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刑天(一)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刑天(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行人到了昆仑大殿内,那五位仙人坐与首座,下面的人依次而坐。

“各位,今日我们奉天尊之命下界为的就是把刑天彻底铲除,以免他继续为祸人间,到时还希望各位能助上一臂之力。”明非道人扬言微笑。

下面的人连忙宣称不敢,“能帮助上仙铲除邪魔那是我们的荣幸,上仙不必客气。”

“呵呵,那就好。”

“呵呵,好了,星君,这些话就不多说了,我们还是说说刑天那的情况如何,我们该如何打算。”青阳道人说道。

虚云想了会,拱手道:“青阳上……真人,经过我昆仑弟子的探查,天门中复活刑天的时间需要三天,而如今正是第三日,相信不用多少时间刑天便能复活。”

“哦?那更好,刑天复活之后的一段时日功力未能全部恢复,我们对付的也可以容易些,紫华,你的意见呢?”青阳道人又对身边那看上去最年轻的人说道。

此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一身紫色长袍看起来有些华贵之气,国字脸,浓眉大眼,倒充满着一丝威严的气势。

紫华道人淡然一笑,“我没什么意见,我只要在对付刑天的时候出上一份力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们商量。”

另外的君心子与风渡道人也都只是轻微的摇着头,说声“一切听从明非星君的安排。”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虚云掌教派弟子继续监视着刑天那的动静,只要刑天一复活我们就立刻前去。”

几人说了一段时间,明非星君突然说想要看看昆仑的风景,虚云自然是欢迎之极,马上带着他前往,而其他的人则继续留在大殿。

虚云带着明非星君一路走来,当到了昆仑玉虚峰的时候明非星君突然停了下来,说道:“虚云掌教,你可你还知晓多少你昆仑以前的飞升前辈?”

虚云愣了下,没明白明非星君问的意义,但还是说道:“回星君的话,晚辈知晓的也不是很多,以前很多记载了本派前辈的杂记都已经遗失,如今剩下的只是一些残缺的记载了。”

“嗯,那也难怪,长久的岁月总是会丢失不少宝贵的东西。”明非星君一笑,豁然拿出一袋状的东西,“这是你昆仑前辈拜托我交给昆仑现任掌教的东西,现在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这……!”虚云顿时欣喜万分,连忙道:“感谢祖师赐物,感谢星君移物之恩。”

“呵呵,你也不必感谢我,我只是顺路带来而已,在知道这次我会下界之后你那昆仑的前辈是特意跑到我那地方拜托我的。”

虚云接过那袋子,顿时知道这是一个乾坤袋,又询问道:“敢问星君,不知道那赠送此物的是本派哪一位前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他现在叫闻海,与我见过几面。”

虚云听了,脑海中搜索起闻海这个名字,可最终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离开玉虚峰之后虚云又带着明非星君走了几个地方,直让明非星君感叹昆仑比起仙界的一些地方也不差多少。

明非星君脸上带着一股笑意,蓦然间神情一变,说道:“刑天出世了,在南部,走速去大殿汇合青阳道人他们。”

明非星君能感应到刑天的出现虚云却是不可以的,只好跟在后头再次感叹着仙人的强大,Y省离昆仑如此远的距离这明非星君竟然也感应的到。

到了昆仑的大殿,青阳道人他们也正巧赶出来,他们也都感应到了南边那庞大浩瀚的魔气,现在这股魔气正在不断的上升着。

“虚云掌教,我们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赶来吧,这刑天魔气聚集之快难以想象,我怕耽误了时间助长他恢复功力。”

“是。”

明非星君说完,朝另外四位仙人看了眼,五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虚云转过身,说道:“各位道友,如今刑天出世,各位是随之一起前往还是如何?”

“当然要去了,当初不是说的要助仙人一臂之力的。”莫大首先说道。

玄风望了他一眼,虽然不耻他的话但还是没有表露出现,明非星君当初说那些无非是客套话,这些仙人真要与刑天打斗起来他们又能帮的上什么忙?不帮倒忙就可以了。不过这些也都是自己心里想想,自然不能说出来,“嗯,我们也去看看吧,只要各自的门派严加防范,那些埋伏的天门中人也奈何不得。”

其他的掌教点点头,也随之朝南方赶去,虽然他们无法像仙人一般一个瞬间就到达目的地,可多花点时间,几个挪移之下也就可以到达了。

天空中那层刑天复活的气息逐渐朝四周散发而去,那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惊的鸟兽四处逃窜,不光是修道之人,就是一些寻常的普通人都能感觉到一样的气氛。

一处无名的山谷之内,从竹舍之内走出一美貌惊人的女子,望着天空沉闷的气息,心中担忧道:“刑天终究还是复活了,不知仙界派了何人下来。”

女子脸上透出一丝忧虑,身躯一动,人以从原地消失,当她再次出现的地方以是离这千里之外的海底宫殿,而此处正是张凡在修炼的水月宫。

女子望了眼宫殿前那做白玉雕塑,轻叹着起,缓步走入。绕到那炼心室,就见到张凡正一动不动的盘膝坐与玉台之上。

女子衣袖轻挥,轻易的破去了张凡布置在身边的禁制,衣袖在挥,一缕华光顿时笼罩着张凡。

此刻中,张凡正沉浸与无边际的浩瀚星空中,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推演着自己所领悟的大道,猛然间就觉得一股庞大的吸力笼罩着自己,心中惊骇,立刻回转心神,元神回到了肉身之中。

睁眼之后就见到一美貌而又熟悉的女子站与身前,此女身上点缀着闪闪发光的明珠,身上那薄雾般的丝绸所做成的请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香。双目放散出明亮的神色,晶莹如玉的容颜光亮温润,口中话语尚未吐露,可那清香的如兰的气息就一弥漫在四周。

“你……你是!”一时之间这华容婀娜的姿态让张凡还以为自己见到的仙女。

“呵呵,我是水月,也就是这水月宫的主人。”女子舒眉轻笑,那神态破让人有种百花齐放的感觉。

“什么?你就是水月仙子?你不是飞升了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凡猛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最近自己一只霸占着这地方,现在这里的主人找上门来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飞升嘛?也算是吧,不过我这次来此地是为了外界的事情,如今刑天已经复活,我希望你可以去做点事情。”

“刑天复活了?” 张凡眼睛一瞪,惊讶道:“怎么会那么快,邪黄竟然伤势已经全部恢复了?”

“呵呵,从你入定到现在已过去一年多了。”

“呃?”张凡再次汗颜,不禁而时间过的快而感叹,同时也很尴尬,原来人家早就知道自己鸠占鹊巢了,枉自己还以为得了处无主之物呢。

张凡稍微惊讶着,脑海就开始了思考,既然刑天已经复活那虚云还有玄风那些掌教肯定也与仙界搭上线了,他们不可能自己冲上不去跟刑天拼的,想到这便问道:“水月前辈,那仙界的可有人下来对付刑天?”

“有,那些掌教在三天前通过昆仑的法宝沟通到了仙界,今日他们也才下界,如今都赶去对付刑天了。”

“呼,那就好。”张凡顿时重重的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既然有仙界的人来那就不用担心了。”张凡整个人轻松了起来,有了仙界的人自己还何必去找刑天的麻烦。

“不,你还是需要去,仙界来人的时候我因为担心被他们发现所以并不知他们究竟来了多少人,如果到时对付不了刑天我还希望你可以帮他们。”

面对水月仙子那认真的神情张凡不禁有些郁闷,“水月前辈,您也太看的起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分神期的修士,如果仙界的人都对付不了刑天那我更加没办法了。”

“那到未必。”水月说着,手中出现一根金光闪闪的棒子,这棒子就一只铅笔大小,一头尖,在棒身刻着一些奇怪的条纹,“这是灭魂针,你带去,如今刑天才刚刚复活,元气未复,只要被这灭魂针打到足以打去他一半的性命。”

“这么厉害?”张凡不禁有些怀疑,这一根针除了比绣花针大,加上会发光,其他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正欲伸手去触摸,却被水月禁止。

“不可,这针灭魂名字不是白叫的,以你如今的修为一旦触碰到它体内的三魂七魄都被在瞬间被它毁灭,这还是其词,这灭魂针一旦用过一次就会变成一根普通的针,在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呃!”张凡顿时无语,搞半天自己的命比一根针还廉价?不过听水月这么一说张凡还真有些心惊胆寒,没想到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玩意竟然自己只要碰一下就是被秒杀的命运了。

想着,张凡突然把目光望向了水月,“前辈,恕我冒昧,您竟然已经飞升而且还有这么厉害的法宝,为何自己不去,却要我帮忙?”

“我也是有原因的,现在我还不能让仙界的人知道我出现在人界,所以这事才需要你帮忙。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的话我可以在朗心决上指点你一二,如何?”水月的脸上突然突然出现了促狭的笑容,这笑容跟自己被冷星姑姑算计的时候一模一样,偏偏自己还无力反抗。

“既然前辈如此说,那晚辈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凡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其实说到对付刑天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先不说他本身就有个剿灭天门的任务还未完成,如果真让他除掉了刑天那修为值,历练点还有功德值岂不是……

“那前辈,既然这灭魂针如此厉害,我是不是要用真元包裹住才可拿?”想起在师傅玄冥那被晶石触的情况张凡询问道。

“不错。”说着,水月把灭魂针交张凡,张凡小心翼翼的拿过之后收回在了扳指内,顿时又道:“水月前辈,既然这灭魂针这么厉害,不如你在给我一个,这样对付刑天不是更方便了?”

“你还很贪心呢?”水月莞尔一笑,“光这一跟灭魂针就花费了我百年的时间,你以为是地上的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呢?”

“呵呵,开个玩笑。”张凡道,“前辈还有什么事吩咐嘛?若无其他事我现在就出去了,还真想看看刑天到底长的何模样。”

“没事了,不过你切记千万不可说见过我知道嘛?若是有人问你这灭魂针你就一口咬定是自己的,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有这法宝。”

“我明白了。”对这事张凡还是很明白的,撒谎而已,也不是很难。

“去吧!”

带着灭魂针以及水月的期望,张凡离开了水月宫,在自己的感觉中只是入定了一会,离开家事的印象还记忆犹新,只是却以过去了一年,还好被水月叫醒,要不然自己还真不知要入定到什么时候。

一出了水月宫到地面之后,张凡就察觉到了天空中弥漫的那股不详的气息。

“血腥,杀戮,不愧是魔道的‘高级’人士,整个气息中除了残杀没有一点平和的迹象。”张凡仔细的感受一番,由此可见张凡这一年来的参悟也不是没有成效的,若不然他除了感受出气氛的异常在不会有这么详细的感觉了

大挪移术施展而开,人便从原地消失。

……

Y省,刑天复活的地方整个城市被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所笼罩,颇有一番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氛,那些凡界的人都以为暴风雨将至,一个个全部躲回了家中。

常阳山上,一身材两米多的大汉身上经络盘根错节,一根根青筋暴起显示着那蕴含的恐怖力量,手中一盾一斧,脸上狰狞,怒视着远方。

“刑天,你不该再次出现在世间的。”远处的空中,正是赶来的明非星君等人,而此刻虚云,玄风等几位掌教也都随之赶来,一个个安静的站在那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