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破迷
章节列表
第八章 破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凡试着用《神魔》的看破功能去观察这刀的属性,奈何自己一看之下竟然无法看出刀的具体属性,只显示出了它的刀名:断魄。

“断魄,断魄,难怪还真能割魂断魄不成?”张凡轻声低语着,离他最近的司徒星似乎听到他的声音,很是奇怪的望了他一眼。

“白禹城主,如此一把霸气十足的刀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观察了一番‘断魄’的司徒空蓦然回身道,其他人一听也看向了白云城主,他们都很奇怪在什么地方能出现这等奇物。

白云城主眯着双眼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是在拓严森林内。”

“啊?” 众人齐呼。

“白禹城主竟然去了那里?那里可是禁忌之地呀。”清虚门的掌教首先站起来惊呼道。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很震惊。

拓严森林一直是这个星球上最为危险的地段,每个进去的人都没活着出来过,而且听说进去的人死状都惨不忍睹,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敢在踏进雷池半步。

对于众人的惊讶神态白云城主似乎享受足够之后,道:“其实我也未太过深入,当日我从凤凰城主那回来之日,经过了拓严森林,突然心血来潮很想去拓严森林看看,于是就在拓严森林的边缘地区查看了一番,而那时正巧遇到一个山洞,进去之后就发现了这把刀,至于其他的也就一些普通的珠宝。”

“原来是这样,哈哈,不过说起来那这宝刀与白禹城主还真是有缘分,当年多少人在拓严森林搜查过都未发现什么好的东西呢。”

白云城主继续微笑着,“我虽有缘发现这宝刀,可惜却无拥有的缘分,所以今日只要邀请各位同道一起来看看了。”

白云城主说到这自然也是到了这次召开聚会的重头戏了,司徒空在欣赏了一番宝刀之后退回到了座位上,虽是让出了位置可双眼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宝刀,就差垂涎三尺了。

“城主,让我一试如何?”蛮荒教的灵绝首先站起来说道,此人身材魁梧,个子足有两米以上,浑身肌肉盘根错节,一看上去就如同一座大山矗立在眼前。

“呵呵灵绝先生请。”

白云城主伸手示意,灵绝一站出来其余的一些人不由得有些焦急,灵绝此人虽看上去是个莽夫可修为不容小觑,若他真获得了宝刀自己岂非无缘?

其实在修道界使用的法宝中以剑最多,刀也有不少的人使用,可比起使剑的人还是少了太多,现在在这里的人使用刀的人不超过五个,而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太希望一个宝物落到他人手中。

灵绝一步步的走到‘断魄’前,双眼凝重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欣喜,他蛮荒教地处偏远,对于法宝这类东西很是缺少,而他灵绝本人正是使的刀,奈何一直缺少一把趁手的刀来,而现在看到了断魄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似乎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其余人眼巴巴的看着灵绝,就是不看也知道他们肯定在想着定是在诅咒灵绝用不到这宝刀了,张凡暗暗心中一笑,他倒觉得这断魄由灵绝使用合适的多,毕竟人家的身材摆在那;若是一般瘦小的人来使用也太过显得滑稽了。

灵绝的手渐渐的靠近了断魄,手柄之处用力一握,正要用力拿起,可断魄仿佛长了跟一般在木架子上纹丝不动。

灵绝双眼一瞪,长呼口气双手握上刀柄,以他大与常人的手来说握上刀柄出大小正适,“啊!”,灵绝怒吼着,手双使劲,肉眼可见他的手臂上以是青筋浮现,一股力量在不断的炸裂而出。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喀嚓,喀嚓。”顿时,灵绝脚下的青石地板龟裂的朝四周裂开,裂缝如同一张蜘蛛网般,而他双脚所站之处以是陷入了地面足有半寸。

“好强大的力量。”张凡轻声道,对于化明期的修士来说力举千斤不是难事,加上灵绝此人修炼的不是平常的功法,力量比起他人来说也要超出很多。

灵绝额头已经滴落下了豆大的汗珠,浑身肌肤更是浮现出了一股淡红色的光彩,显然是用上了本家的功法。

奈何事实却不如人愿,灵绝使劲了浑身的气力却无法让‘断魄’动弹分毫。

红光渐渐的收回身体,很是无奈的走回了座位。

其他人顿时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对这宝刀的认识又多了一层。灵绝的力气他们是知道的,要比的话他们之中没一个人的力气有灵绝大,可现在他都拿不起宝刀来自己不是一点指望都没了?

“白禹城主,你可知这宝刀到底有多重?以灵绝掌门的修为竟然还无法拿动。”幻烟好奇道。

白云城主露出一丝苦笑,道:“不瞒你说,我也不知这宝刀重量多少,此刀与那木架好像长在一起的,你若是拿刀的话根本拿不起,可你若是去拿木架子却只是比一人大的石头稍微重些而已。”

白云城主刚说完,就见到那原本垂头坐那的灵绝顿时冲到刀架前,手一伸就把那刀架连同断魄一起举了起来。

正如白云城主所说,这点重量根本不放在灵绝的眼中,可是又如何?谁能带刀的时候还把刀架带着?

“这还真是奇怪了,单单拿刀的话就拿不起,莫非有高人在刀与刀架上设了某种阵法,比如那种增加重量的重力之术?”

对青云的话火炽不齿一笑,道:“青云道兄未免想的太过简单了吧,若是刀上设有重力阵法那重量何止万斤,一个小小的刀架如何承受?何况刚才灵绝掌教也举了刀架,你可问一下那重要可有万斤?”

青云神色恼怒的盯着火炽,两人的目光擦出一丝火花,其余人纷纷出口劝解,不过也只是止于他们不会打起来,清虚门与火云教的恩怨由来已久,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谁三言两语可以解决的,何况外人也不好太过插足。

青云的话虽然没有说到重点可也给他人指了条思考的路径,这宝刀奇怪的状态也只能以阵法来推敲。对修道界中人来看一些自己不用的东西往往都会在上面设下重重的阵法,现在这宝刀若真是如此那只要想办法解开阵法就可以了。

清虚门,火云派。弥山教,大禹宫以及璇玑派的掌教都兴致勃勃的走上前去仔细的观察着,试图窥破奥秘;那些受邀前来的闲散人士也不放过机会,一起凝神探索,倒是幻烟还有鬼域以及司徒空很是悠闲的坐那,好像兴趣不大的样子。

“幻烟掌教,何不上前看看呢?”白云城主疑惑道。

“呵呵,我天星宗对阵法一途了解的不多,所以也就不贻笑大方了。”幻烟轻声细语,其实并非她天星宗对阵法了解的不多,任何一个上得了台面的门派对阵法都不会陌生;只是天星宗实在没有修炼刀诀的功法,她就是拿了也无人能用,反遭他人窥视,实在是得不偿失。只不过这些话她自是不可能说出,否则岂不是说那些明明不用刀的人贪心不足?

张凡看了看司徒空,不晓得为什么现在他却这么坦然若之了,当初第一个上去观望的可就是他了,“前辈不上去看看嘛?”

“不了,没那个能力何必拦那个活,太累。”司徒空摇头摆手道,看着那些围刀观望的心中腹诽不已:这些蠢货,还阵法呢。若是阵法我司徒空一眼就能看出来,哪还能轮到你们伸手染指。

原来司徒空早已看出了断魄上所附制的并非什么阵法,而是一种庞大且复杂的禁制,这等禁制他从未见过,因此对这禁制的方法是一筹莫展,也就不在兴什么拥有的念头了。

“这些家伙在怎么看也无非是竹篮打水罢了。”司徒空叹息一声,终于不看他们折腾的样子,闭目沉思了。

张凡看了看司徒空,又看看断魄,他也很想上去看看,可奈何自己只是随同而来的人,不好就这么上去,就算可以也得等这些掌教,前辈都看完且无法解决的状况之下,这就是修道界的规定,实力威望解决一切。

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凑在断魄前的人从原先的二十几个变成现在只有四个人了,青云,火炽以及其他两位闲散人士,那两位闲散人士倒是比较精通阵法的,推测起来也比较合乎常规,反而火炽与青云现在纯粹是在滥竽充数了,为了就是一个面子,反正他们是其中一个不下场另外一个就绝对不下来。

“既然你们如此多人都解不开宝刀的奥秘,那就交给我霸刀吧,哈哈!”比较沉静的殿前响起一阵雷鸣般的狂笑,笑声在众人耳中回荡不绝,可见来人修为不俗。

天空中,一黑点逐渐放大,快到眼前时黑影猛的落下,地面顿时被砸出好大一个坑来,石屑四溅,浓烟四起。

“霸刀,我白禹可未邀请你,难道你就不请自来吗?”白云城主眯起眼睛闪出一股摄人的精光。

来人身穿黑色长衫,长长的头发就那么披散在双肩,浓眉大眼,如刀削般的脸上五官透出着坚毅,狂傲的神态,“呵呵,白禹,我听说你这白云城出了把好刀,所以特地来看看,怎么不欢迎吗?”

霸刀一说,浑身气势就飞速飙升,真元在身周不断盘旋环绕,大有一副马上开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