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遗憾的结果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遗憾的结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真的很抱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了重复的一章,所以我现在用新章节覆盖掉重复的,字数不变,已经订阅过的就不需要在重新订阅了!

***********************************************************************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静的连那微微的呼吸声都难以察觉。

飞剑卷起的真元能量仿佛一个陀螺,那穿透一切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观望。

“吱……!”一阵剧烈的摩擦声,飞剑宛如钻头一般撕裂着一切的障碍物,众人只看到那傀儡盔甲在飞剑的‘抚摸’下停住了身形,全身都在不断的抖动。

“叮!”又是一阵脆响,张凡知道这第三把飞剑也断掉了,不过飞剑虽断可那股真元力量还存在,依然顽强的对傀儡作出攻击。

“啊?太好了,这盔甲被攻破了。”

寂静的夜空想起一阵欢呼声,那盔甲的前胸豁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一阵阵仿如烟雾的气体在不断飘出。

“人物击杀幽魂,获得修为值十万,历练点一万,功德值五万。”

“竟然有五万功德值?”张凡大吃一惊,获得的修为值也只是与杀掉金丹期修道者的差不多,可这功德值确高达了五万,张凡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多,这幽魂的名字自己看过了,明明就是白色的。

“该死的,文言!快派人上去阻止,他们竟然把傀儡破坏了,快去把傀儡收回来了。”邪黄勃然大怒,这傀儡耗费了自己太多心血,可不能落入修道者的手中,只要抢回了傀儡自己完全可以在创造出一个来。

邪黄想抢会傀儡,张凡自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拿回去,在知道了那铸造傀儡盔甲的珍惜材料时张凡就对这盔甲动起了心思,那可是能铸造仙器的东西,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留走呢。

不等天门的人冲上来,张凡立刻飞到盔甲边,伸手在上面一摸,那副没有了生命的盔甲立刻被张凡收进入了扳指内。

“什么?他竟然把傀儡收进了乾坤袋?怎么会!难道他……!”邪黄一张脸变的铁青,心中顿时想起了什么,大声问道:“我天门的幽魄可是被你拿去了。”

张凡一愣,自己收进幽魄的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难道有人泄密?但是这不大可能。不过现在被人这么当面的询问,可能是被抓住了某些蛛丝马迹。

“何以认为是我拿了什么幽魄?”张凡明知故问。

“哼,你休要狡辩,幽魄与傀儡盔甲都不是普通的乾坤袋可以放进去的,你现在能收掉傀儡自然也可以放进幽魄。”

张凡叹息,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一个因素,到是自己大意了。“不错,幽魄是我拿了,我现在不但要拿你这一个傀儡,就是另外一个我也收了。”说着,张凡便朝那另外一具傀儡盔甲飞去。

“快,上去阻止他,别让他把另外的盔甲也收了!”见到邪黄的愤怒神情,身边的人胆战心惊,那些修为不高而一直停在一边观看的人全部冲了上去。

另外一边,虚云也马上命令起身边的弟子,“众弟子听令,全力阻止天门夺回傀儡。”

“是!”

虚云下了命令,连着玄风和其他的掌教都也下了死命令,一定不能让傀儡盔甲被天门夺回,这东西太变态了,一旦被天门抢回在放出来对付自己可就遭殃了,即使有能力毁了他自己也要损失惨重,殊不见张凡已经毁去了三柄品阶上乘的飞剑。

两边的人又再次混战在了一起,你抢我夺,其目标就是为了一具傀儡盔甲。其实这两具傀儡天门并未完全炼制成功,暂时还处于实验阶段,虽然能放出来攻敌所用可并不能完全操控,就好像现在,你放出来了可没办法收回去了。

玄风与蜀山的那长老两人带着所有门派弟子与天门的人打的是难解难分,几次天门中人的手摸到了傀儡盔甲都被玄风无情斩杀,这死了数十个人之后在无一人敢去动那抢夺的念头。

“你们这些废物,都给我让开。”一声大怒,就见一人咆哮般的急冲而来。竟然是天门的门主邪黄,难道他已经真元完全恢复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还我宝物。”邪黄一掌朝着玄风拍去,掌风凌厉,气势逼人,玄风不敢大意,也提剑刺出,两人的攻击尚未相碰,可其携带的真元能量已经让身边的人身受重伤。

“砰,砰!”几声撞击,玄风与邪黄都不禁后退几步。

“原来你并未完全恢复。”玄风觉得胸口一阵气涌,马上压制住欲喷出的鲜血。

“不错,我是只恢复了七层,可要对付你足够了。”

“在加上我呢?”原本在一边周旋的玄剑也赶了过来,眼睛紧紧的盯着邪黄。虽然邪黄是这里人中修为最高的,可他那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自己好歹也是蜀山的长老。

张凡在一边恢复着真元,身边围着几个望月宫的弟子,这是为了防范天门中人暗中偷袭,冷星特意派来看护的。

现在张凡是了解到了真元庞大的痛苦,一旦完全消耗的话想恢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丹药加上仁心项链,真元还是在蜗牛一般的恢复,其实张凡现在的恢复速度已经不慢了,只是在这紧要关头,在快的速度似乎也显得慢了。

“这要是有瞬间恢复的丹药该多好。”张凡很是无耻的幻想着。

几分钟后,张凡蓦的站起,又生龙活虎的跳入战圈,可一跳进去他傻眼了,因为他这才发现自己没飞剑了,于是又赶紧用指剑逼退身边围上来的人又跑了出来,神态尴尬不已。

那些还在恢复的人看着震惊不已,直呼怪物。这才多少时间啊他竟然就完全恢复了,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人把张凡当作是‘金丹’期的人看待了,金丹期的人能用出这么厉害的剑诀吗?

“这个,谁在借我把飞剑使使。”

“用我的,用我的。”

“我的飞剑不错。”

“我这有!”

一时间借飞剑的人争先恐后,刚才张凡的一系列动作已经征服了这些各门派的弟子,强者是他们心中佩服的对象,也是自己心中的目标,只是他们很奇怪这面前的强者竟然没有一把属于自己的飞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能使用自己的飞剑击败仙剑都无能为力的傀儡盔甲便足以让他们兴奋了,即使飞剑折断那也是一种荣耀。

张凡从中挑选了一把品阶不错的飞剑,道了声谢。而张凡也记住了那人,张凡没看出那人是什么门派的但看上去只是一位普通的弟子,可拿的飞剑居然是灵器中品,要知道很多掌门还没这么好的呢

一到混战的圈子内,邪黄立刻放下身边的玄风与玄剑,朝着张凡那赶去,他可不会让张凡在毁去最后一具傀儡了。

“邪黄老魔,休要逃跑。”

玄风与玄剑奋力直追,可邪黄根本不搭理他们。

“我就知道你要来护这具傀儡。”张凡笑盈盈的挡在邪黄身前,他也不是蠢人,邪黄又岂会这么容易的让他毁掉最后一具傀儡,他刚刚那番动作无非是为了把邪黄引诱而来。

“哼,果然不愧是玄冥的徒弟,没有给玄冥丢脸。”邪黄怒意飙升,就是眼前这人盗取了幽魄,毁坏了傀儡,若是他在知道是张凡摧毁了三座宫殿破掉逆七星的话不知道又会是如何一副神情了。

“过奖了,不过我师傅也一直以我为荣的。”

张凡那嬉皮笑脸的样子逼得邪黄肚子都快炸开了,后面玄风与玄剑赶来,邪黄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三人包围了。

“邪黄门主,如今你被我和蜀山的前辈门包了饺子,这下跑不掉了吧。”

“你刚才就是为了把我引出来?”

“不错,你那身边都是天门的人,想要杀你的话太困难了,可如今把你引出来就不一样了,你在看看,你那些门中的长老还有护法什么人的都被困死在里面,想救你可就没办法了。”

“大言不惭。”邪黄如今心中百般滋味真不知是个什么样,若是以前的自己还真不把这三人放在眼里,可现在真元大损,加上面前这青年神秘莫测的剑诀,自己真有可能就阴沟里翻船了。

张凡笑嘻嘻的看着邪黄,邪黄没动,三人也都不动。

就这么耗啊耗,突然只听得一阵号令声,原来虚云老道已经恢复真元加入了战圈,眼看着就要杀到邪黄这边来了。

邪黄心中焦急,一旦虚云在过来自己就完全没了获胜的机会。天门如今损失惨重,剩下的高手已然不多,硬碰硬天门现在占不到半点便宜。

“邪黄,如今你以没了退路了。”虚云老道衣袖一挥,满脸庄重。

“虚云,你们也得意的太早了。”邪黄说着,一口鲜血喷出,双手沾过望自己胸口一拍,浑身飘起淡淡的血雾。

“血遁大法!”

“阻止他。”

“我们还会再见的!”邪黄的声音颤动般的飘走。

张凡还没明白过来什么血遁大法,就看见虚云老道还有玄风三人疾驰而出,可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邪黄全身闪耀出诡异的红光只是眨眼之间就冲出了四人的包围圈,而那剩下的一具傀儡盔甲也被他带走。

天门中人见门主逃脱也纷纷作鸟兽四散,“还是让邪黄跑了,这以后要找他可就麻烦了,而且关于刑天复活的事情也没进展啊。”虚云老道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