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恶趣味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恶趣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张凡回到了在客栈订下的房间中,打开窗户,一丝带着凉意的风拂面而来,“好清爽的感觉。”张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比起气息或许是因为这个星球没有科技污染的缘故,空气比地球上好了许多倍,而且晚上的环境中也没有那机器的吵杂声。

不过在这个星球夜晚是看不到月亮的,到是能看到一颗颗闪烁着细小的光芒的星星,漫天的繁星数不胜数。

就这样,看着这些繁星张凡不禁回忆起那老者司徒空的话,他说与自己有缘,所以既然自己想去城主府,那么他可以代劳,而且他也正是拥有令牌的二十人之一;对于他所说的缘分张凡嗤之以鼻,缘分这东西他并不认为从第一次见面就知晓的,若真如此那天下间与自己有缘的人也太多了。

“不过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呢?”张凡内心的思绪慢慢的飘散而开,自己给他人的印象就只是一个金丹期的普通修士而已,既没展示出什么能力也没拿出过自己的仙剑,不可能成为谁的目标,如此说来自己不会被任何人盯上,而司徒空那随意的样子又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来。

或者是为了取信张凡,司徒空竟然说出了司徒星当时在大街被张凡遇到的原因,原来司徒星的任务是去城主府盗取一件物品,如果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的话就算测试成功,而当时张凡遇到司徒星的时候正是她从城主府盗取了东西出来,后面那些卫兵也都是追赶她的人。

“很奇怪呀,如果白云城主真如传说般的有化明期的修为,那他就不可能之派出一些普通的武者来追赶司徒星了,到底其中有什么原因呢?”

……

“师傅,你为什么要带那个讨厌的家伙去城主府?”另外一间房间内,灯光依旧亮着,燃烧的油灯一点点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椅子上,司徒空似乎独好饮酒,正不断饮着酒的他脸上以露出少许的醉意。

面对徒弟司徒星的询问,司徒空打了个酒嗝,微笑道:“星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急躁的毛病呢?这样下去师傅我可不敢把师门的重任交给你呀。”

“师傅,你别扯开话题,那家伙不过是个金丹期的修士而已,修为比我还低,你干什么对他那么好,当初就是绝峰师兄说话你都没那么亲切。”司徒星此刻已经退去了男装,现在穿上了女装的倒也有着一番清新靓丽,只是一说话就显示她那娇蛮的性格。

“绝峰?那只不过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而已,仗着自己老子有点势力就作威作福,要不是看在他老子的面上我早一掌了解了他。”司徒空撇着嘴,继续饮酒。

“师傅,你怎么能说绝峰师兄,最起码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似乎对师傅的话很是不满,司徒星股着腮帮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更何况你怎么就知道那个叫张凡的是个好人?说不定他就是个很坏的人,当初可是你告诉我的坏人的脸上是不会刻着字的。”

对于徒弟的质问,司徒空似乎显得有些无奈了,“你当我师傅我这么多年都是白活了?一个人究竟是好是坏我都看不出来那我不如被酒淹死算了,你忘记做贼最起码的要求是什么了嘛?那就是眼光要犀利,其实才是手段。分清是什么人该偷什么是人不该偷的才是我们的最起码要求。”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司徒星走到床边,气鼓鼓的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不在说话。看样子张凡是被她难以磨灭的不好印象,若不是他的话自己就可以被师傅认可了。

很快的,又是新的一天,此时此刻,白云城内已是逐渐的热闹了起来,现在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对白云城主的那个宝物怀着好奇的心态,当然亦不乏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

离白云城主举办的聚会已经只有两天了,这两天张凡都基本呆着了客栈内,除了偶尔出去走走也很快回到了客栈,这个星球除了一开始的惊奇在他逛过一遍之后已经失去了对这里的好奇之心,这里的环境对地球来说除了环境好点要比玩的东西那真是拍马也比不上。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第三天,张凡很从就从屋子外走了出来,因为就在很早的时候屋外就传来的喧哗的 吵闹声,即使他想休息也不可能。

随便用水洗了把脸,就走出屋外;而外面,司徒空与他那正生着闷气的徒弟已经在那等待了。

“哟,小兄弟起的很早呀。”司徒空温和的笑着。

“呵呵,前辈也早呀。”张凡虽修为比对方高,可毕竟他年岁比自己大,还是很客气的称呼着前辈。

对张凡的赞叹司徒空抱以微笑,只有司徒星在一边轻声嘟囔,“哼,作为修士还起床那么晚,真是不折不扣的懒虫。”

张凡早以失去了在与这小丫头继续纠缠的心态,反正随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自己也不至于小气到与一个丫头一般见识吧?这要是被师傅玄冥知道了非被他耻笑不可。

“怎么样,与我一起去城主府见识一下?”司徒空突然说道。

“当然,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呵呵,走吧。”

司徒空师徒二人离开了,张凡也跟在了他们身后。

对于司徒空为何会有令牌张凡没有询问过,不过相信他在云雾星上应该有不俗的名气吧,要不然以云雾星如此众多的修士之发出二十块令牌也轮不到他了。

一路走去,路上都已聚集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大部分也都去赶去城主府的,虽然白云城主之邀请了各大门派以及二十位散修可已允许一部分的修士在外围参观, 而人数也自然有所限制,城主府即使在大也不可能容纳所有的修士,现在这些人当然就是为的占一个好的位置。

城主府与张凡他们所住的客栈并不是很远,大概十几分钟后三人就到了一处高达而又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前。

要说这是府邸的话不如叫做皇宫更加的好,不过对这比北京故宫更加庞大的建筑物的存在张凡已不感到吃惊了,在一个不是地球的地方上什么都可能存在的;这白云城虽然是叫城可他的大小并不是自己的家S市小。

一个没有皇帝而是完全靠城主这种领袖存在的星球有人住在这种也是很正常的了。

宫殿的金属大门之外,一群士兵外已经聚满了人群;这大门吗,真的很大,高十米,宽五米,维持秩序的士兵把大门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堵满了人,而另一部分却似乎拒绝让人通过。

张凡也不管自己该如何进去,反正现在跟着前面的老头就好。

三人走到那一处被士兵阻拦的道路前,司徒空掏出了自己的令牌,卫兵一见到令牌立刻恭敬道:“前辈请。”

“嗯。”司徒空收起令牌,又问道:“现在有多少拿了令牌的人进去了?”

“刚刚进去了第五人。”

“哦,是吗,看来我来的还挺早的,呵呵!”司徒空笑笑,带着自己徒弟和张凡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城主府内,下人不断的四出走动,很是忙碌,张凡看了眼四周的建筑,立刻感慨着,“这虽不是皇帝可享受的却是比皇帝还要皇帝的生活了。真不晓得在这样的环境下白云城主是怎么修炼到化明期修为的。”

亭台楼阁,假山奇石,以及那些奇形怪状的雕塑,各个都显示着城主府的气势,地位。比起自己当初所见的故宫来讲跟豪华,更奢侈了。张凡甚至在想如此自己从小住在这个地方会不会还去修炼了。

听了张凡的话司徒空哈哈一笑,“哈哈小兄弟,这就是你不知道了,历代城主的修为都是靠上代留传而下,并非自我修炼而成的。”

“啊?”张凡也顿时感到一丝难以相信,“那岂不是一下子就拥有了化明期的修为?”

“的确,不过历代城主所获得修为与我们还是有些不用的,他们虽然获得了巨大的力量可因为并非自己所修炼而成,所以他们都会衰老,比起普通的武者历代城主的生命最多也就两百年而已。”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那上天还是公平的。”张凡点点头表示理解,如果是自己修炼到化明期只要不是被人杀掉的话是想自然死亡是很困难的,至少到现在没听到哪个修炼到化明期的高手老死。

“哟?老贼头,你来的很早呀。”司徒空正淡笑着看着周围的景色,突然听到一阵声音,顿时脸色一变,很是不爽的朝身后看去。

张凡也奇怪的朝身后看去,他并不清楚那声老贼头是在叫谁,而且这个称呼似乎也太有趣味了。

一同样头发苍白的老人,只是那白色的长袍,白色的鞋子,整个就是一身白,这要是放在雪地里眼神差的人都未必能发现的了他。

司徒空一见到这老人顿时讥讽道:“我道是谁大清早的出口冒粪,原来是死人张,你怎么每天穿着一身白到现在还没死呢?”

这话一出,张凡立刻看到那白衣老人的的嘴角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