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白云城
章节列表
第五章 白云城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面前这人铁青着脸,明明秀气的脸上却要表现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张凡微微一愣,问道:“这……这位朋友,请问一下!”

“走开,我没时间跟你啰嗦。”那人一把甩开张凡拉他的手,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人群之间,张凡一头雾水,“难道我刚才的样子很不礼貌吗?干什么一副看杀父仇人似的眼光看着我?”

正说着,一群看似卫兵模样的人挤开人群,满脸严肃的从张凡眼前走过。

张凡也挤到人群内,这次选了一个面相比较和蔼的人,“请问,你们说的天星宗是什么门派?”

那被张凡询问的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脸上那褶子一堆堆的,一张嘴一股酒气汹涌而出,那满口的都快赶上黄金的牙齿看的张凡差点就地呕吐,“什么?你连天星宗都不知道,你新来的?”

张凡汗颜,怎么到哪都能被发现是新来的,“是啊,老大爷,我第一次来这里。”

“大爷?我很老吗?我今年才一百岁。”又出一口酒气喷出,呛的张凡自杀的心都有了,他都怀疑这老人是不是几年没刷牙了,“哼,算了,看在你是小辈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这天星宗是我们云雾星八大门派之首,不但如此,而且她们天星宗里面都是女子,各个貌美如花,掌门幻烟仙子更是云雾星第一大美女。”

听了老人的话,张凡不禁恶想,各个貌美‘如花’?真要是‘如花’的话那这个门派真是一群极品了。不过正经的想想这个门派的女人应该都很特殊的,要不然也会引的如此众多人围观,以前地球上望月宫虽说也是女子门派可却没这么大的影响力。

见老人似乎还有说下去的欲望,张凡赶紧闪避,他怕自己在呆下去会忍不住一掌拍晕了他。

躲在一个人较少的角落,随着大流探头观望,这时人群的喧哗声更加吵杂了。

“幻烟仙子来了,幻烟仙子来啦。”

“我好像闻到一股香味了,你们闻到没?”

“嗯,是有股香味,根据我多年来的经验,这是女人的味道。”

说话的人正巧是站在张凡前面的那位,这位兄台的话一出,身边的人仿佛恶狼般盯着他,一拥而上把这位可怜的人踩在了脚底。

而在远处,果然有一群人驾着云雾而来,看到这场景张凡顿时恶寒,这个架势和电视里那些牛叉的人物登场太像了,前面两个女同手提花篮,不断的向下面扔着花瓣,也不怕被告污染环境,后面一台四人抗着的大轿,四面拉上了白色的纱帐,风一吹,纱帐轻轻的飘荡着。

张凡正欲一窥这幻烟仙子的样貌,看看是否真如所说的貌美‘如花’,可他神念一出竟然被轿子上的纱帐所反弹了回来,“啊?纱帐上布了阵法?”张凡郁闷了,不过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不让看他他却偏偏要看了。

以他的修为,他就不相信自己的神念会突破不了一层小小的阵法。

人群中,张凡双眼闪烁出一阵水雾般的银光,神念在遇到纱帐中的阵法时立刻不断的吞噬着上面能量,试图来个‘一举攻破’,对于多年来参悟郎心诀的他做这些小事还是很容易的,何况上面的阵法并不是很复杂。

“也不是很漂亮嘛,比起水月前辈差多了!”见到了幻烟仙子的模样,张凡不由得气馁,还真以为有多漂亮的一个女人。

纱帐内,女子原本是闭目修养,可突然之间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念笼罩住了自己,幻烟仙子顿时心生不快,竟然有人大胆意图窥视自己,刚想破除这股神念,对方的神念却立刻消失,没过一会马上就一道让自己无法动弹的力量束缚了自己,这让她感觉到惊悸的力量使得幻烟仙子不禁陡然心跳加速,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坠入了无边地狱。

几秒之内,力量退出,幻烟仙子马上气喘如牛,脸色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谁,刚才到底是谁?”幻烟仙子刚想查看对方的来路,却突然停止了,能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肯定修为远超自己,对方一探及止似乎对自己并无恶意,自己冒然追踪或许会引来不好的后果。

不过,突然出现的‘高人’却让幻烟仙子心中不安,到底那窥视之人是谁?以她如今化明期的修为即使归道期修为的人也不会让自己产生不安的心态。

张凡在看了一会遂然离去,找了家客栈暂且住下,不过还好云雾星的货币与摩罗星相同,否则张凡又要去换晶石了。

客栈内,那些喝酒吃肉之人谈论的事情也都是现在城主召开的大会,细细听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城叫做白云,而白云城主在百日前获得了一件很特殊的法宝,可城主试了好几次,均无法使用,无奈之下只好召开这个大会,想看看其他人是否可以运用这个法宝。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云雾星上八大门派都在城主的邀集之内,同时还有其他的修士,不过这个散修人士的名额并非无限制,能进入城主府的条件是最少有合体期的修为,同时还必须有城主府放出的令牌,满足这两个条件才可进入。

让所有人为止疯狂的就是那个法宝了,谁都想进去看看那个法宝究竟是何物,竟然连化明期修为的白云城主都无法使用?在修道界中,让修士无法使用的法宝要么是有主之物,或者就是上面被布下了强大的禁制,不过这两个情况中比较偏向与后者,而就因为如此才会吸引众多的人了,试想一个法宝被保护的如此之好,肯定不是突破的东西。

张凡亦不例外,他也被勾出了好奇之心,如果这真是一件仙器的话那他肯定也愿意收入囊中的。

只是该怎么去弄那个令牌呢?张凡思考着,抢的话肯定不行,白云城主放出的二十块令牌都是送给一些有名有姓的人物,对于这些做了记录的令牌即使抢了人家也知道不是你的。

唯一能进去的方法就是找那些拥有令牌的人一起进入,毕竟每个拥有令牌的人都可以携带二个同伴。而张凡也寻思着,是该威逼利诱呢还是恐吓威胁?人家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带自己进去。

客栈内,走进来一老一少,老人看上去五六十岁,一头银白的头发已是稀稀落落,可脸上却并无什么皱纹,看上去精神的很;而那青年张凡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当初要拉住问路却被狠狠瞪了一眼的那人,那年轻人朝客栈内扫视一番,也看到了张凡,再次瞪眼而来。

张凡苦笑,自己哪惹到他了?

年轻人身边的老人似乎注意到了青年的动静,微微一笑,竟然朝着张凡走来,在同一张桌子上坐下。

张凡奇怪的望了这老人一眼,身边还有不少的空位,他坐自己这为何?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的。而那年轻人见老者坐下了,自己也气鼓鼓的坐在一边。

“年轻人,我坐在这你不介意吧?”

“呃……没事,老人家您愿意的话我没意见。”张凡淡笑着,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总不好拒绝,何况人家还是一脸和气的样子。

张凡只是单纯的坐那喝着茶,而老人点了几个菜,要了一壶酒,就坐那静静的自斟自饮,一脸满足的样子似乎已经陶醉在美酒的味道中。

在看那年轻人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而且时不时的看愤怒的望着张凡,看了几眼后,张凡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位朋友,我们现在也只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为什么你好像对我很大的不满?”

“哼,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我才会没能通过师傅的测试。”

年轻人的声音很清脆,张凡一听顿觉奇怪,仔细的看了眼对方的喉结部位,恍然道:“你是女的?”

“年轻人有些眼力呀。”老者突然说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我徒弟说的那个半路上找她问话的就是你了?”

“呃,正是我。”张凡点点头,原来这老人是女子的师傅,只是他不明白她没能通过测试关自己什么事?自己只不过想问话而已。

“师傅,你看我没说谎吧,现在证实了你能让我通过测试了吧。”女子带有撒娇味道的扯着老人的衣服。

“不行,即使这是意外之外的事情,规矩不可费。”老人笑了笑,再次喝起了酒。没过一会,朝张凡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你不是云雾星的人吗?”

“在下张凡,这云雾星今日是第一次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要好好看了,这云雾星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你……!”老人说着奇怪的望了张凡一眼,“只是你一个元婴期修为都没的人你师傅就放心你到处走?”

张凡淡笑着,对方看不出自己的修为也没什么奇怪,在离开摩罗星的时候洛言就说过最好想办法让别人看不出自己的真实,要不然很有可能惹上麻烦,而张凡也听从了洛言的建议,把修为掩藏在了金丹期。

听到老者这么说,张凡也观察了下他们师徒二人,老人叫司徒空,分神期修为,那女子叫司徒星,元婴期修为。

“多谢前辈相告,只是我一人在师门呆着无聊,特意出来看看,我一个普通的修士想必也没谁会打我的注意。不过最近听到这里关于白云城主的事情是想去看看,可惜满足不了那两个条件。”

“哦?年轻人对那宝物也有兴趣?”

“是啊,如此的奇珍异宝对我们来说自然有很大吸引力了。”张凡并不掩饰自己对宝物的好奇心,只是他很奇怪这老人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他可不认为只是因为自己打扰了他徒弟的什么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