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出人意料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出人意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竹舍之外的人都还在不断搜索着出现的宝物,对张凡那的情况丝毫未知。

这次灵器之中偶尔还会出现一把仙器级的法宝,运气好的,手脚快的自然也就得到了好处。

在那老者离开之后张凡也走出了竹舍,既然大家都抢的甚欢,他当然也要出来看看了。

东南角,张凡神念所到之处发现所有人都聚集在了那里,面前还放着三件法宝。

“怎么?莫大掌教,你都收获了十多件灵器级的法宝了,莫非还想要这仙器吗?”

“哼?你也不比我差,你不也是想要吗!”

所有人一阵沉默,面前三剑宝物无一不是仙器级别的法宝,一把飞剑,一面镜子以及一座宝塔,三件宝物漂浮在微波粼粼的湖面上,灵气四溢。

所有人注意着周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气氛一时间提升到了最高点。

“怎么?都不拿?”聂妖王突然出现,扫视了下周围的人,众人顿时紧张到了极点,聂妖王出现在这里明显是要抢夺仙器了,这下该如何是好?

“聂妖王,你的目地也是仙器?”玄风问道。

“不错。”聂妖王一说,一掌拍出便朝那面镜子上抓去,这仙器上的禁制未除,聂妖王竟然就敢这么硬生生的抓过去。

面对这情况谁都不知道是上去阻止好还是不阻止的好,去了打不过人家,说不定还有生命之危;不过去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法宝被夺走,心里总归不是个味。

聂妖王似乎察觉到了周围众人的为难,不齿一笑,手以拍到了法宝上的禁制,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聂妖王要被禁制所伤之时却见聂妖王手上青光一闪,就把那交缠到手上的雷电之力化解一空。

周围那些掌教都是眼力不凡的人物,可却没看出聂妖王到底是如何的破解了上面的禁制,不过可以肯定的聂妖王的确是胜他们许多,在这里这么多人没人敢像他一般随随便便的抓向法宝。

“不错,果然是仙器级别的法宝。”聂妖王看着手中的那面镜子感慨道。

这时张凡也飞到了这里,不过这时候谁还能注意到他,全部都把心神放在了法宝上。

聂妖王看了会手中的法宝,竟然又朝那一把飞剑走去,虚云立刻就喝道:“聂妖王,难道你一拿了一件仙器还想要不成!”

“哦?”聂妖王回过头来,“有问题吗?如果你想也可以过来拿,我可没有阻止过你的。”

聂妖王不屑一笑,虚云脸色涨的通红,正要出声时却见那法宝的上面有灵山一闪而过,马上便有一道庞大,凌厉的剑气垂落而下,其目标正是下面的聂妖王。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聂妖王毫无惧色,仰望天空,见着逐渐接近自己的巨剑之气,蓦然一手向上托去,硬生生的抗住了剑气,“砰”向下的剑气分散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射去。如此一来那些站在身边的就到了大霉了,一瞬间就有数十个人死在了剑气之下。

“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我以为你准备一直藏着不出来呢。”

众人大惊,竟然还有人隐藏在身边没有被发现?这怎么可能……

“你拿剑的目地无非就是引我出来。”那神秘人一说话张凡的嘴巴形成一个‘O’形,这声音对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

“师……师傅?你怎么来了!”张凡有些结巴道。

“呵呵,最近闲来无事,本想找你后来想到你来了三清藏,所以就赶来看看了。”空中那人一袭长袍,虽然看似有些孤傲可脸上却洋溢着一丝微笑,他正是张凡的师傅玄冥。

“玄……冥!他竟然也来了这里。”所有人心中顿时冒出同一个想法来。

不一会,虚云老道当即打起了招呼,“玄冥道友,多年不见风采依旧呀。”

“客气。”玄冥稍微一点头,就又看向了聂妖王,脸上的笑意更甚,“怎么,把我引出来了就不说话了?”

“说话?我可没什么要说的。”聂妖王的脸上也在笑,只是他的笑有些奇怪,既不像是见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又不似虚云那种客套的笑。“我当时就奇怪一直能隐藏着不让我发现的是谁,直到我拿了这面镜子感应到你泄露出的一丝剑气才知道是一为剑修高手。”

“嗯,所以你就把手伸向仙剑,引我出来了。”玄冥点点头,一个剑修高手最在意的就是飞剑,而聂妖王抢夺仙剑自然是引出那人的最好办法了。

“玄冥道友也是来抢夺宝物的?”玄风突然问道。

“原本呢是准备来找我徒弟,可是见到这仙剑的时候想起我还从未给过我徒弟什么好东西,所有就想把这仙剑抢来送给徒弟了。”玄冥在笑,笑的很随意,可是其他人却很愤怒,在他们看来玄冥的笑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想要仙剑,你先问过我。”玄剑突然大声暴喝,手中飞剑一抖,人以拿着飞剑朝玄冥直直刺来。

玄冥双眼一眯,身上的袍子顿时鼓起,气势猛的升腾,脚下的那些草被气势压的肢离破碎。

“玄剑住手!”玄风立刻大喝道。

可他出声以晚,玄冥把陡然鼓起的剑气猛的爆发,这一刹那爆发的剑气何等厉害,飞身而来的玄剑只觉得被一股劲风包围,一阵“呲拉,呲拉”的响声过后,胸口仿佛被一把巨大的锤子敲击,人猛的朝后倒飞。

“噗!”玄剑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败如纸。

“嘶!”周围的人都不禁猛吸了一口气,这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早已知道玄冥厉害可竟然光凭爆发出的剑气就能重伤了蜀山的长老。

玄风真元在玄剑体内流转一周,放下玄剑的身体让他自行调息,站起身来,朝着玄冥沉声道:“多谢玄冥道兄手下留情了,不过你伤我蜀山长老,这笔账我玄风势要和你算一算!”

“无所谓,数十年前我玄冥就不惧你蜀山,何况现在?”玄冥傲然道,“不过我劝你得快点,等我过几天离开了这个星球你就没什么机会了。”

张凡一脸苦笑,今天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师傅的个性了,难怪以前他们听到自己是玄冥徒弟时那个神情诡异,自己和蜀山稍微的一点交情被师傅这么一搞全部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那些原先还握着法宝准备找玄冥斗上一斗的人全部成了惊弓之鸟,笑话!蜀山长老都被对方一招重伤了,自己上去跟找死有什么区别,没听人家蜀山掌教都说了玄冥已经手下留情了吗?

“玄冥竟然已经归道期了?”虚云瞪大了眼睛,尽管知道玄冥此人不同一般,可还是没料到他修为提升的竟然如此之快,当年还比自己修为低一层的如今已是快要飞升的人了。

不光是虚云,就是张凡也很震惊,在玄冥出现的时候他就看出玄冥已是归道期,对玄剑被自己师傅震飞他到是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自己师傅当年就能一人站他们几个,只是一想到自己师傅很快就要离开,难免心中有些堵的慌。

其实张凡也明白自己师傅来这里根本就不是闲来无事,一个一月都未必见上一面的师傅又怎么会闲?他会来这里肯定是因为担心自己有危险,这才会暗中隐藏着一直到了这里。

“这仙剑我要了,你们还有谁有意见?”玄冥环顾四周,眼神在所有人面前一一扫过。

“师傅,我……!”张凡刚想说话可还是没有说出来,原本张凡是想告诉师傅自己不想要那飞剑,现在乙水剑凑合着还能用,之后还能去天涯海域进入真正的三清藏拿取宝物,说不定那里就有比这更好的仙剑,就算那没有,自己也准备炼制一把仙剑了,没必要与所有人都结上仇恨。

不过想到这张凡还是庆幸自己没说出,师傅会这么做就是为了自己,他想在离开之前送自己徒弟一件礼物,唯一的一件礼物,自己若是阻止岂不伤了师傅的心?

“聂妖王,你不会与我抢这飞剑吧?”最后,玄冥询问聂妖王。

“呵!我有一件仙器就足够了。”聂妖王晃了晃手中的镜子,显然很是满意,只是他的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由得纷纷猜测,难道这剩下的一件仙器他也不准备要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可怜这帮弱势群体,被人抢了东西还会想到别人好的。

玄冥只是稍微一愣,既然聂妖王没兴趣那最好不过,说实话玄冥自己也没把握能对付的了聂妖王,毕竟活了上千年的妖不是可以轻易猜算出来的。

“尊主!把仙剑交给玄冥属下没意见,可为何剩下的一件仙器我们也不要了?”聂妖王身边的其中一位长老传音询问道。

“不必了,虽然我们和邪黄做交易,可也不能把他们的实力提升的太高,我们把好东西都抢了你让谁去对付邪黄他们?难道你还希望我出手吗?”

“属下明白了。”问话的人说话不在开口。

三件仙器就这么失去了两件,所有人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冷星注意着局势,终究还是叹了声气,“我望月宫退出,仙器我们不要了。”情势不对,冷星不得不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毕竟无论是人数还是整体实力都比不上蜀山,昆仑。

“你来一下。”玄冥传音给张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