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宝刀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宝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哼,我不跟口上没德的人说话。”白衣老人青着脸大袖一挥,对身后的两人说道:“我们走。”

“慢走啊,不送。”司徒空笑道。“这老家伙啊,死要面子活受罪,老是摆着一副正人君子的脸,说句粗话都要瞻前顾后的,太没趣。”

张凡道“前辈与那人认识很久了吧?”

“嗯,有四五十年了吧,那人到什么地方都是一身白,洁癖特重,衣服要是被人靠到一下能跟你计较老半天,我当年就是因为看不惯特意在手上碾了把灰假装无意的在他背后摸了一把,哈哈当时他气的竟然晕了过去。”

张凡愕然,洁癖到这个地步的也是一个境界了。

司徒空在前面继续走着,三人一路走马观花,司徒空左拐右拐很快就带着二人到了城主商议事情大厅。

客厅,正中一男子坐与首座,谈笑风生,下面两边也已经到了不少人,估计就是那八大派人了。

“司徒先生来了,快!请入座。”见到司徒空那中年很是客气的朝司徒空招手。

“城主客气了。”司徒空摆手回礼,也朝四周的各人道了声好,便在一边的位置坐下。

张凡因为是司徒空带来的人,一看上去就是后生晚辈,所以也没有他与司徒星的座位,两人就跟保镖似的站在司徒空后面,不过他也不计较这些,很是随意的打量着大厅里的人。

在这足够大的空间内二十多个人并不显得拥挤,坐那的人各个脸上都带着和善的笑容,几个看上去比较健谈的则是白云城主说着话,而其中那司徒空叫做‘死人张’的则一直恶狠狠的盯着司徒空,大有一副用眼睛杀死他的气势。

在这些人中,张凡也见到了在城门外窥视到的天星宗掌门幻烟,不过此刻的她脸上蒙上了一层白纱绢,身后还有三位气质出众的女子,初一看去还真有点吸人眼球。

八大门派的掌门修为在张凡眼中一览无遗,火云派,天星宗,蛮荒教,清虚门,弥山教,大禹宫,璇玑派以及鬼域。而八个门派的掌教修为竟然都到了化明期,光是这点就比地球上的修道门派强多了。

司徒空对他们的谈话似乎不是很在意,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们的话都听进去。

“我们几位好像有很多年没这么聚在一起了,没想到今日托白禹城主的福,不如待会看过宝物之后一起去我那火云小坐一会如何?”说话的是火云派的掌教,一头长发赤红如血,可脸色却异常的白,给人的感觉挺诡异的。

“哈哈,火炽老鬼,你又在炫耀你那火云阁了,现在谁不知道你那火云阁的景色天下五双的,你就别在这里卖弄了。”清虚门的掌教豁然大笑着,神色中隐隐有一股鄙夷的态度。

“怎么?我邀请各位去坐坐是我火炽的一番美意,如果青云道兄不愿意的话大不可去,我火炽也不会强人所难的。”火炽神色不快,说话之间隐约有了一丝火气。

白云城主一见,立刻出口调解,别弄的聚会还没开始就闹出纠纷来,“呵呵,难得火炽道兄有这个雅兴,大家一起去坐坐也无妨的。对了,我邀请的各位朋友都到了吧?”

说着,在座的人都朝四面看了看,所放置的椅子上都坐了人,八大派的掌教加上另外的二十人,不多不少二十八张椅子都坐满了人。

“呵呵,既然大家都到了,就一起去景阳宫吧,宝物正放在那呢。”

几人又一起随着白云城主朝一边的小道而去,张凡随着司徒空走在了最后,想起刚刚在大厅的情况,知道这个星球上的这些门派也不是很团结的,只是为了这一点小事都能闹出火气了,真要什么大的事情还不当场打起来。

没走几步,一直走在中间的弥山教掌门已经停在了司徒空身边,两人并肩前行,“呵呵!司徒先生,几年没见,想必弄不到了不少好的东西吧。”

司徒空淡淡一笑,“呵呵,哪里哪里,我不过是随便弄些东西玩玩,门内的东西哪比的上崂山兄的弥山教来的丰富,哪天有空我还要去拜访一二呢。”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司徒空眯着眼睛微笑,这弥山教的掌门豁然一愣,神情有些尴尬,“司徒先生客气了,我弥山教虽然有些收藏可对法宝的品阶还是比不上司徒先生的。”说完,这弥山教的掌门暗自郁闷,你说自己好端端的跟这个贼头去商量什么宝物,这他钥匙真拜访了弥山教,还不知道教内的东西要丢失多少呢。

而走在司徒空前辈的天星宗掌门幻烟这时对司徒星道:“多年不见,小丫头长大了。”幻烟轻轻的抚摸着司徒星的头发,司徒星害羞一笑。

“幻烟,听说最近你天星宗不是有些要事处理的嘛?怎么还有空闲时间来这里?”司徒空奇怪道,对天星宗直接以名字相称显然两人相识已久。

“嗯,确实有些事,不过现在处理的也差不多了。”幻烟点头说道,眼神一瞥,看到了司徒空身边的张凡,流露出奇怪的神情。

司徒空见到她的目光,淡笑道:“这位小兄弟是我最近认识的,他也想来见识一下所以我就带来了。”

幻烟随意的朝张凡身上看过后,便撇过头,显然对张凡兴趣很大,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是无法引起她的好奇人,“呵呵,就怕这小辈跟你一段时间到时就成了你徒弟了吧?”

“怎么会!”司徒空一瞪眼,满脸写着我是这样的人吗?

幻烟轻笑,两人不在说话,倒是在一边与司徒星小声的说着什么。

景阳宫外,那些被放入观看的人群早已翘首以盼,宫殿外的扶手处围上了数十人,或许是担心人数太多的缘故白云城主并未放太多的人进来。

宫殿外此刻已经搭建好了一处棚子,下面成半圆形的摆放了二十多张椅子,白云朝着椅子一指,道:“各位请。”

几人随意而坐,这样排位置没有什么上下区别,所以不用担心这些人会因为面子的关系而暗中争抢,要知道修道之人对面子的问题尤其在乎,你若是搞出个上下的级别他们即使安分的坐下了倒是也照样心生不满。

白云城主朝身边的一个看似司仪的人望了一眼,那人立刻朗声道:“请宝物。”声音虽然不是洪亮可却能让在座所有的人都清楚听到。

景阳宫内,四人抬着一个似乎轿子类的东西走了出来,轿子上盖了一层红布,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但从凸起的部分来看似乎这里面的东西还瞒大的。

“哟,还搞的这么神秘呢,白禹你还真是把我们吊足了胃口呀。”那璇玑派的掌门轻声笑着,其余人也都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对璇玑派掌教的话大为赞同。

四人把轿子轻声放下,朝白云城主一行礼,缓缓离开。

白云城主笑了笑,道:“各位,咱们先不掀开这布盖,先猜猜里面是何物,如何?”

其他人楞了一会,没想到白云城主还玩起这样的游戏来了,清虚门的掌教首先附和道:“呵呵,既然城主有如此雅兴,那我就猜上一猜;嗯,看这外形,宝物应该很大,我看应该是什么兵器吧?”

白云城主淡然一笑,其他人也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一个红色的布盖根本就阻挡不了他们的神念,只不过现在这层红布上施了禁制阻挡了他人的神念窥视而已,张凡也放出神念观摩了一番,可惜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这些人在相互猜谜,可其他那些观看的人早已等不及了,猜谜也没他们的份可他们也不可能出声叫他们快点,那种眼巴巴的看着的感觉真是很不好受。没办法,谁叫那些坐着的都是掌教,前辈,都是一些修为高深德高望中的高人。

“哈哈,究竟是何物大家一看便知,大家请开。”白云城主豁然站起,说着伸手一挥,一股力量吹开了轿子上的大红布,一股刺目的光芒顿时扑面而来。

“哇!”

离的最远的观众豁然齐呼,他们因为离的远,所以对阳光的刺激受到的影响也最小, 所以反倒在第一时间看清了那宝物的庐山真面目。

“这……好大一把刀啊。”

这轿子上的木架中便是摆放的一把巨形大刀,长度足有一米半,刀刃也有两个手掌的宽度,刀身银白却在阳光下隐隐透出一股幽蓝的色彩,刀刃由上而下有两道弧口,两侧均有一些精细的条纹出现在刀身。而刀柄约有一尺长,不要说单手即使是双手握住也有很大的宽裕。

“好一把霸气十足的刀。”司徒空猛的从座位坐起,此刻的他已是情不自禁的走向了刀前。

看到这刀张凡也不禁被它的外表所感慨,先不说它到底是否能起到实用,光是这外表就足以震慑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