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惊骇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惊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寒光烁,邪月现,仙剑在张凡的手抖动之时在刹那之间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邪月在张凡的手中蓦然刺出,那股强烈的气劲在瞬间以螺旋状的形态豁然迸发,而这正是张凡《万心剑诀》中的第二式‘冰霜寂静’。

面对张凡那强大的攻势霸刀之觉得好像好像漂泊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般的渺小, 自己尽管在如何的坚持也经不起风浪的一个打击。

可霸刀毕竟也是一个归道期的修士,即使不敌也不会轻易认输,在张凡的‘冰霜寂静’一出后立刻挥舞着手中断魄,以自己的方式来抵抗对方的攻击。

“大家赶快闪开,快!”屋檐之上,司徒空口中大喊声,只见他刚刚说完就拉着身边的徒弟司徒星迅速朝上空飞去,速度之快让人仰目呀。当然,其他人的速度也并不比司徒空慢多少,就在他说话完的瞬间就纷纷冲天而起。

“轰,轰!”

在霸刀所站立的地方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响动,可动静并不仅仅如此,整条直线之上好像被布满了地雷,而张凡就是点燃了连接那些地雷的导线,以霸刀为起点向后的数十丈皆不断的被摧毁,好像这地方空旷,并且后面也没什么宫殿,要不然被毁了还真有点可惜。

灰尘漂浮而起,张凡收回了邪月,看了一眼全部飞上半空的人群,伸手一挥,弥漫的灰尘尽数吹散。此刻才发现霸刀以是全身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而断魄也丢落在了一边。

冰霜寂静,一种抽取全身百分之九十九真元迅速出击的雷霆一击,并且还带有穿透的性质,若非对方的修为实在超出张凡太多,否则都会受到一些伤害;而张凡因为十年来的参悟对冰霜寂静也经过可以加入控制,这一击他只是用了百分之六十的真元,否则霸刀早已身死了。

张凡走到霸刀的身前,此刻他胸前鲜血葵涌,可谓是狼狈不愧,张凡挥袖之间用真元压制住了霸刀全身的经脉,他可不想霸刀此刻因为流血过多而挂了。

拿出一颗丹药送入霸刀的口中,想要霸刀从昏迷中醒来还得等丹药发挥出效用了。

而此刻,凌空漂浮在空中的人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那被摧毁的青石地面,那一条直线之上被摧毁的地面足足深达一丈,而这还不是受到的正面攻击,可见这一击有多大的威力。

“司徒先生,你带来的这人似乎……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呀,我想他应该不是金丹期修为吧。”幻烟有些无法相信的询问着司徒空。

“好……好像的确如此。”司徒空尴尬着,他就是眼色在拙也知道张凡并非一般的人物了,在如此强烈的攻势之下他们这里无一人能安然无恙的接下,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把这么一位神秘的人当成后生晚辈了。

司徒空落下地面,几步走到张凡面前,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了。

张凡见到他的窘相,马上明白了他内心的尴尬,可现在他没那么多时间去管这些,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了解清楚霸刀他们所杀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师傅玄冥。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以自己师傅玄冥的修为以及技艺根本就不是霸刀所能对付的,这点从他与自己的对招就看的出来,比起自己来师傅玄冥的剑招只会更厉害。可就因为霸刀还有一群同党,仗着人数以及不俗的修为玄冥确实会有危机。

天空的人陆续落下,可谁都没有去打扰张凡,现在张凡那一脸不善,肃杀的神情根本让他们生不出那个询问的念头。

“药效竟然还没发挥?”张凡皱着眉神情不悦,于是不再顾及那么多低身在霸刀的胸前一拍,体内的一股真元瞬间涌入了霸刀体内,以此来加快丹药的效力发挥,这种加快药效发挥的方法虽然快速可会对服用丹药的人产生一丝痛苦。

而事实正是如此,没过十秒,霸刀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醒来的他一脸痛苦的神情,这也难怪,在张凡的冰霜寂静之下霸刀全身的经脉最起码断裂的一小半,加上因为止血的缘故又被张凡封住了一些,能不痛苦那是见鬼了,就是现在已经看不出他的痛苦是因为药效的发挥还是受伤的原因了。

张凡蹲着身,双眼直视霸刀,声音冰寒,“说,被你们所杀的玄冥到底是什么样貌。”

“你……,你到底说的什么玄冥,我……不知道这么一个人。”霸刀扭曲着脸,平生杀人不在少数的他现在也终于尝试到了即将死亡的痛苦。

张凡恨不得立刻一掌毙了这个人,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说,难道是司徒空欺骗自己?可这不对,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师傅叫玄冥,想要借自己这把刀杀霸刀更是不可能,何况当时的自己显露的是金丹期修为,让金丹期的人杀归道期怎么看都是一个梦话。

可尽管如此,张凡还是眼睛一瞥看向了司徒空,现在需要确切得到他的证实。

司徒空被张凡撇的一愣,马上说道:“霸刀,你与你的另外五个朋友不是在三十天前在西华山杀了一个人吗,那个人就是玄冥,他……他要问的就是这个人的样貌。”

张凡听完又看向霸刀,霸刀的眉头一拧,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在思考,只见他慢慢道:“那人?我并不知道……那人是叫什么玄冥,而且我与朋友遇到那人之时那人是来找我们寻仇,当时我因为有急事事先离开了,所……所以对那人只是匆匆看了眼而已。”

“哼即便只是匆匆一眼也应该记得那人的样子,还有穿的什么眼色的衣服都清楚的告诉我,别试图掩藏什么,否则我会立刻杀了你在带着你的尸体去找你的那些朋友,到时候他们还有你们的亲人我都会一……个……不……留!”

霸刀并不怕死,可现在就死了难免死的有些窝囊,他不知道那死的人与眼前的青年到底有什么关系,现在他只希望当时死的人真不是眼前这青年所认识的玄冥,看着青年眼中所透露的杀意,他知道对方说的话一定是说到做到。

“那……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头发披散着,背……背后还背着两把剑,至于样貌,我真的不是很清楚,他的样子被披散的头发遮盖了大半部分。”霸刀说着立刻不断的咳嗽,嘴角溢出一丝殷红的血迹。

“嗯?”张凡凝神思索,他的神情在一时间放松了许多,听到那人穿着黑色的长袍张凡就基本肯定那人不是自己的师傅玄冥了,因为自己在有一次就询问过师傅,问他为什么老是穿着同一件衣服,即使破了也没有丢掉,而是补上后继续穿着。

当时师傅只是笑着说了句习惯了,话虽不多可张凡就清楚这衣服对师傅来说肯定是有着某种意义,所以是不会更换的;加上这人还背着两把剑,张凡就完全放心了,玄冥一门的用剑法诀可不是使的双剑。

这是,司徒空突然说道:“虽然我不知那叫玄冥的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不过听见过那玄冥的人说那人的确是身后背着两把剑。”

“嗯,多谢司徒先生相告。”

张凡说着,又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了霸刀的嘴力,又在他胸前快速点过,“各位,我现在要把此人带回客栈,容我先告辞了。”说着,单手一招,躺在地上的断魄刀飞回到他手中被收回了扳指内,之后又一手拎着霸刀朝远处飞去了。

剩下的几人你瞪我我瞪你的相互看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这是,一直就未说过话的鬼域宗主突然冒话道:“值,真他娘的值,虽然没得到宝刀可见到这么精彩的比试真是太值得了。司徒先生,你知道不知道那位高人去哪家客栈,我白慕华一定要亲自登门拜访。”

一瞬间,张凡在鬼域的宗主口中成为了高人,在他败了霸刀之后在鬼域宗主白慕华的心中已经被认为是一个看似年轻实际却是一个修炼多年的前辈了,毕竟有哪个年轻人能打败霸刀的?还是在一招之间。

“就在离这不远处的一家客栈,我与白宗主一起去吧,反正我也暂时住那。”司徒空说着就与白云城主告辞了,事情被这么一闹都没了继续留下的兴趣,再说宝刀现在都被张凡收了,还没谁有那个胆子去讨要。

“嗯,司徒先生且去,等我料理了这里的事情也会过去,在我白云城出现了此等高手岂能不登门拜访。”

“那好,我就先回客栈了。”司徒空说着正要与白慕华离去,就听幻烟说道:“司徒先生,我也与你一起去可好?”

“咦?你也去?”司徒空顿时奇怪道,这幻烟可是从不喜欢凑热闹的,今天怎么突然换性子了?“呵呵,你想见的又不是我这糟老头,我还能阻拦你不成?”司徒空笑着,看了眼其余的人,他知道这些人也很想去,不过去的目的恐怕不是为了张凡而已。不过司徒空不认为这些人会傻到去冲撞张凡这个神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