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蜀山命案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蜀山命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与水月的一番交谈也让张凡受益匪浅,让他知道了自己许多不足的地方,同时也了解到了在释放领域时到底是消耗的什么,这是一种称之为神元的能量,至于这神元到底是什么以及该如何控制的它水月也都不清楚,不过唯一知道的就是想要延长领域的释放时间就只有提升自己的修为,修为提升才是增长神元的唯一方法。

水月离开了,她没说自己住在什么地方,也没说她要去什么地方,或许她就是不希望别人去找她吧。张凡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在他看来前辈高人总会有些不想其他人知道的秘密。

就这样张凡完全断绝了外界的消息,全副心神的再次开始了修炼,只是这此在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容易,他也没去考虑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领悟了无极领域的原因。

张凡的再次消息在他人看来并没什么不妥,时间还是在不断的流过,每个人也都同样的为了自己的一切而努力奔波。

要说有些变化的也就是当初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一些门派,或许是因为三清藏的事情和天门刺激了他们,总之以前那些小门小派的首领对自己门下弟子更加的严格,所以人都被修炼逼迫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

出关之后的虚云似乎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清闲,尽管他已经出关可昆仑的一些大小事物还是让虚劲来处理,而他每天所做的事情不是在经楼找些门派典籍就是指点一些门派中的弟子,搞的虚劲那些长老大为不解。

或许是因为刑天已经不在的原因也使的不少人觉得安逸了下来,比起那么小门派的努力其他的大门派到显得放松了许多,就好比是天剑派的莫大,虽然让所有弟子修炼的时间都比以前延长了两个消失,可比起那些小门派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而他本人也很少在处理门派的事情,每天除了修炼也不做其他事,似乎是一心只为求大道了。

这一天,望月宫中冷星带着所有弟子做完早课,自己就回了卧室,而没一天亦瑶与其他的几位弟子都一起过来,其中也包括周婉心,在铲除了刑天之后冷星便让人把周婉心带了回来。

见到所有弟子一起出现,冷星不禁奇怪道:“怎么都没去修炼反跑到我这来了?”

“师傅,我也有几个月没回家了,所以想回去看看。”周婉心扯着冷星的衣袖小声道,似乎生怕冷星不同意。

“呵呵,你这小丫头,才几个月没回去就想家了?”冷星淡然一笑,“你想回家就去吧,想念也是难免的,为师还能阻拦你不成?”

“真的?”周婉心眼睛一亮,立刻又说道:“师……师傅,我想带师姐门也一起去我家玩,不……不知师傅可否答应?”

冷星淡笑着看了眼周婉心又其他看看的几位徒弟,五人中除了二弟子听寒其他人都表现出了一副迫切的神情,尤其是清筠,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冷星,充满了期待。

想到这些弟子也都好长时间没有出去过,加上她们都是年轻人,在如何的修炼也难免会有贪玩的心性,想到这冷星不禁点了点头,“可以,你们都去吧,不过玩归玩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知道嘛?”

“师傅你同意了?”

几人顿时惊喜道,清筠更是欢呼雀跃着,双眼充斥着喜悦的神情。

这几个徒弟都是冷星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她们犹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她们高兴了自己同样也开心,“呵呵,去吧,同样的你们也要答应我每天修炼也是必不可少的,既然你们白天玩耍了就把修炼安排到晚上好了。”

“谢谢师傅,我们一定不会忘记的。”

冷星能让她们出去玩自然也是放心的,现在天门覆灭不存在什么危险,至于在外界生存所需要的钱财什么就更加不用担心了,那些周婉心完全可以安排好。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没过一会,望月宫的长老来到了冷星的房间,她也是当初随之一起去三清藏的二位长老之一。

“掌教唤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嘛?”

“嗯。”冷星给这位大长老倒了杯水,很是随意道:“亦瑶她们都随婉心出去玩了,我也就趁现在准备闭关了,所以门派中的大小事物就要拜托大长老费心了。”

“掌门想要闭关了?”这大长老有些惊讶,不知道为什么冷星会有这样的念头,望月宫平时的事物并不多,也不打扰掌教的修炼时间。

“呵呵,是该多花些时间修炼了,如今我那两个后辈侄儿都分神期了,尤其是小凡恐怕不久都要突破分神期了,我这个做姑姑的前辈也不好落后他们太多呀。”

大长老听完也露出一丝明白的笑容,“那两个孩子的确是很特别,尤其是那叫张凡的孩子每次见他都能让人大为惊叹,修炼速度之快实是生平未见,说不定下次见他时都要飞升离开了。”

这大长老的话虽然有些夸大的成分可也证明了张凡给人留下的印象的确是难以磨灭的。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流逝而过,转眼之间已是三年之后……

这一日正是蜀山两年一度的弟子交流大赛,而这个大赛也就是在元婴期以下的弟子中选出几位实力出众的人员进行特殊教导,而这些人也将成为蜀山中的精英弟子。

每次作为这大赛的主持人员都是玄剑与另外的一位长老玄心,至于玄剑则很少出席这些比赛的。

此刻已经是上午的七点五十,还有十分钟就是弟子交流比赛的正式时间,玄剑在首席的座位上坐着,旁边空出的座位则就是另外以为长老玄心的。

“奇怪了,玄心怎么会现在还没出现?”玄剑暗自奇怪道,玄心这个人是整个蜀山中最最遵守时间的人,以往每次比赛交流大赛他都是第一个出现的。

“师傅,要不要我去查看一下?”站在玄剑一边的弟子说道,他是玄剑的大弟子杜慧,如今也有了合体期的修为,在蜀山年轻一辈的弟子中还是很有威望的。

“嗯,那也好,你去看一下吧,玄心长老要是还在房间的话就让他尽快过来。”

“是,师傅!”

在面前的平台处此刻已经清理出了一块很是宽敞的空地,大概有三四十名弟子正在静候着,因为玄心长老一直迟迟未到此刻也在低声交谈着。

没过几分钟,杜慧就回来了,“师傅,在玄心长老的房间并没有人。”

“嗯?没有?奇怪了,玄心这时候会去什么对付的?”玄剑低喃一声却见一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长……长老,掌教师尊让你立刻过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师兄找我?现在掌教师兄在何处?”

“掌教师尊让长老去他房间。”

玄剑一听没有在去理会玄心去了什么地方,说道:“杜慧,你在这里看一下,我去师兄那一趟。”

“是,师傅!”

玄剑径直朝玄风的房间而去,玄剑的房间在蜀山的东南处,离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一到玄风的房间玄剑见里面并非玄风一人,还有另外的一位长老玄空,只是奇怪的是地面居然还有一用白布掩盖的东西。

“掌教师兄,这是……”玄剑立刻问道,这时候才发现气氛不对,玄风与玄空都是一脸悲色,同时还夹杂着愤慨,忧虑。

“玄心师弟死了。”玄风淡淡的说了一句。

“什么?怎么可能!”玄剑大声喊了一句,立刻掀开了地面的白布,果然之间玄心长老安静的躺在地面,面色惨白,嘴角还渗透出一丝血迹,只是此刻血迹已经呈现出一些暗黑色。

“怎……怎么会,玄心师弟怎么会死的?”玄剑也不禁悲从心起,玄风,玄剑,玄空还有玄心都是同兄弟,自从他们的师傅灭怀道人飞升之前就把掌教的位置传让给了玄风,而其他三位师兄则辅助玄风,多年来四人的感情都一直很好,可如今玄风却死去了,这对他们几位师兄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师兄,可查出是来是谁下的毒手?”玄剑站起身来道,原本就比较不近人情的脸上更是充斥一股杀戮之色。

玄风摇了摇头,又道:“玄心师弟的尸首是刚刚弟子在巡山的时候在坐峡峰发现的,我也去查看过了,那里遭受了严重的破坏,显然是师弟与凶手搏斗而死。”

“到底会是什么人这么这么大胆到我们蜀山来杀人?而且以师弟分神期的修为经常还对付不了他?师兄,你说会不会是天门的余孽?”玄空突然问道。

“这也不是没可能。”玄风了说句,当然他并不能肯定,自从三年前刑天一死之后就再也没有天门中人的消息,如果真是他们那为何好端端的三年来又重新出现?而且竟然胆子大到跑到蜀山来杀了蜀山的长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