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祸源
章节列表
第三章 祸源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绝身丹的配方?聂前辈,当初我们的协议可不是这样的。”坤道霍然站起大声说道。

“不错,不过当初是当初,我现在改变注意了。”聂妖王一摆手,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愿那就回去与邪黄商量一下,等有了答复在来找我吧。”

“可是前辈,您这是违反了当初的约定。”

“违反约定又如何?我聂妖王做事从不循规蹈矩,协议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你若是愿意的现在留下绝身丹的配方我给你仙器,不愿的话就去跟邪黄说好了在来。”

坤道一脸愤愤不平,没想到聂妖王在这个时刻反悔了,可他也没办法,难道跟对方强抢不成?

“哼,那告辞了,我自会回去与门主商量。”坤道大袖一挥,毅然离去,坤言看了下聂妖王也没多说什么,悻悻然的走出去了。

“尊主,我们这么做邪黄真能用绝身丹的配方来交换吗?”天青担忧道,别配方没换到,这一百颗绝身丹也飞了。

“我虽然不能完全保证,可是邪黄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件仙器的。他一个归道期的人却没一件称手的法宝,你说他会轻易罢休吗?”聂妖王笑了笑,看了眼手中的仙器就收回了乾坤袋。

在一处石室内,四个火盆照耀着这一不是很大的地方。中间一人盘膝安坐,眼睛微闭,正是天门的首脑邪黄;而他面前的两人则是从绿玲珑去而复返坤道,坤言二人。

“门主,那聂妖王太嚣张了,竟然违反了当初的协议,他要我们用绝身丹的配方来跟他交换仙器。”坤道出口讲述道。

邪黄睁开眼,撇了眼坤道,这才缓缓说道:“我早就料到聂妖王不会这么轻易的换取绝身丹,他妖族如今危机在进,而绝身丹被我们掌控他们就等于被我们所控制,依聂妖王的性格自然是不会允许的。”

“那门主我们该如何做?难道真要我们用绝身丹的配方来交换吗?”

“换,当然要换了,坤道!你说绝身丹对我们来说重要吗?”

邪黄的话让坤道微一迟疑,立刻又回答道:“绝身丹对合体期以下的人才能起到一丝作用,对我们来说已经毫无用处了。”

“那就是了,用一个对我们没用的东西换取一件大有用处的仙器何乐不为,何况我们也并未失去绝身丹,以后同样可以找人炼制。不过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绝身丹配方交换出去,我要让这配方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邪黄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淡然一笑,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明天在来。”

“是,门主。”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绿玲珑一处山头,张凡漫步而上,只因为此处有不少的药草,这也是张凡今日无意之中发现,这妖族不会炼丹,可偏偏居住之地有着不少稀少珍贵的草药,当真是有些糟蹋了。

身后一白一红紧紧跟着,知道张凡要出来找草药,若云与飞雪也跟了出来,说是要做导游。只是飞雪的速度比起其他人来说相对慢很多,一蹦一跳的很快就离开了张凡一段距离。

“云儿,平常你们这里的草药都没有人来采吗?”看到眼前一片的草药,张凡奇怪道。

若云停在了张凡脚边,看了眼四周,说道:“平常聂爷爷有时候会出来采一些,只是也都是收集在一起,从来没用过。”

“嗯。”张凡一点头,查看着这到底有哪些草药。“都是一些难得的草药呀,百叶兰,慈心草,火云果,这些草药在辅助木心草的话炼制出的丹药对恢复真元有很好的效果,而且能给普通人打下修道的基础,现在修道界这样的丹药也不多了。”

张凡逐一查看着,里面不少草药也只有在当初神农架的司徒前辈那有看到过。

若云瞪着眼睛看了眼张凡所说的草药,虽然平常也与聂爷爷出来采药知道这个是好东西,可她很不明白这好在什么地方,对她来说就是颗草而已。

正看着,上空有光芒闪过,一人长袍飞舞已飞到了张凡身边,“张凡先生,尊主让我请你过去。”

“嗯,麻烦你了。”张凡一笑,这报信的人他也见过两次,是叫天涯,据说是妖族中年轻一辈里数一数二的高手,如果要与人类的修道界相比的话也差不多是分身期的修为了。

一听要离开若云赶紧窜上了张凡肩头,张凡一笑,也俯下身来抱起飞雪,相处几天来一人两妖的感情很是融洽,张凡也没事带着她们飞来飞去。

飞过不远处的深远,没几分钟以到了聂妖王所在的木屋。

“呵呵,小凡来了,里面坐。”聂妖王一笑,随即又道:“你们两个小丫头天天腻着小凡,也不知道修炼了。”

“修炼很无聊的。”若云说完,又从张凡肩上跑下跳到了聂妖王的肩膀上,整个妖族也只有她敢在跑上聂妖王的肩头了。

“别顽皮了,你和小雪先出去玩,我和小凡有点事要商量。”

“好!”若云跳下身来,尾巴一扫旁边的小雪,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来,小凡坐吧,不用客气了。”聂妖王说着坐会了中央首座,身后二位妖族的长老以及天青,天涯都在。

“小凡,你可听说过神元丹?”聂妖王问道。

“嗯,听说过,以前有位前辈还给过我一颗。”张凡说道,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去神农架的时候那司徒前辈就给过自己一颗神元丹,到现在自己也一只未用,神元丹是在合体期突破到分身期所用,可他并不需要药物的辅助。

“呵呵,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办多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炼制几颗,看看能否让我们妖族脱离现在的困境。”

“前辈不是要交换天门的绝身丹吗?莫非绝身丹失效了?”

“不是,只是我想试验一下,轮药性神元丹的功效比绝身丹更好,我一直在想我妖族的成员无法突破退去原体的关口是否本身修为不够,所以我想看看借助神元丹的功效能够突破,真要可以的话也不必与邪黄交易了。”

张凡点点头,“炼制上没什么困难,不过这丹药的草药我却没有,所以得前辈自己供应了,呵呵!”

“哈哈,那是当然了,听说你刚刚正好去了后山,相比你也看到了我们这绿玲珑内的药草,这里什么都不多可唯独草药比起外界也多出几倍。”

既然要炼丹,张凡也不拖延,直接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所需的草药就有聂妖王派人寻找,张凡拿出乾坤鼎,等了没一会天青与天涯就带来了聂妖王所准备的草药。

“张凡先生,这些草药可够?”

张凡一看以袋来计算的草药,急忙道:“够了够了。”这么多草药如果失败几率不高的话足以炼制出数百颗的丹药了。

“麻烦二位了,我这便进去炼制神元丹。”

“那我们就为先生护法,尊主交代这几天不会让人打扰到先生,尤其是若云与飞雪。”

张凡一笑,炼丹的时候有人护法是最好的,尤其在这里一旦若云找不到自己肯定是满世界的乱跑了。

回到屋子,张凡没有急着在鼎炉内投入三味真火,他还需分解出神元丹的草药是几种配置。当初从神农架拿来后也只是听司徒前辈大概的说了一些,剩下的就需要靠他自己摸索了。

“还好有司徒前辈给的炼丹心得。”张凡暗叹一口气,没了这东西他还真不好找,即便最后找出来所花费的时间也是巨大的。

“千雨花,玄炎草,玄炎果,当初司徒前辈好像就是说的就是这三样。”想了会虽然记起了三种,可剩下的两种当初还是没记清,没办法,只好把丹药分解,然后通过这些丹药的精华颜色以及味道来辨别了。

炼制丹药这种事是个细活,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其实像有些丹药是无法靠分解药性来判断是有哪些草药炼制,对于那些炼丹的大宗师来说他们对自己炼出的丹药都有特殊的手法,而这些手法就会掩盖掉药的味道,颜色,使他人无法辨别,这也是为什么聂妖王要换取绝身丹的配方了。

张凡的这颗神元丹是当初药王司徒前辈自己炼制,并不给予他人,使用也不需用上什么特殊的手法,也正因此张凡才能从中辨别。

……

张凡在绿玲珑过的很悠闲,可是外界却并非如此,三清藏一事后修道界出现了很多千奇百怪的法宝,虽然有些都只是灵器级别可威力却不同反响,如今抢夺的人亦逐渐的增多。

那些进过三清藏的除了拥有门派的人还好些,其他一些散修大部分都遭到了抢夺,如今为了宝物而死亡的以不下百人。

局势越演越烈,如今就是一些二流门派的弟子也被禁止下山,对于抢夺宝物的疯子来说一旦情绪失控这些势力不大的弟子也都难免受到牵连。

灵器都以引的人如此疯狂,何况是仙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