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大举进发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大举进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为了复活刑天,邪黄召集了天门中所有的人马,齐聚一堂准备复活大计,同时也要防范正道中人的袭击,复活刑天的仪式总共需要进行三天,三天的时间足够对方赶来此地破坏了。

商议之后邪黄把天门的人马分派成了两批,一批人马则被分出扰乱各门派,尽可能的诛杀他们门派中的精英弟子,当然,他们的目的像昆仑,蜀山这些大门派,其他的小门小派完全可以不予理会,至于剩下的则就是负责保护仪式的顺利进行了。

趁着夜色正浓,千百多人照着自己的目标而去。邪黄看了眼剩下的人,大声道:“大家随我去常羊山。”

随着邪黄这里的变化,其他地方自然也会是坐以待毙,邪黄这番大动作也让那些门派的探子摸到了一些痕迹,全部都赶回了各自的门派禀告。

蜀山大殿中,玄风正如往常一般静坐与室内,玄剑这时候赶来说是派出的弟子打探到了天门的消息,玄风立刻让那弟子进入汇报。

“回掌教师尊,弟子在Y省境内发现大批的天门众人分散而出,其目标一是我们门派,另外还有昆仑,禅宗,望月宫以及天剑派等。”

玄风一皱眉,沉声道:“如此多的人 同一时间赶出来难道邪黄还打算行那偷袭之举嘛?”

一时之间玄风也不明白天门到底是搞的什么个鬼,偷袭这种事情一次或许能成功,可两次三次之后就没什么效果了,一旦对方在做好防范的话根本没有成功的机会,尽管对方派出的也都是高手也只要门派掌教下令门中弟子不得出山的话对方又能怎么样?难道他们还能杀进来不成?

“可还有其他的什么发现?”玄风继续追问道。

“暂且还没什么发现,不过与弟子一起前去探查的师兄还留在Y省,一旦有动静会立刻回来汇报。”

“嗯,知道了,你也先下去休息吧。”

那弟子离开后,玄风又对身边的玄剑道:“师弟,你说那邪黄到底做的什么打算?明知这效果不大的事情还要继续做?”

“我也不清楚。”玄风说完,又继续说道:“要不我亲自赶去Y省查看一番?”

玄风一想,点点头,“也好,若是查出什么立刻回来,邪黄的修为你还无法对抗。”

“我明白。”

玄剑虽然自动请缨,可玄风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原本沉溺的心一时间也变得混乱不已。

至于另外的门派也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线报,昆仑,禅宗等这些门派马上做出举动,把整个门派包围的如同铜墙铁壁。不过他们到未像蜀山一般继续派出人前去查看。

……

望月宫内,江涛正如往日一样在房间中休息,突然听到隔壁有轻微的说话声,而隔壁正是冷星的房间,江涛想着立刻起身朝隔壁走去。

刚进去就看见与冷星说话的人走了出来,那人看了江涛一眼便继续朝外走去。

江涛进入屋内,见到冷星眉头紧锁,问道:“姑姑,可是出了什么事?”

“嗯,刚刚外出的弟子来报,说是天门派向各门派的人突然增加,似乎有什么大的举动了。”

“又来了?他不嫌烦我都烦了。”江涛一翻眼,为了处理掉埋伏望月宫周围的杀手他是忙的都快疯了,偏偏他对暗杀一道不是很了解,所以其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不过也不用管他们,随他们怎么闹只要不是大举进犯我们就不用有什么好担心的。”江涛有些无所谓道。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冷星凝聚心神,难掩脸上忧虑的神情,“如今邪黄敢这么做肯定也是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他伤势若是好了为什么不找当初的人报仇,而是做这些没意义的举动,你不觉得奇怪嘛?”

“呃……!”江涛一楞,细细一想是有些不对劲,若是自己的话被人重伤,当恢复了之后肯定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上门去报仇了,就算布置计划也不至于用这起不效果的计划。“莫非姑姑指的是天门另有安排?”

“嗯,以邪黄的个性他绝对不会放弃报仇的打算,可他也清楚这个仇不是很好报,尤其在当初大战之后天门的人死伤不少,元气未复,这个仇就更加没办法报了。如此一来他还不断的派遣人骚扰会是什么用意?”

江涛苦恼的挠着头发,霍然双眼一瞪,大声道:“声东击西?我明白了,邪黄的目的是刑天,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只要复活了刑天他不但完全了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更可以报仇,一举两得。而他派出大批的人埋伏在各个门派四周就是为了防范我们阻挠他的计划。”

“不错。”冷星点点头,随即道:“那些派出来的人就是起到了牵制的作用,我们如果赶去了那这些人就可以占据我们的门派,肆意杀戮。我们不动的话就正好遂了他的意,让他可以顺利的复活刑天。”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干等着刑天复活?”

现在这情况的确不好解决,若是说蜀山还有昆仑这两门派带出一对人破坏邪黄的计划,剩下的弟子或许还有能力看住山门,可其他的门派并非如此,即便是望月宫也不可能,而邪黄就是抓住了这些门派光有人数可却无多少修为高深的弟子。何况即便蜀山与昆仑赶去了Y省又能如何?难道光靠这两派之力就能阻止的了邪黄嘛?

面对这种问题冷星也不禁束手无策了,天门的先机已经让他们完全丧失了主导运势的机会。

至于冷星想到的这个问题,其他门派的那些领导也不可能想不出来,而蜀山掌教玄风就在玄剑立刻后没有多少时间就想同了期间的利害关系,猛然间他也只能一筹莫展的盯着墙壁发呆了。

去还是不去?这已经是现在至关重要的问题,没想一会,玄风立刻走出门外,连夜把门派中的长老护法等人召集起来。

大殿内齐聚的人一个个神情诧异的望着玄风,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会如此兴师动众。

玄风望了他们一眼,很快的就把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遍,待看到他们惊讶的目光后便问道:“你们对此可有什么意见?”

没有人说话,其实天门能派人偷袭,他们也可以把这些人全部解决掉,可这件事人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敌在暗我在明,偏偏现在最不足够的就是时间,当他们把埋伏的人都找出来刑天也早就已经复活了。

玄风见他们说话,便道:“现在也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我需要立刻去一趟昆仑,门派事物你们都看管好,严禁任何弟子下山走动,明白嘛?”

“紧遵掌教吩咐。”

“嗯。”

玄风吩咐完连夜离开了蜀山朝昆仑赶去,如今剩下的唯一办法就只有靠昆仑了,那就是使用到昆仑的阴阳二镜。而怀着与玄风同一想法的也全部朝着昆仑赶去,这些人都是各派的一教之尊。

昆仑派内,虚劲踱着步在大殿内走来走去,身边还聚集了其他的长老,他们也都是因为天门的事情而伤神,加上如今虚云未出关,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个时候,有弟子急匆匆的跑进大殿,“禀告长老,蜀山,禅宗,望月宫,天剑派,太乙门,乾坤门各派掌教一起到了山门外,说是有急事要见掌教师尊。”

“快请。”虚劲当下眼睛一亮,也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天门的事情而来了。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他一个人憋着好。

没过一分钟,那些齐聚而来的掌教都一起进入了昆仑的大殿内。

玄风一件大殿,立刻就发问道:“虚劲长老,虚云掌教可在,我们有要事商议。”

虚劲当下苦着脸,无奈道:“玄风掌教,我师兄他自从三清藏之后就一直闭关未出,就是我也有一年多没见到他了。就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立刻出询问也都没见到他人。”

“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虚云掌教还未出关?”天剑派的莫大霍然大声道,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虚劲。

“是啊,我至今都未猜透师兄他到底在想的什么。”虚劲说完,又询问道:“各位一起到昆仑来可是想到了什么解决现下难题的办法?”

“不错,至今唯一的希望就是依靠贵派的阴阳二镜了,由上界的人直接下来除掉刑天。”玄风道。

与玄风一起来的人没觉得什么奇怪,毕竟他们都怀着同样的想法,倒是虚劲这些昆仑的人愣神也几秒,待醒悟过后虚劲便道:“可是开启阴阳二镜的办法只有师兄知道,可如今师兄他……。”

虚劲话未说完就被禅宗的空慧老和尚打断,“虚劲先生,如今大难当前,我们也只有打扰虚云先生的闭关了。”

虚劲考虑着,脸上神情变换,最终还是咬牙道:“好吧,我师兄现在正在闭关,不如大家就随我一起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