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探寻秘宝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探寻秘宝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现实中,张凡躺在床上动都不动,跟尸体似的。枕边的电话响了好几次,可他都如没听见一般,浑然不觉。

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很急促。

“咔嚓。”门被打开,一妇女焦急的跑了进来。

“小凡,小凡,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妈啊。”

原来小凡的母亲还是照例打个电话过来叫他去吃饭,可半天毫无反应,她知道自己孩子肯定在家,以为出了什么事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旁边还有何明以及何慕儿。

母亲摇晃着张凡的肩膀,双目通红,眼泪都一滴滴的流下。

“嗯?妈?你怎么来了。”慌神之中的张凡回过神来,一眼就看到了母亲那哭红的眼睛。

“小凡,你醒了,快告诉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母亲的关心让张凡心中一阵温暖,笑了笑,“妈,我没事,刚刚在想些事情。”

“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母亲疑惑半晌,自己儿子看起来一脸没事,可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张凡又看了看那两个小孩,“你们都吃过了?”

“还没,干妈刚才打电话给你,可是一直没人接,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呵,想事情没听见电话声,那走吧,一起吃饭去。妈,一起走吧。”

“嗯。”母亲擦掉眼泪,还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张凡。

车上,为了不让大家担心张凡一直没有去想骷髅亡灵的话,几人说说笑笑,倒是很快的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其实张凡自己也清楚,以前虽然因为神魔自己改变了,可自己总归有些漫不经心,对待任何事总是有些随意;至于骷髅亡灵的那番话尽管张凡还不是很明白,可他相信将来终究能明白的。

……

张凡退学了,是的,在他的坚持下,他还是说服了父母,自己退学了。他明白了自己若想在修炼上有所成就就这么边学习边修炼绝对不是个事,时间已经被他浪费了太多了。

学校里张凡没什么朋友,除了一个江涛也就只有刘洁,办理退学手续那天张凡请刘洁到校外的一家小餐厅饱饱的吃了顿,尽管吃饭的时候刘洁很想开口询问张凡为什么突然的要退学,可始终没有问出来,最后在分开的时候张凡只是说了一句,“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

退学了并不代表张凡更轻松了,反而他的忙碌才是刚刚开始。骷髅亡灵说过,修炼并不只是单纯的打怪提升点修为值而已,张凡听进去了,也开始照做了。他特意赶去华山一处人迹罕至的对方建立了一个传送阵,每天他都会去感悟,与骷髅亡灵的那场架看起来很简单,可张凡清楚自己在无形之中已经被某种物质所羁绊,如果自己能了解到那无形的存在究竟是什么那自己就有了抗衡的资本。

夜晚到凌晨的一段时间是最安静也是灵气最充裕的阶段,这段时间张凡会待在华山;白天的时候他就游遍大江南北四处寻找着炼制仙剑的材料,只是这材料真的很不好找,现在他终于能体会到仙器在凡界的重要性了。

“还有十天就是三清藏开启的日子了,哎。”张凡有些焦急了,没了飞剑这叫自己怎么办?作为剑修没有飞剑跟上厕所不带纸一样,你就只能干憋着,等你憋不住了你就想到用手了。

望着茫茫大海张凡不禁叹气,自己这从陆地寻到大海,在没什么收获可就只能厚颜无耻的去蜀山拜访一下了。

海底很静,偶尔见到一些奇形怪状的鱼才让张凡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在一个单独的世界。随着越往下面沉去,越能感觉到水的压迫,罩着张凡不放水渗进的屏障消耗的真元亦是越来越多。

周围黑漆漆的,张凡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下沉了多少米,他记得鲨鱼是人类目前所知道的生存在海中最深的生物,当时好像是在海底3200米的深处,可如今他的周围连一条鲨鱼都见不到了。

张凡放出神念,如八爪鱼般像四面不断的延伸,一层一层,周围的一切都浮现在脑海中。残破的沉船,高低不平的土坡岩石,按照海底的地形基本特征,分为大陆边缘,大洋盆地和洋中脊三个大单元,而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海底隆起,像是屹立的巨大山脉,显然这里就是大洋中脊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可千万别出现什么火山爆发,地震之类的。”张凡心里不住的嘀咕这种地带最容易出现火山还有地震。

“咦?这海沟怎么……”张凡的神念延伸到数十里之外,意外的发现一条长达数万米的海沟,按道理来说在这种地形出现海沟并不奇怪,震动造成地表裂开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这海沟是这里最长也最宽的一条,同时张凡还感觉出里面有一股生命存在的气息。

“新型鱼类?”张凡莞尔一笑,说不定自己还发现了一种生活在海底更深处的生物种类。

游到那海沟之处,张凡看了看又马上伸展出神念朝下,黑暗之中只觉得神念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立刻反弹。

“人?阵法?”张凡的大脑瞬间作出反应,能反弹掉自己神念的除了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甚至更高的修士就只有一些屏蔽大阵了,就像天门当初的九宫炎龙大阵,那便可以反弹掉修士的神念。

欣喜之下张凡便欲下潜查看,可突然一股庞大的黑影从海沟内直窜而出,其目标正是张凡。

“靠,还真有生物存在。”张凡一个闪身避开,这才看清楚居然是一只大章鱼,一只高度足够数十米大的大章鱼,那触角比他身体还要粗。

“要死了,这地方怎么还有这种怪物存在。”张凡咒骂一声,而章鱼的触角向他伸开,都没来的不急闪避身体就被牢牢的缠绕,飓风珠瞬间启动,在张凡的身体四周形成一道旋风屏障。

“呲。”少阳剑气透过指尖射到了触角处,这也是现在张凡唯一能使的招数了。

“咦?”缠绕的触角似乎松了一下,张凡精神一震,只要这章鱼怕疼就行。

十指连弹,只听得章鱼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叫,连忙松开了触角。张凡趁此机会一边积蓄破魔剑气,一边绕到章鱼的后方。

破魔剑气在水中形成一股水柱,可清晰的看见水柱如同子弹般在旋转。

“吱!”高亢的如同海豚音般的叫声,破魔剑气贯穿了章鱼的身体,水中流出一股青色的液体,受到这严重的伤害章鱼掉头就跑,也不在跑回海沟而是朝着一处更深对方游去。

张凡有些呆呆的看着那章鱼逃走,很明显这不是普通的章鱼,先不说那体型大的吓人,就是声音……呃,在张凡的记忆中章鱼好像是不会发出叫声的,不过有一点没变,那就是好勇斗狠,欺软怕硬。

深深的望了眼海沟,张凡还是决定进去看看,说不准还就让自己遇到好东西了。

潜入海沟之后张凡立刻展开神念,吃了一次亏当然得更加小心,也不晓得会不会再从哪冒出个大家伙来。

在下潜的数十米后海沟已是越来越宽,到了现在周围的空间足以并排开进数量大卡车,周围的石壁看上去很怪异,朝上延伸的趋势并不平坦,像是被某种大力击碎。

大概下潜了一百米,张凡终于到了地面,地面很平坦,有些地方还残留着被削平的痕迹,现在张凡很肯定这里有人来过。

“果然有阵法。”看到前面微微凸出的一小块,张凡欣喜的走过去。

一处圆形的平台,直径两米左右,圆台的八角各有一出凹点,中间是一副太极图,而太极图与凹点的中间则是一些密密麻麻的符号。

“传送阵?”张凡惊呼道,“用阵法护住了传送阵,难道是为了防止被谁进入吗?”但是在一看这起保护作用的阵法又很奇怪,这只是一很普通的阵法,其作用无非就是防止渗透进水和普通人的进入,像张凡这般修士只要全身运转真元就可轻易进入,所以这阵法倒像是一种检测仪。

运转真元后,张凡很轻易的就走上了圆台,接着把一部分真元运转到脚底,脚下的太极图一接触到真元立刻生出反应,张凡被一股能量包围脱离起离地面一尺的距离,而那太极图绽放出的黑白两道光芒一靠近张凡整个人就瞬间消失了。

……

在一处不知明的山谷中,仙鹤齐鸣,鸟兽栖息,碧水青山水天一色,花红柳绿蝶舞蜂飞。这初冬的时节确显示着初春的景象,却是让人称奇。

山谷之深处,偶尔可见霞光万道,碧水清池显露蛟龙轮廓。花丛之中坐落一茅庐,庐外围绕的篱笆内饲养着一些白兔,惹人怜爱。

一素装女子莲布轻移,头上青丝被一束白带所绕,隐约露出那修长清秀的脖子,白皙的皮肤。女子欠身抱起一白兔,轻轻逗弄其长长的耳朵,微微抬头露出那妩媚倾城的容颜。

之见此女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其之风姿以不是人间所能出之。

女子捋拨额头发丝,突然望向东方,“终究是有人进了水云宫,亦不知是何方人,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