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遗留的线索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遗留的线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虚云离开了,望着远处逐渐接近的望月宫的人聂妖王也悄然而去,不得不说虚云的威胁起到了作用,若是以前聂妖王最多是不屑一笑,又岂会把虚云的话放在心上,可惜现在修为大增的虚云已然成了威胁,他若真有心对绿玲珑造成伤害聂妖王也很难防范。

离开的聂妖王脑中还在回想着刚才的一战,虚云的剑诀在他看来完全没有昆仑剑诀中的那种磅礴大气,反而处处刁钻古怪,剑气中还夹杂着一丝让人很不舒服的阴寒之气。

“难道虚云修炼了魔道功法?”聂妖王豁然心悸道,这么一想似乎变的有迹可循了,以聂妖王对修魔者的了解当然清楚他们的一些攻击方式,只不过很难怀疑道做为修道界第一大门派的掌教会去修炼魔道的功法。

虽然想通了虚云剑招的古怪之处,可聂妖王并不清楚他为何要袭击蜀山长老以及望月宫主的原因,不过这也不是他该去想的事情了,事情就像他所说的,若非张凡的原因他肯定就不会救下冷星,至于最后虚云那句威胁的话纯粹是多此一举,即便他不说聂妖王也没那个闲情雅致去‘举报’他的罪证。

反而虚云的那句威胁激起了聂妖王的怒气,他聂妖王是何许人?虽一直收敛着锋芒处于绿玲珑中不问世事可不代表他已经是一只没了利爪的老虎,他若真是动怒虚云未必就是他的对手,只不过到时这望月宫可就毁于一旦了。

虚云一离开便以大挪移之术尽快的返回了昆仑,换去一身黑衣之后愤然坐在了椅子上,此刻的他实在是心中愤怒难平,“该死的聂妖王,好好的计划却被他给破坏了。”

今天的事情已经注定虚云不可能在去望月宫找冷星的麻烦,聂妖王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若是以后在找冷星的麻烦聂妖王势必会把他的事情抖露出来。

坐那的虚云一脸暴躁,不安的神情。修炼魔道功法的后遗症很快就要压制不住,不出五天那股剧烈的疼痛感就会再次出现,已经承受过这种感觉的虚云对这疼痛也不由产生一丝惧怕。

……

S市中张凡的家中,此刻正是盛夏时期,七八月的S市是很炎热的,不过此刻张凡的家中确是一片清凉。

家中,张凡的父母正与何明,何慕儿看着电视,过了三年何明以是一个大小伙,从他略微稚嫩的脸上依稀能看出他父亲的影子,而何慕儿此刻也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细腻的皮肤一看就是一位惹人喜爱的女孩。

桌子上摆放着几块刚刚切好的西瓜,电视中此刻正好播放到男主角与家人团聚的情节,顿时张凡的母亲脸上露出一丝忧愁,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父亲的余光注意到了妻子的情深,轻轻拍打着妻子的手,“怎么了?是不是想起小凡了?”

母亲黯然伤神,低声道:“嗯,小凡都离家四年了,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身边的慕儿顿时道:“妈,您不用担心,小凡哥哥不会有事的,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父亲笑了笑,说道:“是呀,小凡也都长大了,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也知道他和我们不一样的,或许是被什么重要缠身,所以一时之间回不来吧。”

母亲擦了擦微微发红的眼睛,强制笑道:“没事,我就是突然很想小凡了,看电视看电视,一会我就好了。”

母亲的话让所以人都思念起了张凡,这也难怪,以前张凡虽然外出上学可一年也会回家了几次,但如今却几年未回家一次了。

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几人朝外看去,就见到周婉心拎着一个小包走了进来,喜笑颜开,亲热的跟众人打着招呼。

“呵呵,婉心来了,快来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看到周婉心大家都很热情,在张凡不再的这段时间,周婉心每隔一个月都会来看望张凡的父母,跟他们聊聊天,说说话,跟一家人没什么区别。

“你这孩子,来就来还买那么多东西。”母亲轻声的笑着。

“伯母,这是最近市面上新出的食物,听说很好吃,所以我特地买来给你们尝尝。”周婉心从包内把东西都倒了出来,顿时堆满了整个桌子。

母亲看了下这些食物,立刻又问道:“婉心,最近你那有小凡的消息了嘛?”

周婉心一愣,马上回答道:“没有,我也几年没张凡的消息了,只是在三年前我师傅与张凡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他出现过。”

“哎。”母亲叹着气,自己的儿子虽然走上了自己的路,可却长年见不到面心里终究不是个滋味。

周婉心露着笑容,劝慰道:“伯母,您就不要担心了,张凡他现在厉害着呢,我师傅说他现在比我师傅都厉害了,所以他现在说不定躲在哪个山疙瘩里修炼呢,我看等他修炼到一定时间就会回来了。”

“希望是这样了。”母亲也露出了笑容,说着,拿起一块桌子上最大的西瓜,“来,婉心,吃西瓜,今天买的这西瓜特别甜。”

“谢谢伯母。”

对家里的事情张凡自然不清楚,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会思念自己,只不过现在的他是不会被外界所打扰到的。

……

蜀山中,掌教玄风正与其他的长老商议着事情,玄风一脸严肃的神情,问道:“师弟,闯进望月宫的那人很有可能会是杀害玄心师弟的人,只是那另外的一人会是谁?”

“这个就不清楚了,根本望月宫传出的消息她们在听见打斗声后就立刻敢了过去,只不过对方早已离去,而周围的石壁上都是被剑气划过的痕迹,我早上赶去看了,剑气入石足有三寸之深,其修为最少也是化明期的高手了。”

“化明期?天门还有化明期的高手嘛?”众人费着脑细胞不断的思考着,天门在邪黄之下总共就一位化明期的高手,可那人早已在天门一役中就已经死去,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化明期的?如果要说这人以前一直没出现打死玄风都不相信,在那样重要的时刻这等修为的人又怎么会不出现的。

“对这事望月宫主是怎么说的?”

“冷星并不知道有人闯入了望月宫,她闭的是死关,外面是无法与她通话的。”

所谓的闭关可以分为方便闭关与正式闭关,也就是所说的闭死关;从时间上来说正式闭关是解决修道人如何达到境界,提升修为,解决生死大关的问题,所以其闭关的时间都是长期的,数年数十年甚至是终生不等。这种闭关是外人不能打扰的,否则一旦在闭关者参悟的重要时刻打扰不但前功尽弃,甚至对闭关者还有生命危险。

方便闭关就不同了,几天,几个月,时间最长的时间也不超过两年,这种闭关只是为了暂时寻找一处安静的环境思考一些无法想通的事情。

玄风点点头,原本还以为对方在冷星闭关室外打斗会听到一些动静,可对闭死关的人来说他们都暂时封印了六识根本就不会知道外界的情况。石室外的声音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了。

“师兄,你说那阻止了凶手的人会不会是张凡?”玄剑突然说道,对凶手的修为此刻已经有了轻微的认识,而能够阻止一个化明期的高手,并且又与望月宫有亲密关系的玄剑想来想起也只有张凡一人。

“嗯?”玄风被这么一提醒,马上又摇头道:“应该不会,那人若是张凡他没必要不与望月宫的人见面。”

玄风的话让玄剑打消了对张凡的怀疑,查不到凶手他们本准备从那阻止了凶手的人身上查起,奈何对这人也是一头雾水。

想不到线索,玄风也不禁有些烦躁,遂然站起道:“我在去望月宫查看一下,你们留在门中戒备吧。”

“是,师兄。”

蜀山与望月宫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而对于玄风这种会挪移之术的人来说来去就更加快速,只是两三个转移就到了望月宫那冷星闭关的石室外。

石室外,一些巨石凸起的尖锐之处都被剑气销平,伸手摸去其光滑的犹如镜面,在看四周其他那些被剑气划过的石头,一条条痕迹又细又长,其深度也正是三寸之多。

玄风凝神注意着四周,在他脚下是一处被某种力量撞击的一个小坑,拳头大小,可深度却有五寸之多,玄风豁然蹲下,伸手在洞口轻轻抚过,惊异道:“奇怪,什么力量会造成这样的洞口?”

修炼之人攻击的方式都以尖利为主,以至于对周围事物所留下的痕迹都很好辨别,经验丰富的甚至一看就能看出是剑痕或者是刀痕,玄风一个化明期的高手又是蜀山掌教自然也清楚这些痕迹,可是对这面前的小坑脑海中却无印象,修道界中根本无人使用那种依靠力量撞击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