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暗起云涌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暗起云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有道是山中无岁月,世上以千年。虽然张凡如今在水月宫待了不少个日月,可还没到千年如此的夸张。

朗心诀所刻录的是一个境界,里面包含了前辈高人对大道的领悟,现在的张凡对外界事物已经是全然屏蔽,即便是天崩地裂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感觉。

日新月异,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张凡依旧如磐石一般稳坐与玉台之上,但不同的是他呼出的气却缭绕在身体四周,久久不散。而灵台之中也隐隐有紫光闪烁,只是这光芒如闪电般一闪即逝。

相比之水月宫的宁静外界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就在一月前天门的邪黄终究还是恢复了伤势,再次重整旗鼓。这次的他不但要复活刑天同时还要报那当年的耻辱。

蜀山,昆仑,禅宗等几个门派都先后受到了天门的袭击,大家都各有所伤。只是一直让所有人奇怪的是昆仑的掌教虚云一年都处于闭关的状态,即便是昆仑受到了袭击也丝毫没有出现的迹象。

虚劲老道每天在门中忙的是四脚朝天,自己师兄虽说已经把门派的事物交给他处理可他毕竟不是掌门,有些事情还是需经过商讨才可做最后的决定。

“师兄也不知何时才会出关,这天门的人如今是日渐猖狂了。”虚劲摇头叹气,只好在去找其他的门中长老商议。

昆仑一直处于防守的状态,但蜀山对于天门的进犯却保持着宁杀错不放过的态度,天门的几次袭击都是有去无回,如此一来蜀山近日在修道界的风光更是水涨船高,隐隐有盖过昆仑的趋势。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玄风如今有了两件仙器那自然是意气风发,何况蜀山自从建立至今对待妖邪的态度从来就没放松过。

“掌教师兄,派出去的弟子已经有半个月,相信不出多少时日就可查探到邪黄躲藏的地方。”

在蜀山的大殿中,聚集了门中所有高职位的人,零零总总共有二三十人,从蜀山开创到现在这种场面也只是第二次。

“那些外出查探的弟子让他们多加小心,一有消息就需立刻回报,千万不可打草惊蛇。”

“是。弟子明白。”

“嗯。”玄风又看了眼周围众人,询问道:“昆仑,禅宗以及望月宫有什么消息嘛?”

“昆仑的掌教虚云还是在闭关,什么时候出来还是个未知的谜团,至于禅宗以及望月宫受到骚扰之后也是半封山的状态了,空慧大师在前日受了些轻伤,而望月宫因此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所以并没什么损失。”

“年轻人?”玄风一愣,立刻说道:“你说的年轻人莫非是张凡?”

“不是的,那年轻人虽然与张凡年纪相仿可用的却是符咒,弟子愚钝,实在想不到那人会是什么门派的。”

“符咒嘛?”玄风一手轻轻抚过身边的仙剑,霍然开颜道:“呵呵,原来是上空道人的弟子,你不知晓也不习惯,上空道人是天师派的掌门,只是如今的天师派已经没了往日的风光,而上空道人与冷星交情不错,所以望月宫会有个使符咒的人也就不奇怪了。”

玄风笑了笑,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只是张凡为何却在三清藏之后一点消息都没了?以他和冷星的关系不可能望月宫受到袭击也不出现的。”玄风是百思不得其解,对张凡的关注玄风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在他看来这玄冥的弟子不但弄出了传送石这般垄断的法宝而且本身修为增长之快更是匪夷所思。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你们对如今的局势有什么看法?”玄风突然询问道。

顿时,下面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话说;到是有一年轻人眼睛一亮,只是刚想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

这人欲言又止的神情自然被玄风看在了眼中,微笑道:“杜海,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现在这里没有人会怪罪你的。”

杜海是长老玄剑门下的弟子,虽然在修炼上资质不是很突出可是脑子很活泛,人也精灵,所以成为了玄剑弟子中最受宠爱的一位。

杜海听见玄风点名,欣喜不已,当下朗声道:“禀掌教师尊,以弟子看来,天门再次复出肯定会对一年前的大战心怀怨恨,最近今日虽然只是屡次骚扰可弟子认为他们这些都只是试探,可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吃了很大的亏,不如等发现了魔头邪黄的躲藏地之后再次邀集所有的同道一起讨伐。”

“呵呵,你这个提议虽然可形,可是要知道召集所有人一起行动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先不说号召之人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号令群雄,即便是所有人集合在了一起又真能剿灭的了天门吗?而且还需考虑到时候的得失问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可不能做。”

玄风笑盈盈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问题也正如他所说,当初虽然天门一役中事情没有全胜可他们这些大门派的损失并不多,其中的关键就是张凡的传送石。但这也是只是对他们这些大门派而已,像是其他那些二流门派可是损伤惨重的。

杜海挠了挠头,他还真没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这也难怪他,传送石的秘密很少有人在知道,很多人都以为传送石是自己门派新出的法宝,又怎会想到是与他人交换得来。

“不过这个方法虽然不能完全利用却可以稍加变化,天门能次次袭击我们就是因为我们在明处,一旦找到了他们躲藏的地方我们同样可以采取这个办法,只要在安排的时候多加变化就可以了。”玄风说着,脸上露出一股淡然的笑意,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

局势总是难以预料的,古语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这知己又知彼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时时刻刻隐藏的在迷雾中的敌人你想要纠出他来然后看的清清楚楚是需要花费一些不少功夫的。

邪黄自从一年前吃了败仗之后也是受到了教训,当时的天门所有的一切都聚集在一个地方,虽然隐秘可在防御的性能上终究还是欠缺了点东西,想当时就因为天门的实力太过于聚集一直以张凡的焚仙一下子烧死了众多天门的中流砥柱,要不然当时的胜负还是未知之数。

如今的邪黄学乖了,他把经过整顿之后的天门分散开来,对方若想一举歼灭自己除非也分化自己的力量各个击破,但如此一来那些正道修士的力量根本就无法与自己抗衡,论阴险歹毒,偷袭打闷棍的手法向来是魔道中人的拿手好戏。

试问一个自喻为君子的人去别人家是走正门呢还是爬窗口?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个面子问题。对于自命清高的人脸面比其他任何东西都重要。

邪黄的受伤也耽搁了刑天的复活,原本一年期就该实行的计划只好推迟至今,其实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是邪黄的计划,邪黄的伤势早就数月前就已经恢复,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造成一个扰乱的效果来蒙蔽对方的耳目。

刑天复活,肯定对自然界会有极大的变化,到时风云变色,电闪雷鸣之下谁都晓得发生什么事了,而邪黄不断的排除人来骚扰昆仑,蜀山等几个门派就是让他们在刑天复活的当日无暇分身,只要坚持的了三天,那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Y省内,也就是常羊山,刑天所被封印的地方。整条山脉在数千万年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山上古树林立,奇花异草各处可见,谁又能晓得在这美丽的地方竟然封印着其能力足够毁天灭地的人物。

在山中一处茂密的林中,原本存在的山陵怪事以被人移开,地面搭起了一坐巨大的石台;石台四方各树立着四座雕像,其雕像赤红如血,面貌狰狞,手中或拿刀,或拿斧,即便是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塑可看上去却充满了凌厉的肃杀之气。

石台周围不断的人走过,为复活刑天而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长老,石台已经修建成功了,只要在铸起高炉就成功了。”石台边上,一面色呈现为紫青的老者恭敬说道,另外一人全身包裹在黑色的长袍中,只露出一双泛着红光的双眼。

“嗯,咒文可有刻上?”

“已经刻上了,只等门主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举行复活仪式了。”老者说着,不禁显露出兴奋的神情,为了这一刻他们已经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了。

“好,做的好!我这就是去禀告门主,你们这里看好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允许擅自进到这里。这一次不能在出任何的差错。”

“是,长老。”

黑袍男子快速朝山下跃去,如今以是半夜时分,山中偶尔响起一阵夜莺的鸣叫。不一会,黑袍男子以到了山下的屋中。

“门主,祭台已经搭建成功,复活仪式虽然可以进行。”黑袍之人站与门外躬身道。

“是嘛?”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青色袍子的邪黄踱步而出,难掩眼中的那摸惊喜,“好,你速回门中召集其他长老过来,就说我有要事商议。”

黑袍之人离去后,邪黄抬头望着那远处被黑夜包裹的山头,“终于到了复活刑天尊主的时候了,这一次就是死也不能在让那帮人搅乱了复活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