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疯狂
章节列表
第四章 疯狂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连续三天的时间,张凡一直都呆在了屋内炼丹,不过效果也是显著得,三天的时间张凡倒也炼制出了不少神元丹。

“聂前辈,我不负所望,这是炼制出得三十颗神元丹,您先看看是否又效果,如果真又效那我在继续炼制吧。”

看到手中得神元丹聂妖王也又点乐得合不拢嘴了,神元丹如今在一些大门大派都很是少见,现在有了三十颗他又如何能不高兴,不过这也亏得妖族草药丰富,否则即便是张凡一生本领也不过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天青,速叫一还没有脱体得人来试验一下这神元丹。”聂妖王一高兴当下就要找人试验,他也不但这会发生什么不良后果,神元丹即便不能让妖族脱体原体也不会有后遗症。

天青招来得是一蛇妖,体长达数十丈,身躯足有水桶般粗细,一双眼睛大得跟拳头似的,张凡猛一看去也吓了跳,即便知道这里得都是妖族,与外界得动物都不一样,可头一次见到如此威猛得蛇还是不禁有些生冷汗。

“尊主。”妖蛇盘起身躯,长信微吐。

“嗯,这是一颗神元丹,你吃了吧。”

“是!”妖蛇也不问聂妖王为什么要吃,他自然相信聂妖王不可能害他们,对聂妖王丢来得神元丹,妖蛇一口吞下。

张凡一看,突然说道:“前辈,神元丹灵气过足,如果贸然服用恐怕会难以消耗。”张凡这也是才突然想起来,神元丹能让合体期得人提升到分神期修为,其威力又岂能小视。

“呵呵,放心,这些我都想到了,这是我们妖族没有脱体中修为最高得,如今修炼了也有了四百多年,一旦脱去原体修为足以远超分神期,所以不必担心消化神元丹的问题。”

“嗯。”张凡一点头,聂妖王这么说他也就安心了。

妖蛇吞下神元丹后就盘曲着在原地,眼睛闭上后就那么一动不动得待在那,自然是在调息消化着神元丹得药力。

渐渐得,妖蛇得表皮鳞片上浮现出一股淡绿色得光芒,同时更有一股淡淡得药香飘散在空气,显然是药力被妖蛇吸收之后从皮肤散发了出来。

聂妖王惊喜的看着这一幕,如此状态就是修为精进的情况,可等了十多分钟,妖蛇还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直到最后妖蛇睁开眼睛喊了声尊主,聂妖王着才知道想依靠神元丹帮助族人脱去原体得希望是破灭了。

“你感觉如何?”虽然希望破灭了,但聂妖王还是关心得问了句。

“回尊主,体内气息比以前精纯了许多。”

“嗯,那就好!可惜啦,还是无法让你脱去原体。”聂妖王边说边摇着头,这才走回了屋内。

妖蛇着才明白聂妖王让自己吃得那丹药是希望可以脱去原体,幻化人身,虽然没有成功,可他还是感激得看了木屋一眼,这才使动庞大得身躯超树林游去。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回到木屋后,聂妖王难免还有些沮丧,当初满怀得信心到如今皆成了泡影,“为什么神元丹就是起不到效果呢?”

所有人包括张凡都只是静静得思考着,不过张凡是在想得自己的事情,想想自己出来后到了望月宫,之后又去了三清藏寻宝,现在又来到绿玲珑,算算日子也过去了半个多月了。自己如今虽是修士,一切都已修炼为主,可他家里毕竟还又父母,出来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家一趟了。

当下便出声说道:“聂前辈,我出来以又段日子,我现在也该回家一趟了,免得家里父母挂念。”

“哦?你要回去了嘛?那也好,反正如今绝身丹的配方还没到手,留你在这或许还嫌这里闷气呢。呵呵!”

“前辈说哪里话,若非挂念家里父母,我便是在这里住上数年又有何妨,若是前辈有了绝神丹得配方派人去S市找我就可以了,晚辈定会立刻赶来。”

“呵呵,好!那我也就不强留你了,你准备何时启程?”

“早晚都要回去一趟,晚辈准备现在就启程了。”

“那好吧,天青你送小凡一程。”

“是,尊主!”

“那我告辞了。”

天青带着张凡出了绿玲珑,两人说上几句客套话张凡就驾驭飞剑朝家赶去。此刻得他倒也有些归心似箭了。

……

绿玲珑内,若云和飞雪又蹦跳着回到屋子,没看到张凡若云便问道:“聂爷爷,张凡哥哥呢?”

“呵呵,他回家了。”

“什么?回家了?怎么回家都没有跟云儿说一声,一点都没有把云儿记在心上。”一听到张凡离开,若云和飞雪都显得有些不开心。

“放心吧,小凡只是回去一趟,还会回来得。”聂妖王抱起扑在自己身上得若云,轻轻得抚过那柔软得毛发,眼神淡而慈祥。

绿玲珑与张凡家之间也又不少得距离,不过以他现在得速度也最多用上一小时,一路上卯足力的飞整个人在空中之留下一道残影,现在的他就是不用隐身术飞行普通人也很难发现得到了。

“林风,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留下宝物我就给你一条活路。”

在离张凡远处几里外正有两人争锋相对,其中一人一身黑衣,更绝得是此人脸上居然还用黑布蒙着,手中那把款刃的大刀上还沾染了一片鲜血。

“我就是死也不会把法宝给你,藏头露尾,有本事的把你那块遮羞布拿下来。”说话之中才说了几句,就以是气喘吁吁,加上那嘴角露出得一丝血迹显然是受伤不轻。

“嘿嘿,林风!我既然如此装扮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以为你几句话就能激到我?可笑!”黑衣人一晃手中得大刀,再次厉声喝道:“我在问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把宝物交出来。”

“休想。”林风也大声喝起,想自己好不容易才在三清藏弄到两件不错得法宝,又岂能轻易就交给他人,至于对方说的交出法宝就留自己一命那纯粹是扯淡,看他那副打扮都知道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抢夺别人宝物的事,自己拿出了宝物就简直就是找死了。

“不给那你就去死吧。”黑衣人勃然大怒,自己跟他磨了半天却一点效果都没有,既然他想死自己也就送他一程了。

黑衣人的大刀上激出一道寒光,若是细细看去就能看出在大刀上凝结了一层薄薄得寒霜。

林风只感觉到一股阴寒得气息朝自己扑来,虽然自己修为不敌对方,可他不想死,修炼这么多年难道就要在今天把命都送掉吗?想着,心中也不禁股起一阵胆气,“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林风如今以是到了疯狂得状态,如今得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把眼前得人也拖进死亡的深渊,面对黑衣人得攻击他不但没有闪避反而径直冲去,荡起全身得真元硬生生得抗下了黑衣人的攻击。

“砰!”夹杂着巨大威力得刀锋被林风包裹在了手心,这刀虽被林风接下可受得伤以是更加严重,一口鲜血喷出,脸上以是一片狰狞,“大家一起死吧。”

说着,双手不在管那刀锋而是径直朝黑衣人的衣服抓去,黑衣人反应稍慢一步,胸口得衣服以被林风抓在手中,在一看林风的样子,显然是明白了他得意图,当下大叫一声,“疯子!”

“呵呵,哈哈!我是疯子,我是疯子!”林风漠然大笑出声,狰狞得脸上那双眼睛更是一片赤红,原来他想要自爆,面对对方的强势他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黑衣人显然也焦急了,虽然对自己来说林风不过是合体期得修为,可自爆得威力在那一瞬间绝对抵的过一化名期高手得全力一击,尤其在两人在如此近得距离下自己也要魂飞魄散。

“该死,松手!”黑衣人愤怒着双手握住大刀,马上左右格挡,试图斩断林风得两条胳膊。

“唰唰!”连续两刀,林风得双臂在黑衣人得大刀下脱离了身躯,一阵鲜血飞溅,此时,只听到林风那凄惨而又决然的狂笑声,“哈哈,晚了,晚了!”

瞬时间一阵轰然的巨响,之间天地之间一道巨大得光柱冲天而起,而这光柱陡然朝外扩散,原本葱翠繁茂的树木立刻在光芒得照耀下成了一片灰尘。

“怎么回事!”原本正飞行的张凡猛得停住飞剑,一颗心急着回家得他根本就没有在飞行得时候放出神念查看四周,因此这巨大得状况也不免让他心惊。已经来不及用传送石,马上调转飞剑以最快得速度朝后面飞去。

飞出数千米的距离,张凡这才停下,飞身在空中望着远处,一片翠绿得树林中央出现了一片硕大得空地,而且还不断得有烟雾飘起,形成了一块异常规则得圆形,“竟然有这么强大得灵气爆发,难道是有人元婴自爆了?”

刚一想到这张凡立刻飞去事发地点查看,尽管知道在如此巨大得爆炸下不可能留下什么东西可他还是希望能找到些什么。

“咳,咳!”十里之外得地方,一黑衣人抚着胸口依靠着身边的大树,“该死的,竟然自爆,依靠传送石还受到了波及,这人真是个疯子。”黑衣人说完,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发生如此大的事情肯定会被有心得修士发现,何况这里还是在蜀山得管辖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