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无极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无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凡欲转身闪避,可那些符纸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围攻而来,想闪也已经来不及了。

每张符纸上隐现的淡淡金光此刻已经变得强烈的多,即便攻势尚未发动张凡都感觉的出这些符纸蕴含的雷电之力比之刚才又强大了许多。

“哈哈,张凡!看你这么应付这个。”江涛豁然大笑着,手中木剑宛若灵蛇一般起舞。

被符纸包裹的张凡猛然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在积压在自己,连忙撑起自己的护体真元抵御住符纸的包裹力量。

“师傅,张凡师兄现在好像被一个大鸡蛋包裹着哦。”清筠捏着脆生生的语调,好奇的看着师傅冷星。

“呵呵,是有点。”冷星也蓦然笑出来,原来江涛那符纸包裹住张凡的就是椭圆形,加上那闪烁的金黄色光晕,咋一看去还就像一个巨形鸡蛋。

张凡抵御住了符纸的继续收缩,而正在这时听到外面江涛大喊一声,陡然之间张凡撑开的护体真元受到了无数的雷电侵袭,那些符纸释放出的雷电之力一个个毫无遗漏的击打在了保护张凡的防御罩上。

“好强。”张凡心惊的感受着外面雷电的击打力量,如果是一个个分开的话这些雷电恐怕最多就是让普通人刺痛一下,可如此多的雷电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力量无比恐怖了,张凡若非不断的输出力量这外围的防御罩早就已经破碎了。

“张凡,别以为你撑住了一时就能永远支撑住,这些符纸的力量可以完全释放雷电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你的真元护体需要经受一个小时的考验,我看你有没有那么多真元消耗,哇哈哈!”

江涛那张狂的笑声让张凡一阵愕然,一个小时?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小小的符纸中怎么可能蕴含如此多的力量?

张凡的心惊亦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江涛那符纸最多劈出一道小的闪电就以是‘功成身退’了,但如今怎会强化了那么多?

“靠,你小子吃多了催长素不成。”张凡恶意的揣测着,顿时又思考起如何脱困,以他现在真元的恢复速度是支撑不到一个小时的,就算可以他也不打算干耗着,这不表明自己没用嘛?为今之计,就只有破开这些‘鸡蛋’江涛才不会那么嚣张。

“看来,只有使用这招了,正好乘此机会试验一下这招的威力。”张凡的嘴角抹起一丝笑容,而这笑容正好被观察入微的冷星看在了眼中。

“你们注意点看,小凡要破法了。”

身边那几个女孩一听,立刻瞪大了双眼注视着。

符咒内,张凡微微的闭起了双眼,心神逐渐的沉入以前修炼的那种空明状态,四周的一切对他来说以是不存在的,而整个世界只存在着一种寂静到极致的光明。

江涛也注意到了符咒中张凡的变化,有些不解的停下了手中的木剑,而在此刻张凡蓦然睁开双眼,一股难以言语的气势猛然间散发而出,这种气势不是高手间那种压迫的感觉,而是一种绝对的掌控,颠覆。

在这股气势范围内的不止是江涛,还有冷星以及她们师徒三人,因为她们三人离张凡的距离并不远使用也受到了张凡的波及。

那包裹住张凡的符纸在一瞬间化做了烟灰,那消失到毫无踪迹的状态仿佛它从未的存在过。而此刻张凡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离地一米的距离,双手负立在背后,一年来已经长了许多的头发上下浮动着。最为诡异的是张凡的双眼,此刻他的瞳孔中竟然是一片惨白的雪色,完全没有了人类眼中的黑黄组织。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在这范围内的四人此刻都涌现出了一种惊骇莫名的神情,仅仅在一秒之内清筠,亦瑶已经昏死在了地上,江涛则脸色一下子变成了银灰色,达到一种可以比拟锡纸的境界;至于冷星也好不到哪去,两人同样的神情,眼看着就要支持而不住而晕倒过去。

“呼……!不行了。”张凡一个踉跄从漂浮的状态落到地面,而那似乎主宰一切的力量也瞬间消散,江涛与冷星马上跌坐在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此刻的他们才感觉到自己全身已被汗迹渗透,整个人跟刚从水里捞出来没什么两样。

“张凡……你!”一时间,江涛看向张凡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仿佛现在的张凡已经不是张凡,而是一个‘恶魔’或是‘神’。

张凡苦笑着摆摆手,现在的他也是极度虚弱,“有什么话待会在说吧,我们现在都需要休息,而清筠和亦瑶恐怕要恢复不少时日了。”

江涛和冷星这才注意到了躺在地面的两人,冷星刚想站身扶起她们却发现自己全身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别说扶起两人就是自己想要站起来都不可能,能让自己维持着坐的姿势已经是她所做到的最大努力。

“快来人。”张凡大喊一声,没多久就来了几名女子,其中三人正是冷星剩余的几位徒弟。

看到冷星坐与地上,那样子仿佛受了很重的伤,加上身边躺着的昏迷不醒的二人,当下大惊失色,一个个冲上前去呼喊着。

“我……我没事,扶我回房休息吧,清筠与亦瑶也扶回房间,让她们休息一下就好了,嗯,把江涛也扶回去。”冷星说着,这才想到张凡,便问道:“小凡你如何?还有力气嘛?”

“我还行,虽然消耗过度但走路的力气还是有的。”张凡说着,身形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他那晃晃悠悠的样子也是勉强之极了。

所以人就那么各自的回去休息,张凡一回到房间就立刻打坐调养,想到刚才的事情亦不禁满脸苦色,他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了如此的程度。

……

很长的一段时间后,张凡这才觉得自己好了许多,其实若是一般的真元消耗或者是受的伤他都可以在极端的时间内恢复,但这此他所消耗的并不是真元也不是受伤,真正说起来当时所消耗的力量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

“咄咄!”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张凡师兄,你醒了嘛?”听声音,正是冷星的五弟子诗兰的声音。

“等等,我马上就来。”

起身打开门,就看见诗兰那怯生生的小脸露出一抹欣喜的神态,“太好了,张凡师兄你醒了,师傅说你如果醒了就去房间找她,江涛师兄现在也在那里。”

“嗯,好,一起去吧。”两人走出几步,张凡马上又问道:“诗兰,我在房间待多久了?”

“嗯……有三天三夜了。”诗兰掰了掰细白的手指轻声道。

“竟然这么长时间?”张凡眼睛略微眯起,又道:“那姑姑和江涛也是今天才恢复体力的嘛?”

“不是,师傅和江涛师兄在昨天就差不多好了,不过他们的脸色还是有些白。”

“原来如此。”

没过多久,到了冷星的休息室,张凡略微的尴尬的走进去坐在他们身前。

“诗兰,你先下去吧。”

“是,师傅。”诗兰离去的同时关上门。

三人一阵沉默,江涛眼珠子转了几下闷头喝着茶,冷星给自己的只剩一半水的被子重新倒满后又去给张凡倒水,“呵呵,姑姑我自己来吧。”张凡连忙伸手接过,笑眯眯的,颇有一种做了亏心事被发现的尴尬态。

张凡给自己倒了水后,喝了口,就听到冷星清淡的询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该说一下当时是怎么回事的?”冷星说着就看到江涛拿杯的手一晃,不少水滴溅出了杯子。冷星斜了他一眼,江涛连忙用衣袖把水擦干净。

“姑姑,您就别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使出来会是这个样子。”张凡苦恼着脸,一看到冷星的脸他就知道冷星有些生气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冷着脸,她这样看去很有疏远的感觉。

“你不知道?难道当时的‘那个’你也是第一次使用过?”

“嗯!”张凡重重的点着头,思绪似乎在一瞬间飞回了自己还在水月宫参悟的时间,“当时我所用的那个并非是什么招式,也不是什么法宝造成的,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把它称之为‘无极’,对于‘无极’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在我的‘无极’的状态之中我很强,而这个‘无极’也是我一年的苦修所领悟出来的。”

“无极?无极?”冷星凝着脸,对张凡所说的无极让她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你说你在‘无极’中很强,那你能不能说一下你在无极的时候又如何让我们产生那种感觉的?”冷星说到那种感觉,她与江涛都情不自禁的浑身一颤,似乎还在未当时的感觉所恐惧。

当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冷星自己看来仿佛是到了一个静到连自己都不存在的地方,在那里自己不但眼睛看不到,所有的一切感官:味觉,触觉,嗅觉,视觉,听觉以及自己的行动能力都统统的被剥夺,唯独留下了自己的思维,最痛苦的是那个时候自己的思维却异常的清晰。

冷星虽然没有去过地狱,但是她敢很肯定的说即使是地狱中的恐怖也比不上当时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