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揭幕大会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揭幕大会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不瞒你说,其实你当时去望月宫外查证的时候我都知道,即便虚云侵入望月宫找到我那的时候我也都知道,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那人就是虚云,直到后来聂妖王赶来之后我才明白。”

“这么说所有的一切你都清楚?”玄风惊讶到,他不明白既然冷星对这一切都清楚为何在虚云侵入望月宫的时候她不出现,难道是在为什么事情担心嘛?

玄风猜的没有错,冷星担心的就是这个,在她闭关之期无意之间进入了神游的状态,正因为如此她才会闭关了四年多,神游之修道之人所梦寐以求的状态,通过神游修炼之人若是资质够高修为便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冷星也因为神游才亲身看到了虚云侵入望月宫这事。

玄风不住的欣喜,若冷星真亲身看到了这事那指证虚云就很简单了,“冷宫主,既然你以知晓那不知你可愿意站出来与我一起向虚云讨个说话?自从我在聂妖王那回来之后就一直想找出虚云行凶的罪证,奈何直到今日也没个什么线索。”

冷星点了点头,她会去而复返就是为了和蜀山达成联盟,虚云夜探望月宫自然是有所图谋,她若不及早做出判断亦不知以后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那好,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不过这事关系重大,不能就我们两派来解决,这次我们要召集天下所有的修道之人一起看清虚云的真面目。”

冷星明白了玄风的意思,赞同道:“嗯,那这就交给玄风掌门处以吧,以蜀山现今的威望相信也是一呼百应。”

对冷星的称赞玄风欣然接受,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冷星便返回了望月宫,玄风一人望着远处那通向昆仑的地方,愤然道:“虚云,不用几日我就能揭开你的真面目,届时我到想听一听你为何杀害我蜀山的长老。”

……

没过两天,蜀山突然发出的昭告,邀集所有的修道之人来参加蜀山长老玄心的下葬之礼,并且还会宣布杀害玄心的凶手。对一些大门派的‘高管’人士若是有人身亡自然会有各人门中的一套处理做法,但是这若是单纯的自然死亡的话也不过是本门中人参加,可现在不同,玄心是被人所杀,此时早已闹的满城风雨,加上蜀山的高调为知所有人都想一窥究竟,到底是何妨神圣能胆大到侵入蜀山杀人。

蜀山发出昭告没一天,蜀山上就已经云集了修道界一半的修道门派,其中不乏许多的散修之人,为的也就凑个热闹,探个虚实。

“师兄,现在蜀山已经聚集了不下五百多人,继续前来的人恐怕很难空出厢房来了。”负责接待外来宾客的玄慧连忙禀告道。

“嗯,派一百名弟子加紧建起一些屋舍,这次的事情我们还需要这些人的帮忙所以不能怠慢。”

“我立刻就去。”

玄慧匆匆离开,玄风算了下日子,如今较为大的门派尚只来了太乙门,乾坤门以及天剑派,至于望月宫,禅宗以及昆仑也快到达了。

玄心的入葬仪式定在了两日的正午,在这段时间足够玄风安排好一切了。

在下午,禅宗与望月宫依次赶来,入葬仪式的前一天昆仑派也姗姗来迟,所有人都在蜀山休息了一晚,等待着第二日的入葬仪式。

次日,晨光照耀,蜀山上一派温和安详的气氛。

太和殿是蜀山规模最大的建筑,此刻是蜀山弟子集体汇聚之所,因此足够宽阔的空间作为这次入葬仪式的地点,平台上筑起了高台,在高台之上的白玉棺中正是被害身亡的玄心,此白玉棺上雕刻着山水浮纹,日月乾坤,雕工精细可见一般,光是如此的雕刻就可见此棺价值不菲了。

修道之人的死亡仪式自然与人界的普通人不同,人界中的葬礼仪式基本是小殓,报丧,奔丧,停灵,守灵,大殓,出殡下葬,烧七,守孝,供排位以及将来每年都会进行的扫墓。

凡人的葬礼主色调为白色何黄色,故亦有白事之称;可修道之人并不如此,修道之人信的是天地,遵奉阴阳之规律,故一切都是以黑白二色为主,不过他们的入葬仪式却比之凡人的更加繁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道门葬礼对凡界可谓有很大的影响,在道门中,葬礼为发直符,安监坛,诵经,请师,降神通意,关灯,召亡沐浴,参礼咒食,设食祭孤传戒,设醮,献供,祭酒,读疏,送神,化财满愿。对于这些还都是已经大大的简化,将几项内容合为一项。

时至正午,玄风说了几句话,很快的,葬礼仪式便开始了,十五道程序依次展开,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响起,给人一种兴隆畅旺的感觉。

整个仪式大概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最后一步化财满愿结束之后其声音才逐渐落下。

高台之上白玉棺慢慢合拢,玄风双手速动,一道道的印法层层叠叠的笼罩在了白玉棺上,最后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白银色珠子抛向了白玉棺,在接近白玉棺的一瞬间融入了棺内。

此刻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了玄风,只听得他朗声道:“各位道友,今日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本门长老的入葬仪式,大家都知道在十几日前本门的长老玄心被奸徒所害,此人不但杀害了我师弟,更在前几日侵入了望月宫,意图对正闭关的冷宫主下毒手,苍天怜鉴,凶徒被一朋友阻止。

经过十几日的追查,我们终于查到了凶手,今日我们就要揭发此人,把他的罪证昭告天下。”

顿时,下面的人齐声附和,当然说话的大多数也都是蜀山的弟子。

“玄风掌教,那凶徒可是天门的余孽?”太乙门的掌教高声说道。

“一定要抓主那凶手。”散修中人道。

“……”

玄风摆摆手,声音停下,“不错,我们蜀山与此凶徒誓不两立,而此刻凶徒正在我们众人之中。”

“啊?真的?到底是谁?”

“格老子的,天门的人都能混进来了?”一口音浓厚的大汉瞪着大眼四处巡视。

“那人胆子可够大的,居然还敢来。”

玄风眼神扫视,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虚云身上,“虚云,你杀害了我师弟玄心,又侵入望月宫,此时你可承认?”

“什么?凶手是虚云掌教?”

“怎么会,虚云掌教怎么会是凶手?是不是弄错了?”

所有人愕然的看像昆仑一边,这最后的结果实在是太震惊,太刺激了。而一些本身就怀着看戏心情前来的人更是满怀欣喜,坐山观虎斗。

昆仑的人被这么一说自然要反驳,虚劲老道第一个就跳出来愤怒道:“玄风掌教,你贵为一派之尊,这话怎能乱说,我师兄怎么会杀害玄心道友,这根本就不可能。”

对玄风的话虚云还是继续保持着闭目养神的样子,身边众人的话语似乎跟他一点都扯不上关系。

“虚劲道友,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玄风若是没有确实的证据又怎会冤枉贵派掌教,而且当日虚云潜入望月宫之时冷宫主是亲眼所见,如此重大的事情我玄风又怎敢造谣。”

玄风说着冷星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在玄风说到冷星亲眼所见的时候虚云便蓦地睁开双眼看向了冷星,他对当时的情况一清二楚,冷星怎么可能亲眼所见。

“诸位道友想必都知晓我冷星闭关了四年时日,当日夜晚子时我本在闭关,对外界的情况原本是不可能知晓的,但其实我早已在闭关两年之后无意进入了神游的境界,而在这两年来我对本门发生的一切事情其实都了如指掌,其中也包括当晚的事情。

那晚黑衣人闯入望月宫,在到达我闭关所在之地正要闯入之时,突然有人把黑衣人拦截下,两人说话之时那人识破了黑衣人的身份,而那黑衣人也承认自己便是昆仑的掌教虚云,杀害玄心长老的凶手也就是他了。”

冷星说着看向了虚云,此刻的她与虚云也站在了敌对的位置上,在她出面的那可就已经注定了双方的关系了。

虚云眯起了眼睛,寒光略闪,他没料到冷星竟然会进入神游之境,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在对方眼皮子地下进行着,想到这顿时又怨恨起了聂妖王,当时若非他的阻隔他就可以除掉冷星获得仙器,神游状态的冷星若要铲除的话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师兄,你快说句话啊,这事怎么可能是你的,一定是他们在诬陷你。”虚劲顿时有些焦急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对他昆仑不利。

“冷宫主,既然当时你都看在了眼里,想必那阻拦凶手的人也看见了,我想问一下那阻挡的人是谁?凶手拥有化明期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辈可以做到的。”天剑派的掌教突然说道,蜀山与昆仑发生矛盾可以是说他最乐意见到的事了,冷星一直以神秘人来称呼那人定是不愿说出对方的真相,而他就是要加点火把跟这事有关系的所有人都牵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