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团聚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团聚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于这次到底修炼了多少时间张凡自己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的参悟对朗心诀又有了不小的收获。

“呼,到了现在也该出去了。”张凡轻微的喘呼着气,让自己全身的真元恢复到运转状态。

站起身来,挥去身上沾染的一些灰尘,而自己身上原本穿戴的长袍长时间下来以失去了原先的颜色,灰突突的犹如一块擦拭了千万遍的抹布。

重新换上一套衣服之后在水月宫看了看便传送离开了此地。

离开的张凡并未立刻回家,而只是传送回了S市,而此刻的他正穿着以前的那套休闲服漫步在人行道上。

“没想到这次闭关竟然过去了十年,不知父母现在如何了。”说着,张凡也不禁思念起家中的亲人,对他们的身体状态张凡并不是很担心,在很早以前张凡就给父母服下了强身健体的丹药,这丹药足以让父母百病不生。

十年来,S市并没什么大的变化,无非也是多了些高楼大厦,路上多了些行驶的车辆。

虽以是接近春节时期,可路上的行人依旧很多,一个个穿着厚厚的羽绒衣,脚步匆忙。对于只穿着一套单衣,外面一件休闲服的张凡则显得另类的多,从他身边走过的人皆怀着惊奇的眼光看向他。

走了一段时间张凡也觉得有些无趣,就搭了辆出租车朝家而去。而这司机大哥似乎也对张凡很好奇,看他身体貌似单薄,而且也不像是出来旅游的样子。因为张凡这人并不是很健谈,平时说话也都只是熟人之间的聊天,所以一路上差不多都是司机在说着话。

到最后司机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付钱的时候,司机一愣,马上又笑道:“咦?小伙子,你身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钱?如今这个版面的一百元已经很少了,听说前段时间有人专门在收集这样的百元钱币,好像一百可以换到五百。”

张凡笑了笑,道:“那司机大哥也不妨去换一下,还可以赚不少外快的。”

司机大哥一笑而过,道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张凡看了下四周的建筑,还是如十年前一般,到是在原先左边的一条道路也建成了别墅区,如今这整快地方以是S市规模最大的别墅区之一了。

不过张凡现在想进去似乎不是那么容易了,刚走到外面的保卫室,就被人拦了下来。

“这里是住宅区,请不要随意在这闲逛。”警卫人员见张凡一身随意的装扮以为他是来闲逛的。

张凡一愣,顿时苦笑了,“这位大哥,我是住在这里的,XX号就是我家。”早在当时看护的警卫早已不在,如今这人不认识张凡也不奇怪。

“XX号?你是说张家?可我在这做了三年从没见到张家有你出入过。”警卫满脸怀疑的把张凡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人是第一次见过。

张凡看他的神情就知道是不相信自己,不免苦笑连连,总不能说自己离开了十年现在才回来,现在的自己与十年前没有一丝变化,早知道这样当初就直接传送回家里去了,何必搞的现在自作自受。

“妹,你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待会妈又要说你了。”一辆行驶的车上一青年男子正开着车,而一边坐着位容貌清秀,端庄宛若的女子。

“嘻嘻,不要紧,这是我第一次工作赚到的钱,妈肯定会很高兴的,又怎么会怪我。”女子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对了哥,嫂子呢?她不是说要一起来的嘛?”

年轻男子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你嫂子她怀孕了,现在在医院做检查,我把你送去爸妈那里,立刻就去借她。”

“啊?嫂子怀孕了?真的?太好了,爸妈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女子拍手欣喜道,自己很快就能做姑姑了。

“是啊,我一直没说就是为了让爸妈在过年的时候高兴一下。”青年男子笑了笑,顿时问道:“不过最近家成怎么没见到?他不是一直在追你的嘛?难道你们……”

“哥,你说什么呢!我还没答应做他女朋友呢,你看不到他不是很正常。”女子脸色一红,透露着娇羞的模样。

“哈哈,家成不是很好嘛,我看爸妈也很喜欢他的,长的也帅,对你也好,你不如答应算了。”青年大声笑着,在车子转进一个拐弯处时慢慢的降低了速度。

住宅区的入口处,一人正与警卫人员说着什么,警卫人员见到车子打了声招呼并未拦下,显然是认识的。

女子开进时,女子转身好奇的朝那与警卫说话的人看了眼,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顿时心中产生一股难以言语的激动,“哥,快快停车。”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吱!”车子猛的停下,青年一头雾水,疑惑道:“妹,什么事?”

“那……那个人是张凡大哥。”女子一说立刻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什么?张凡大哥?”青年男子也震惊的跑下车。

原本与那警卫费了一番口舌的张凡依旧没进的去,正准备离开自己传送进去了,可突然感觉到一人从身边扑来,惯性之下身体生出一股力量把对方阻拦在了身前一米的地位。当一看到对方是一不认识的年轻女子,立刻暗道:糟糕了,希望她没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

“姑娘,你是……”张凡问道,他不明白着女孩子为何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

“张凡大哥,是我!我是慕儿啊!”女子激动的脸色浮现出绯红的色泽,不错,她正是当时何慕儿,在见到张凡时激动之下就跑了想要好好的看看。

“慕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张凡反到释然了,伸手轻轻的在她头上摸过,“好久不见,长大了,我都不认识了。”

“呜~~张凡大哥。”感受到张凡的声音,摸着自己头发的那种感觉慕儿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抱住张凡轻声抽泣着。

另外一边过来的自然就是何明了,认出张凡的他此刻眼睛也是红彤彤的,“张……张凡大哥。”

看到何明,张凡淡然一笑,“都长大了,看样子过的不错呀。”

三人说着话,到把那警卫弄到的满脸惊奇,这一直与自己说话的年轻人竟然是张家兄妹的哥?也太奇怪了,怎么哥哥比弟弟妹妹还年轻?

“好了,小丫头,别哭了,都这么大了还哭,让人看笑话。”张凡轻轻的拍打着慕儿后背。

“嗯,我不哭。”擦拭掉眼角的泪痕,慕儿脸上终于焕发出如同百合花一般的笑容,清纯,淡雅。张凡不禁心中感慨,原本一个害羞少语的丫头此刻以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而且还是一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漂亮女孩。

“哥,我就不做车了,我要和大哥一起走进去。”慕儿对何明说道。

“好吧,车子我开进去。”何明不禁苦笑,自己也很想与张凡多说说话,可总不能把车子停在这的,只得自己跑去一人开车了。

知道了张凡的身份,警卫自然也不会在拦他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张凡道歉之后就走回了保卫室。

就这样,慕儿拉着张凡的手臂,紧紧的依偎在他身边,宛若一幸福的小鸟,欢呼雀跃着。

张凡也不多说话,两人就这样一边默默的走着,享受着这难得的亲情。

走到家尚有数十米的距离,张凡就看到父母以站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等待着离家远去多年的游子归来。

待走到父母身边时,母亲亦忍不住眼泪直下,就连一向都笑容满面的父亲也不禁滴下了几滴泪珠。

“爸,妈!我回来了,让你们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进屋,外面冷。”母亲连忙拉着张凡的手朝家里走去,一时激动竟忘记了张凡是修道者,是不惧这些寒冷的。

一家人朝屋内走去,而何明因为要接自己的妻子,所以先离开去了医院。

张凡的回来自然是让父母异常的欣喜,十年来虽然二老过年都很开心但终归因为少了张凡而有些遗憾,但现在张凡的回来让父母的内心有着从未有过的高兴。

父母并未询问张凡都去了什么地方,只是问他这十年来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苦什么的,对此张凡自然是说自己都很好,也没吃苦,何况这都是实话,十年来除了有几日在对付刑天,其他时间一直都在参悟朗心诀,连时间都感受不到的他哪还会有吃苦的感觉。

几人说着说着说到了何明与何慕儿的身上,十年一过何明以有二十五岁,何慕儿也二十四岁了,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何明在F大学毕业,依靠当初张凡留在家中的钱办了一个公司,两年来倒也办的有声有色,生意日渐兴隆。而他也在今年的八月份结的婚。

何慕儿在今年也毕业与同样一个大学,不过她暂时在是一家外企工作,没有去帮何明的忙。

半小时后,何明带着他的妻子来到了家中,何明首先就给张凡介绍道:“大哥,这是我妻子张语芹,语芹这位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大哥张凡了。”

“大哥!”张语芹显得有些羞涩,她是知道自己的老公有个大哥,只是不知道老公的大哥竟然这般年轻,光看相貌的话显得比自己还小两岁,可是那儒雅,淡然的气质又显然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该有的。

“呵呵,原来你也姓张,我们还是本家的,随便坐吧,不用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此刻的张凡虽然很客气,但张语芹总觉得这位大哥有种让自己望而生畏的心态,这也难怪她会有这样的感觉,张凡参悟朗心诀十年不是没有收获的,这种参悟自然也会给他本人带来一些改变,而何明他们则是因为本身关系的原因所以暂时还感觉不到,一旦张凡参悟的更加深厚也就体现出来了。

……

就这样张凡在家住了下来,好在当初张凡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就选了较为大的,否则六个人还真不好住,原本何明结婚父母是想让他在买一套房子的,可因为何明的坚持还是与父母住在了一起。

这天早晨,在何明将要去公司上班之前张凡把他与慕儿一起叫到了房间内。

两人安静的坐在张凡面前,虽然在表面上看起来他们都比张凡大可还是入一望般的对张凡有股特殊的感情。

“何明,你作为慕儿的大哥,有些事是需要你去做的,而你该去做的事情有准备去做嘛?”

面对张凡的提问,慕儿一脸疑惑,而何明只是在稍一诧异之后就明白了张凡话中的意思,“大哥,父母的仇我不会忘记的,而在半年前我以已经在调查了,现在查到了那人的地址。”

慕儿明白他们的意思,当即也严肃起来,张凡朝她看了一眼,又说道:“仇自然是要报,不过我想你也明白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报,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解除不了的麻烦,明白嘛?”

“大哥放心吧,我不会糊涂的。”

“那我就放心了。”

张凡所说的报仇自然不是让何明也买凶杀人,如果真要那样早就当初救下他们的时候就可以出手帮他们办妥,还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可张凡是要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报仇,况且如今何明也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钱对现在的世界来说可以办成很多的事情。

没有几天,就是国人传统的节日春节了,这一天,一家人气氛融洽的过着节日,张凡还庆幸自己可以在这时间醒来陪父母过着春节。

晚上,当午夜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之后,四处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所有人都在欢庆着过年,张凡淡笑的拿出了一块玉佩,大约半个手掌大小,说道:“何明,你们结婚我也没赶上,现在语芹既然怀上了孩子,那这快玉就送给将来的孩子吧。”

何明欣喜的接过,在张凡消息的这十年他与慕儿也渐渐的知道了张凡的身份,现在他送出来的东西肯定非同一般,“多谢大哥,这孩子有大哥这个长辈是他的福气了。”

何明把玉佩交给了自己妻子,虽然语芹不是很明白自己老公为何这么激动,还是开心的拿在了手中,之间这玉佩隐隐透着一股碧绿色的光泽,拿在手中竟然有一股舒爽的凉意,仿佛浑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间舒张而开。

张凡笑了笑,这玉佩是自己最近炼制着,其作用也只是帮助佩戴之人洗髓伐脉,普通之人只要佩戴几年之后将不会有病痛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