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危机时刻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危机时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蜀山长老的死在门内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每天都能听到人在议论凶手是谁,这也难怪,玄心在门派中对弟子是最为和蔼的一个的,即使有弟子犯了错也都是笑眯眯的一揭而过,若是被玄剑发现肯定逃不掉一顿皮肉苦了。

蜀山死去了一位长老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过去,玄风派出的打量的弟子外出寻找线索,重点也都放在天门的余孽上,刑天死后天门的人一散而光,全部躲的不见踪影。

而对玄心的死各派也都得到了消息,自此各派的反应都不想用,蜀山死了位长老最开心的莫过于天剑派了,当然他们也不会把高兴的脸色表露出来,还是怀着‘沉重’的态度给蜀山表了个态。

昆仑中,虚云返回到了大殿,他正是从蜀山中赶回来。

虚劲见掌教师兄返回,问道:“师兄,玄心真的死了?”

“那还有假。”虚云神情淡然,随即又说道:“玄心胸骨碎裂,应该是被高手一掌震开,全身经脉也断开,这人修为绝对不下与分神期。”

“奇怪了,谁会跑蜀山上去杀人的。”虚劲疑惑的说着,可任他如果的思考都想不出会是什么人来。

“谁知道,这事就蜀山自己去查了,你也让弟子多加把手,以防万一。”

“是的,师兄。”

虚云回到房间,关上门后,坐在椅子上倒了杯水,脸上露出一抹沉重,“玄心的死也是个意外了,若非他发现了我我也不必杀了他,可惜还是没找到我要的东西,现在玄心死了想在潜入蜀山就更加困难了,哎!”

虚云虽然现在以到了归道期的修为,可因为修道魔道的功法后遗症已经逐渐的开始显露而出,每次疼痛发作都让人痛不欲生,想要压制住这股疼痛就必须依靠仙器内的纯正能量,而这也正是虚云潜入蜀山的原因了。

蜀山的两件仙器一件仙剑是玄风随身携带的,想要夺取不可能,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从三清藏获得的宝物,而虚云的目标正是这件宝物,只是在潜入的时候却被玄心撞见,无奈之下他只好下手除去。

“如今还有仙器的除了望月宫的冷星就只有张凡了,只能从中选出一个目标了。”虚云自言自语道,原本他把第一个目标是放在张凡身上的,因为他只是独自一人,可是张凡已经消失了好长时间,根本没有他的消息,所以虚云把目标放在了蜀山。

蜀山与望月宫相对来说若要比防御能力冷月宫自然比不上,可虚云知道冷星身上的那件仙器是随身携带,而且冷星一直在闭关,想要拿到仙器很困难,但事到如今,即使冷星闭关虚云也要一探究竟了。

……

几日之后,浓厚的夜色中,一条人影快速的穿梭与树丛之间,这条黑影奔过阁楼,借着黑夜与身边的障碍躲过了他人的巡逻。

身形一跃,其轻巧的犹如燕子翻身,毫无声响的就飞过了望月宫的大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昆仑的掌教虚云,直到十几日分声稍息之后他才再次出现潜入了望月宫,其目的就是为了冷星的身上的唤心镜。

虚云连续的不住换位躲闪,思考没有被巡逻的弟子发现,看他移动的位置显然早已摸清了望月宫的路线。

再次几个腾挪,虚云赶到了一处僻静的峭壁悬崖边,此处一边是万丈深渊,而另外一边则是一道石门,里面便是冷星闭关修炼的所在。

虚云阴森一笑,上前几步,正要伸手退开石门,只觉得一道寒光蓦的降下,快如闪电。

“不好!”虚云心中惊悸,连忙向后退去,脑中还在思虑着,难道被人发现了?

那道寒光一击没有击中虚云,再次从黑色的夜空中落下三道寒光,比第一道速度更快。这此虚云闪避的角落被封,连忙唤出飞剑,剑气激射而出,迎着寒光就冲了出去。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却穿身黑衣蒙着脸跑到望月宫来,你图谋什么呢?”夜色中传来一道清朗的说话声,话完,只见空中徐徐落下一人,青灰色的长袍,银丝飘散,有些苍老的脸上露着一丝笑意。

看到此人,虚云神情大变,瞪着眼,压低着声音说道:“竟然是你,聂妖王!你为何会出现在望月宫。”

“哦?你知道我是谁?”聂妖王继续笑着,只是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射出一缕精光,因为虚云说话的声音改变因此聂妖王也无法从声音中分辨出是谁,“认得老夫的现在人界不超过两位数,而你……归道期的修为,啧啧,老夫到是很好奇你是谁了。”

能一眼就认出聂妖王的必定是与他熟悉的人,而认识他的人中修为最高的就是玄冥与邪黄了,只是这两人一个离开了地球一个已经死去,当然不可能是他们。

聂妖王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全副戒备,微笑道:“让我来猜猜你是谁,现在在老夫的印象中能到这里的只有三人,玄风,虚云以及张凡;前两人都是化明期的修为,很有可能已经突破到了归道期,而至于张凡虽然我看不清他的修为不过依我对他认识也很有可能到了归道期,不过正因为我熟悉他的原因你应该不是张凡,毕竟张凡实在没原因这副打扮出现。”

“那你是想要说我是剩下的两人之一了?”虚云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平淡,可其实他现在却非常的紧张,聂妖王一开口真相就已经接近了。

“呵呵,那是当然,而且有八层的几率你应该是……虚云。”

虚云心神一震,但他却表面的极度冷静,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迹象,“哼,你说谁就是谁了?荒谬。”

“难道不是?玄风那人虽然高傲可也正因为他的高傲所以不会做这等小人的行径,我看这样子似乎也没安什么好心,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蜀山的玄心也是你杀的吧?玄风现在正忙着找凶手,何来心情夜探望月宫?”

“聂妖王,你管的太多了。”虚云蓦然大吼了一声,他知道自己已经隐藏不了了,聂妖王的话根本让他无从隐瞒。

“我可没有管闲事的心情,只不过我正巧从这经过就看到一人鬼鬼祟祟的侵入了望月宫,原本我是不想跟过来的,只不过张凡小友对我妖族有恩,今天的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可偏偏我遇上了,再不拆上一手实在说不过去。”

“既然你想管那你就去死。”虚云狰狞着脸,手中飞剑一挥,顿时变幻出数十把剑影朝着聂妖王就攻去,他杀了玄心如今又潜入望月宫的事情当然不可能泄露而出,为此他只能尽力一搏;如果是以前的虚云或许此刻之能束手就擒,但如今修炼了魔道功法的虚云已今时不同往日。

“虚云,你还是这般卑鄙无耻,望月宫上代掌教的死你就脱不了干系,如今还想谋害冷星,可真是丧心病狂到了极点。”

聂妖王蓦的脸色一寒,挥掌之间就破去了虚云的剑影。同时身形拔地而起,宛如一只大鸟般朝着虚云扑去,妖族中人无法使用法宝,所以打斗的方式都是依靠近身取胜。

虚云自然也清楚聂妖王的攻击手段,又岂会如此轻易的让他靠近,剑诀起舞,一道道凌厉的剑气纵横交错,好像一张蜘蛛网完全的抵挡了聂妖王的近身路线。

聂妖王不断的与剑气纠缠,眉目也不禁略微皱起,提升了修为的虚云果然很不好应付,每次都能在他靠近的一瞬间立刻弹开,而在他冲破剑气试图再次迎上的时候都让能虚云那诡异的剑诀又抵抗回来。

“怪哉,虚云这家伙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不但修为提升,就连剑招也变得也比以前更加变幻多端了。”聂妖王心中揣测着,他虽然很少出来走动可对一些大门派的招式密典还是有些了解的,可现在虚云使用的根本就不是昆仑派中任何的一个秘籍。

“破!”聂妖王全身力量鼓荡,猛然的一击冲开了虚云的防御网,力量激荡之下震的周围的土地都在发出轻微的震动,这样大的动静自然瞒不了望月宫中的人,只是奇怪的是一直在石室内修炼的冷星却毫无动静,照道理来说她应该是最先发现外面状况的。

与聂妖王几度交手之下虚云虽然败不了可要想除去聂妖王显然是不可能,可如今若是不除去他自己的秘密势必要泄露,在这等紧要关头他虚云又怎么会甘心,好不容易自己依靠着魔道功法修炼到了归道期,眼看着就要取得仙器却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破坏,今日的失败将使得他在修道界在也没有安身之处,就连昆仑也不会在有从前的风光。

远处,望月宫弟子赶来的声音已经接近,虚云不得不做撤离的打算,而他在离去的同时也传音给了聂妖王,“聂妖王,今日之事你若敢泄露半句,休怪我把你的绿玲珑搅得鸡犬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