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拆阵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拆阵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前辈,虽然从见您到现在一直都带着对天门兴趣不大的态度,可我看的出您肯定存着某种目的,要不然您大可不必理会这事,别说什么为了天理正道来的,从您能问我为什么要帮忙就看的出你不是这样的人了。”

璇玑道人把张凡上下深深的打量一番,良久才道:“不错,我来这里是想找个人报仇的。当年那人把我打伤,可并未杀我而是给我下了毒,为此我受了五年的煎熬,那五年来我想尽办法,终于能驱除身体的毒素,可本身的修为也落下了好大一截,之后又花费了三十年时间苦修,这才有今日的成就。”

张凡很难想象的到一个人被病毒折磨五年的光景,毕竟他没有亲身经历过,所谓没有亲身看过长城的人是不能感受到他的宏伟,正是这个道理。

“虽然如今我到了分神期,可我自认不是那人的对手,不管是他的悟性,还是资质都比我高上太多,可是我实在无法继续等待下去了,我闭关出来百般打探这才知道他进了天门。”

“原来如此。”张凡不住的点头,随即又说道:“那前辈就更加要帮忙了,您想如果外面那群人进不来那你的仇人肯定也不会出现的,他不出现你自然也就报不了仇了。”

璇玑道人一摆手,说道:“你这些话说服不了我的,不过你若想我帮忙我有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我不但现在帮你,事成之后我把我的法宝灭阵送给你。”

“嗯?灭阵?那是什么法宝?”

“就是让我们进入这个九宫炎龙大阵的法宝。”

“什么?拿那个法宝做交换?前辈你开玩笑吧!”张凡猛吃一惊,但马上又恢复了神情,试探道:“我想前辈说的那个条件跟您的仇人有关吧。”

“你有聪明,不错!我若想报仇就必须要人帮忙,就像我们刚刚合作的那样,我拖住,你偷袭。”

“呃……!”张凡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原本还以为璇玑道人只是想让自己帮他把仇人找出来,现在到好居然是帮他一起报仇,报仇这事还真没听说找人帮忙的。

“行,我帮了。”张凡一点头,算是答应了璇玑道人的事,现在实力足了说话也有了底气,就算对方是归道期的高手大不了自己用灭元仙火烧,就不信烤不死他。

“那我们一言为定。”说着,璇玑道人又开始为张凡介绍逆七星阵法的一些特性,直到全部说完,才道:“不管怎么说,逆七星的能量来源就是天地灵气,以某种媒介上布了阵印就可以源源不断的给大阵输送能量,明白要怎么做了?”

“嗯。”

“那好,你选择左边的那宫殿,我进右边那个去找,互相靠的近些一旦有意外也可以帮上忙。”

璇玑道人给张凡解说完,自己收敛着气息逐渐朝那左方离自己最进的宫殿跃去。张凡左右探视一番,也朝着自己的目标奔去。

宫殿很大,张凡一进去就感觉到,宫殿内部足有两个篮球场合并的大小,两边各有三根柱子鼎立,柱子上雕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图腾,飞鸟走兽,全都是一些张凡从没见过的动物。

中间一座巨大的香炉,对就是香炉,里面还袅袅飘起一股淡雅的清香,让人精神一阵。

张凡看向宫殿的最前方,在左右角落里各有两道门,大门紧闭,张凡也不知该选那道门进入。

“靠,男左女右,我就进左了。”想都不想的,张凡扑到门边,开门,进入,关门。

周围的环境瞬间暗下,张凡正暗蓄真元防备有人偷袭时黑暗的环境中冒出几团火焰,红光马上照亮了眼前的一切。

“原来是一条地下通道。”

用石板铺成的一条蜿蜒而下的道路,两边墙壁上挂着燃烧的火把。火焰一跳一跳,张凡的影子也被映射的上下抖动,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随着石梯一路向下,大约五分钟后,终于不是往下的石梯而是一条笔直的青石板路,在这昏暗的地方一直朝下走让张凡有种走向地狱的感觉。

向前走上两步,周围传来‘咔咔’的声响,很沉闷,应该是某种机关被触动的原因。随着脚下微微的颤动,张凡豁然朝前看去,原本阻挡在面前的大石板正缓缓的向上提升着。

石板停止后张凡这才朝里面看去,待发现没什么情况时才跨步进入。

这里是一处很宽阔的空间,上面形成一个半圆如同一个倒扣的锅子,四面枪毙上各挂着不少火把。

“那个是……”一转身张凡见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台阶,上面的石台上摆放着一颗篮球大小的黑色珠子,而这黑色柱子的位置正在这个空间的中央,在顶部的最高处同样也镶嵌着一颗一模一样的黑色珠子。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这莫非就是逆七星吸收能源的媒介?”张凡上前几步,正要用手触摸上去,突然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撕扯的皮肤疼痛异常。

“你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擅入天门禁地是死罪吗。”偷袭的不是机关而是一个人。

张凡后退几步,用真元消除了身上的疼痛这才朝那偷袭之人看去,“阴险小人,你没事穿这么长的大褂干什么,而且摆出那种奇怪的姿势,我还以为是堆用破布遮盖起来的物品。”

指着对方鼻子骂上几句,这才消气,其实这也不是张凡没注意到,在看到那黑色珠子时就已经看到,只是那些布条怎么看也不会让人联想到是件衣服,何况当时那布条隐藏之下的物体形状,如果把一把撑开的伞倒放,手柄朝上,然后在上面盖上一层布,对,这就是当时的形状。

对方大怒,一把撤掉身上的袍子,这才看清楚他的样貌,明显的年纪很大,脸色有些灰,胡子眉毛长的都拖到了地上了,“混蛋,你知道什么,老夫当时正在修炼,而这袍子乃是用金蝉缕丝编制而成,水火不侵,本门功法只有依靠它才能修炼而成。”

对方仿佛也是骂了几句就消气了,继续说道:“你不是天门的人?”

“不是。”张凡很是诚实的摇摇头。对方第一句话就说了这里是天门禁地,天门的人又怎么可能没事进来闲逛。“我进来是为了你身后的东西。”说着,张凡指了指对方身后的黑色珠子。

“七星源?哦,我明白了。”对方抚掌而笑,“肯定是有人攻到了天门老巢这,可是因为九宫炎龙大阵与逆七星的关系无法进入,所以才想到破坏这七星能源的。”说着,那老者双眼一瞪,“不过九宫炎龙大阵与逆七星的开启你又是如何进来的?”

“自然是有人带我进来的。”张凡跟那人看似闲扯着,实际上他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趁机一举毁掉那黑色珠子,从他说出的七星源三个字上张凡就可以肯定这是自己要找的东西了。

对方突然愣了下,张凡正准备出手时那老人又冒出一句,“不可能,九宫炎龙大阵与逆七星都是我所布下,一旦启动不可能有人进的来。”

“呃?这两个大阵都是你搞的?”张凡一脸惊愕的看着这老人,这果然人不可貌相,如此一形似疯癫的老人就难住了外面那多少掌门宗师。

“当然,百多年前,天门迁移到了这里,请老夫设下了这九宫炎龙大阵以及逆七星阵。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待在这里。”

张凡有些奇怪,这人说话倒似乎不是自愿的,满脸怨气,而那老人也不等张凡询问,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当年他们给我的报酬就是一本记载了天下众多阵法的杂记,最后他们虽然给了我同时也囚禁了我,我的家人也给他们带到了这里,哎。”

“那前辈你的家人呢?你没想办法救他们吗?”

“我家人早在很多年前就都去世了,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至于救他们谈何容易,我道风子平生都只是钻研阵道,对法诀那是一窍不通啊。”

洞内响起了老人一阵阵的哀声,两座大阵皆有这老人所布置,天门为了不让这大阵被人破解自然不会放人就这么离开。恐怕对他们来说没就地杀人已经是仁慈的了。

张凡把修道者围攻天门,自己和璇玑道人进来拆毁逆七星的事一说,当下就劝老人一起离开,老人想都不想就欣然接受,他想着脱困已经百年了,如今有了机会又岂能放过。

张凡刚要打破那个黑色珠子,道风子连忙制止,“别打,这上面刻有大衍聚气阵,是很好的修炼辅助法宝,以后修炼的时候放在身边那是事半功倍。”

“前辈,你不是只研究阵法不修炼的吗?怎么也要这个?”

“谁说我要的,我这是留给你的。”

张凡立即哑然,他修炼只要‘打怪’就行,唯一能吸收的只有晶石和元婴,这玩意是吸收不了的。当下就要拒绝,“前辈,我……!”话未全出口,脑筋一转,对啊,自己不能用,可是别人可以啊,拿出去换晶石不是正好,“前辈,那我就多谢了。”

“好了,别说这些了,收了快走,你那朋友应该早就把那七星源破坏了,怕是天门的人也早已惊动。”

张凡一听,马上收起珠子就和道风子一起朝外奔去,刚到外面的大殿还未出去就已经听到了外面震天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