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比斗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比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刑天的事情解决了,修道界总算恢复到了所谓的平静当中,几派掌教一起送那五位仙人回到了仙界,而那些掌教也都各归各派,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几位仙人的回归的空间隧道中,青阳道人突然询问道:“星君,那跟你说话的晚辈你可问出什么来的?我当时竟然看不穿他的修为,这是为何?”

“不错。”紫华道人也出口道,“我当时就想问的,只是一想还是算了,星君可问出什么来了。”

明非星君笑了笑,询问另外的风渡道人和君心子,“你们呢,也什么都没看出来嘛?”

两人相继点点头,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其实不瞒你们所说,那人的修为我也没看的出,那小子一脸老实相,其实内在无比奸诈,我问他的那些话没一句是真实的,或许也就释放灭元仙火的法宝是真实的,至于所说的对刑天造成伤害的噬魂针我却不信,凡界中人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法宝。”

“不是凡界的,难道是仙界中人遗漏下来的嘛?”风渡道人说道。

“肯定是仙界中人炼制出来的,只是你们想想仙界人会有什么人能炼制出如此厉害的法宝?刑天那般人都被重创的失去了理智,能炼制出如此厉害法宝的人物我们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星君所言甚是,仙界中这等人物屈指可数,那最后星君为何还……。”青阳道人自然就是指的明非星君为什么还赠送法宝给张凡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依我来看这人不用多久也将要飞升仙界了,我现在与他套进关系将来或许可为黄帝大人找个不错的部下,这也算是划得来的买卖。”

“呵呵,能在黄帝大人麾下做事是那小子的福份了。”

……

他人的言论张凡自然是不清楚的,现在他也随着冷星赶去了望月宫,原因就是如今江涛正在望月宫中,两人分隔了一段时间张凡还真想看看如今这好友现在怎么样了。

望月宫中,江涛,亦瑶,清筠三人坐在椅子上,三人各自拿着一手牌,而江涛的脸上贴满了小纸条,远远看去整个就是一被贴了符的僵尸。

“等等,别用,论到我出了,别以为你连队我就没办法,现在终于可以报仇了。”江涛放肆而笑,对于清筠扔下的五到九连对正好被他手中的七到J克制了,而清筠手中剩余的一张牌也起不到一丝作用。

“哈哈,终于赢了,轮到你们两个贴纸条了。”江涛赶紧掏出一对小纸条塞进两人手中,他们三人玩的是很大众的斗地主,而这个地主呢基本每次都是江涛担当,可衰的是他这个地主次次都输。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不就是才赢了一盘。”清筠不服气的抓过纸条,沾上谁啪的一下贴在了额头上,旁边亦瑶苦笑着看着手中的纸条,递给了清筠,“呵呵,师妹你可是说过的,若是输了点话就你帮你贴的。”

清筠鼓着腮帮子,很是豪爽的接过纸条又啪的一下贴上了额头,至于这也都是清筠的原因,自从与周婉心在一起时间长了她也学会了很多玩的东西,而这斗地主就是她最喜欢的了,以前周婉心在的时候她还可以与亦瑶一起玩,现在周婉心不在她只好托出了江涛,三人这才凑成了一桌,而亦瑶愿意玩的条件就是如果自己输的话那纸条就由清筠代劳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三人继续开战,清筠似乎是为了客气的报复江涛,还是次次都让对方做了地主,可奈何这几把她与亦瑶都没抓到好牌,输是肯定的了,而加上她要承受双倍的惩罚,五局下来她的脸上已经是贴满了纸条,整个脸部被全部遮盖。

“啊啊啊,怎么又输了,肯定是你出老千。”清筠突然愤怒道,吹的脸上纸条一阵飘飘然。

“喂,小丫头,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出老千了。”江涛好笑的望着清筠,他当然也不会生气,在望月宫住了这段时间这些人的性格他早就摸清楚了。

“哼哼,你肯定是出老千了,要不然你怎么次次都是好牌。”

“天地良心啊,这牌都是你发的。”江涛大吐苦水。亦瑶则在一边很有趣味的看着两人吵嘴,似乎是乐在其中。

两人斗嘴斗的不亦乐乎,正在这时冷星与张凡也回到了望月宫,见到清筠满脸的纸条,冷星不禁噗嗤笑出声来,“清筠,你……你这是怎么了?”

“啊?师傅?”一听到冷星的声音,清筠唰的一下摸掉了脸上的纸条,当看到师傅正好笑的望着自己时不禁脸颊绯红,“师傅,我……我只是在玩牌。”

“呵呵,玩牌玩的满脸都是纸条,看来你输的很惨呀。”张凡这时候说话道,听到他的声音大家这才发现冷星身后多出了一个人。

“啊?张凡?我靠,你小子终于出来了,失踪了一年多我还以为你被人口贩子拐走了。”江涛蓦然跳到张凡身边,举着手就朝张凡肩膀上拍下。

张凡的脚下步伐错动,整个人就那么诡异的向一边平移去了半公分。江涛的手则是在空气中划过。

“靠你……!”江涛怒道。

“嘿嘿,想偷袭我,没那么容易吧。”张凡坏笑道,在江涛举手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他手中的力量,虽然被他拍了不至于受伤可这肩膀肯定得疼上个两三天了。

“呀,被你看穿了,呵……呵!”江涛不禁尴尬一笑。

“嘿嘿,你那点小把戏我怎么会不知道,你虽然到了分神期照样奈何我不得。”张凡得意大笑着,其实他知道自己能感应到江涛手中的力道完全是凭的直觉,这跟自己的修为没什么关系,若非那一年的参悟大道自己肯定就傻乎乎的被江涛拍下去了。

“靠你真嚣张,你不也是分神期,有本事我们出去单挑。”通过对张凡以前打斗的描述中他当然也清楚了张凡的修为,可现在自己也是分神期,何惧之有。

“哦?是嘛?”张凡坏笑着眯起了眼睛,他是分神期没错可除掉刑天以及邪黄的修为值已经让他的提升到了绝灭期十阶,一旦自己吸收掉邪黄的元婴那肯定就能进入下一层境界了。更何况他本身的修为就足以和化明期一争高下。

“那我们就比划比划?”

两人去了外面的大殿,知道他们是相互切磋冷星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打之前我有个要求,你丫的不准用仙剑。”江涛出声道,知道张凡有个仙器级别的武器他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跟对方硬拼。

“当然没问题。”张凡说着拿出了当初冷星赠送的乙水剑。虽然比不上邪月仙剑可毕竟也是灵器级别的飞剑了。

江涛的武器也是一把剑,只不过现在他手中的剑却是一把黑不溜秋的木质剑,看上去跟块木炭条似的。别人不似这剑的特出之处,到是冷星双眼一亮,心中暗叹道:上空道兄还是把天师派的掌门信物传下了,看来江涛总算是学有所成了。

天师派中最为常用的手法就是符咒,当然这并非他们最为厉害的,天师派秘传的《五心正雷诀》才是天师派最重要的也是最强大的,可这五心正雷诀不但难以修炼而且修炼的人必须是天师派的掌门,因为‘五心正雷诀’必须依靠这大阳木炼制的剑才可施展。

至于这大阳木到底是何物现在以没人知晓,只是有传说大阳木只出现在最为炽热的地方,那地方即便是仙人也有去无回。也正因此才显示出这把木剑的重要性,若非江涛有所成就他师傅上空道人肯定不会交给他的。

“注意了,输了可别哭鼻子,哈哈!”江涛一声大笑,手中抛出数十张符纸,只见这些符纸如黄色的蝴蝶般穿花起舞,罗列与张凡的上空排成了一个不知名的阵型。张凡暗暗一笑,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江涛时的情况,那时候他也是用这找对付那些血族的,只不过比起那次现在多了很多符纸。

知道下面这些符纸会散发出雷电的力量,张凡也开始小心的应付着,尽管他不认为这些雷电会给自己造成伤害可被劈中的话肯定很狼狈,他可不想成为一只烧烤。

事情也正如他所预料的,符咒的阵型开始转动,那些符纸先后散发出细弱的金光,一道道手指粗细的雷电逐一落下,‘噼啪’的声响瞬间连成了一片。而张凡则运用逍遥游虚晃与闪电之间,每次都在即将被闪电击中的瞬间就晃身躲过,看其闲庭信步之态哪有一点面对危机的感觉。

“这家伙,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看到了张凡的身法江涛也不禁心中赞叹,比起以前的他来变化太大了。

不过张凡虽然变化大,他江涛也不是原地踏步,手中木剑斜指上空,脚下踩着一个奇怪的步伐,那些符纸在他的控制之下竟然开始逐渐收缩,似乎大有把张凡包围其中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