上前几步,回头继续道:“亦瑶,你带着师妹门在周围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的宝物,为师先把这禁制破了。”

“是,师傅!”

像亦瑶这般看见宝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的还是大有人在,而这些眼力不足的人都来不及发出求救声就都丧了命。

宝物还在陆续的出现,不过刚才出现的那些品质并不是很好,都只是一些宝器级别的,虚云他们还都尚未出手,只在那停足静候。

半个时辰后,灵气再次涌现,这时那些掌教终于出动了,一个个朝着自己瞄准的目标疾驰而去,其速快若闪电。

“滚开,这是我的。”两个人散修瞄向了同一件东西,双方脸红脖子粗,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

“该滚的是你,这是我先发现的。”另外的人大骂一声,伸手就朝那已被破解了禁制的法宝拿去,另外一人速度也不慢,飞剑一出就朝那人手上砍去。

“找死!”

兵戈交击的声音不断响起,在其他的几处也分别出现了互相残杀的景象,不过这些都还是散修,大门派的掌教还不至于为了这些灵器级别的法宝就大打出手。

在桃源内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上,聂妖王与他身边的两人正眺目远望。

“尊主,我们可要出手?”左边那老者问道。

“不用,我们的目标是仙器,这些东西就留着给他们吧。”聂妖王说着,神念全开,顿时整个桃源都笼罩在他神念之下,所有人争夺的景象全在他脑海浮现,不经意间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嘲讽。

竹舍内,张凡牌位拿在手中,真元输入,牌位闪烁出一层金光。而在身前不远处逐渐的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此人一身黑白镶嵌的太极道袍,发须皆白,苍老的脸上印刻着无尽岁月的痕迹,可那双眼睛却仿如无尽的深渊,浩瀚的苍穹,被他盯上不禁生出一股渺小的感觉。

“这里的秘密终究还是有人开启了,是你吗?”老者朝张凡微笑道。

“晚辈张凡,如果秘密是指这香的话,那就是我了。”

“呵呵,好好!三千五百年了,这秘密终归是被破了,这也得以说明你是一个有缘人,这块三清牌你要好好保管,没了他你就进不了三清藏了。”

“啊?难道这里不是三清藏?”张凡震惊道。

“当然不是,这里不过是挑选出谁能真正进入三清藏的场所,至于外面那些宝物最高也不过是次仙级的,真正的三件宝物都放在天涯海域的三清藏内,那才是无价之宝。”

“那前辈,天涯海域在什么地方?”张凡有些激动道,这老者说的次仙级肯定也是仙器了,但还有三件更好的宝物,真不知是怎么样的了。

“呵呵,莫急,事先告诉你不会有好处的,等你修为到归道期的时候你在输入真元到三清牌内,自然就能知道天涯海域在什么地方了。”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告知,还未请教前辈道号。”

“哈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告辞了,‘特殊’的小子,以后我们还会见的。”老者话未完就以消失,张凡想多问几句都也来不及。

“奇怪,这前辈说我特殊?是指我能解开这里的秘密还是指的我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