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恐怖的来客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恐怖的来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玄冥拿着那晶体,很是仔细的看着,“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在当年我寻找给飞剑炼制的材料无意之间获得。说来也巧,发现这晶体的并非只有我一个,只是我到那时那人已死亡,恐怕就是因为这晶体的电击而死。”

“死了?”张凡一愣,想起师傅刚刚说的修为不够就会被这电击搞死,不由得为那倒霉的默哀。“这晶体既然储存了电击我想在炼制法宝的时候也可以运用。”

“不错,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修道界中能带有电性能的法宝很是稀少,我也因此欣喜万分,可谁知这晶体我根本无法融掉。”玄冥说着,嘴角挂起一丝苦涩,“每当我用三味真火灼烧这晶体时它就会在表面自动产生一层防护保护着自己,三味真火根本就奈何它不得。”

“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张凡顿时瞪大了眼睛,照师傅这么说这晶体要不就是有了自主的意识,要么就是被人炼制过,只有炼制过的法宝才会具有抗拒的功效。

“给你吧。”玄冥一说,把晶体放入木盒,推到了张凡面前,“这东西在我这摆放了好多年可惜我还摸不清头绪,也许是我没那个缘分吧,不如就送给你了。”

“呵呵,那我就谢谢师傅了。”张凡也不客气,对于这些奇怪的玩意他一直都很有研究的兴趣。

正看着盒子内的晶体,玄冥突然问道:“小凡,你有想过什么时候离开吗?”

“离开?去哪?”张凡讶异道。

“自然是离开地球去别的星球寻找飞升渡劫的地方了。”

“师傅您开玩笑吧,我才什么修为啊!哪那么快就离开这里的。”

“呵呵,谦虚什么?你的真实修为虽然被掩盖可我也清楚你最少有分神期的境界了,别人不知道可是我这个做师傅的难道还不知道?你修炼到现在不过接近一年,二十多岁就到了分神期你以为归道期还远嘛?”

玄冥眯着眼睛,张凡这才想起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有太多的运气了,若非自己当初去了一次神农谷获得了化婴魔功修为突飞猛进,恐怕现在的自己能有‘紫云’期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张凡虽然不清楚自己所修炼的方式到底有几个境界,可他也感觉的出绝灭期之后也没几个境界了,即使自己不去刻意的修炼只是按照时间去异度空间最多三十年自己恐怕也就修炼到瓶颈了。

“对于何时离开,我还真没去想过,一直以来只是尽快的提升修为。一晃眼竟然自己也属于凡间的‘高手’了,呵呵!”张凡自嘲一笑,又想起了在异度空间那次的惨败,“不过即便是我提前修为到了瓶颈我也不会那么快离开的,师傅您也知道我还有父母,所以我准备在他们百年之后才会离开。”

玄冥点点头,道:“嗯,你说的也对,虽然我们都是修士,可也需要尽些孝道。凡人匆匆不过数十年的寿命,对我们来说太短了。”

……

第二日,也就是玄冥离开的日子了。

“师傅,您保重了。”

“哈哈,你还怕师傅我有什么危险的,你自己也当心了。对了忘记跟你说了,当你修为达到归道期时只要放出神念自然就可以感应到传送去其他星球的传送阵了,现在我就是与你说了也没用,它的位置是在不断转换的。”

“我会的。”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好了,我走了。最后在与你说一句,小心虚云那人,他可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和善的,如何我所料不错,望月宫上代掌教的死就跟他有关。”

“昆仑的掌教虚云?”张凡愕然,难道望月宫与昆仑还有什么仇怨不成?

“嗯,他的话只有三分可信度,对他还是谨慎一些!”

“我明白了。”

“那我走了,保重啊!”玄冥说完,人也传送离开,现在整个山头又只剩张凡一人了。

一阵风吹过,张凡的长袍猎猎而响,看到天空飞翔的雄鹰,张凡不禁轻声道:“聚散终有时,百年之后也是我的另外一个起点了。”

S市,张凡又再次的回家了,离开羚羊山之后他也没去绿玲珑,自从与师傅分别之后他更想在家与父母多相处一点时间。

这次他没有直接传送回家,而是一到城市就换了衣服直接搭车回去。刚到家门外就遇到了满脸欢笑的母亲。

“妈,您出门吗?”

“哟,小凡你回来了,快回家去,你朋友来找你了,那可真是个漂亮的姑娘啊!你怎么没跟妈说你有这么一个天仙似的朋友呢?”

见母亲乐的满脸开花,张凡却是一头雾水,自己哪来的天仙似的朋友?难道姑姑跑自己家来了?还是望月宫有人来找自己?可这不对,他们要找自己是不可能让父母自己的,另外唯一的女性朋友就只有刘洁与白婉婷了,前者根本就不认识自己新家,后者的话更加不可能。

“妈,那人说叫什么没有?”

“没呀,她只说是你的朋友,还说已经跟你商量好了会来我们家住几天。好了不说了,我去买点菜,今天我做些好吃的。”母亲乐呵呵的眯起了眼,“你还愣着做什么呀,还不回去招呼你朋友,快去。”

张凡苦笑着,马上又朝家跑去,自己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朋友了?

一进门,就看见父母在与人说着话,那女子上身穿着白色的休闲衣,下面一条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双肩,一看就感觉到清新靓丽。

“呵呵,小凡回来了,你朋友来找你了。”

那女子回过头,对着张凡嫣然一笑,眼中夹杂着一丝狡黠。

“你……”张凡脑袋有些发晕,对方的确是个很美的女子,若是论相貌的话足以与在水月宫那见到的雕塑相媲美了,可张凡愣的并非是这,而是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女子。

“张凡,你好呀。”女子站起,朝着张凡伸出了那细腻洁白的小手。

“你好,你好!”张凡只是在女子手上轻轻握了下,现在他更加疑惑了,刚想张口询问对方是谁,父亲就笑道:“你们先聊着,我去鼓捣我那些草药了。”父亲离开无非是想他们这些年轻人说说话,而这也正好遂了张凡的念头。

“你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张凡立即问道。

“嘻嘻,做什么那么紧张,我不就是你朋友吗?当然是来你家做客咯。”女子笑嘻嘻的坐在沙发上,大大的眼睛盯着张凡一眨一眨的。

“别说这些糊弄的话,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何来朋友一说。”张凡当下就皱起了眉,虽然对方看起来只是一个女子,可他总感觉对方很不简单,那女子只是随意往那一坐就充满着一股威压,张凡从内心深处生出一丝惧意。

“呵呵,你这人真不好玩,一点意思都没。”女子微微努嘴,眼睛朝张凡扫了眼,“绝灭三阶,不错呀,修为升的还瞒快的。”

女子一句看似随意的话却把张凡吓的不轻,“你……你怎么能看穿我的修为,还……!”张凡一脸的震惊,自己的修为即便是聂妖王都看不穿,可这女子却很是轻易的就看出来了,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绝灭期这个修为一点都不奇怪。

张凡脑中光芒一闪,顿时又问道:“你和当初异度空间那个骷髅亡灵是同一伙的人?”

“你还不是很笨嘛,不错我叫梵姬,至于那骷髅则是灵尊。当初你被灵尊打的很惨哦?”

面对梵姬的调笑,张凡不禁有些尴尬,“原来当初你也在那,可惜我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你如果能感觉到我那才叫奇怪呢。我可是与灵尊同一级别的。”这女子似乎很自来熟,也不在意这是别人的地盘,一把抓起桌上的瓜子就磕了起来。“凡界这吃的东西真是不错,比梵天界好多了。”

“梵天界?”张凡马上追问道,自己又多了解了一丝那未知的一切。

“是呀,梵天界是我居住的地方,至于其他的吗……!”梵姬拖长了音调,似乎有意引起张凡的好奇之心,“至于其他的我就不能和你说了,嘻嘻,被圣殿长老知道了又要骂我了。”

梵姬看起来只是无意的说着,可张凡也了解了一些,梵天界,圣殿。

“那你这次来也是考验我的?”张凡顿时又问道,他也有些担忧,上次被那骷髅亡灵‘揍’了一顿,难道今天又要承受一次?

“我才没那么无聊考验你,我只是出来玩的,自从出来之后我去了很多对方,觉得没意思了就来找你了。”

张凡心中哀嚎,你觉得没意思那你回家去呀,来找我做什么,我这又没给你玩的东西。现在看到这恐怖级的生物张凡那是噤若寒蝉。

“对了,我房间在哪?在我去看看呢。”

“什么?你还真准备住这?”张凡大惊道。

“我不是早说了我会在这住几天的嘛?我身上的钱都用光了,难道说你不欢迎?”梵姬顿时神情一变,那嬉笑的样子荡然无存,张凡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欢迎……当然欢迎。”

“这才对吗!”

梵姬的笑容一出现,那股笼罩着张凡的气势顿时散去,只见他砰的一声躺在了沙发上,全身湿的仿佛刚从水中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