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九宫炎龙大阵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九宫炎龙大阵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四路人马都已经逐渐的接近了天门巢穴,蜀山派首当其冲第一个除掉外围防御。

“掌门师兄,昆仑那边也已经到位了。”

“我知道了。”玄风点点头,又问道:“门中弟子伤亡如何?”

“我们蜀山无人死亡,只是伤了五个。不过其他门派有十几个在第三波攻击的时候死去了。”

“很好,吩咐下去,后面的事情元婴期以下弟子就不要进去了,全部留在外围看守,里面才是真正的战斗了。”玄风说道,抬头望了望庞大的建筑物,内部的构造是一目了然。

天门内建有大阵,除了建筑却是一个人都没看到,“难道天门准备死守了?”玄风喃喃自语,一路过来直到现在都没遇到什么高手,有的也只是几个元婴期修为的人,根本不值一提。

可如此一来事情就有些不合乎情理了,天门总体实力并不比这些人弱,让这些外围的人阻挡他们显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可这样能起到效果吗?

随着玄风的思考,另外一边的禅宗与望月宫,天剑派也都到了天门的老巢,各个都等候着这最后的决战,号令一下便能大举进攻。

“师傅,你怎么样了?”亦瑶在冷星旁边关切的问道。

望月宫主冷星的脸色比起刚开始有些苍白,气息也显出了一丝弥乱。在刚才一路的进攻途中冷星为了照顾大部分门下弟子,自己都在不停的释放真元,消耗颇大,加上以前的修为就未全然恢复,现在恐怕就只剩全盛期待一半的修为了。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冷星说道,服下了一颗张凡给的丹药,也正因为她的不懈拼搏这才让门下弟子只受伤数人,其中有四五人因为传送石的全部用尽而回到了船上。

亦瑶的心中泛起无限自责,如果平常自己多努力修炼的话就可以为师傅多分担一些了,这样师傅也不会如此劳累,对于修道者来说受点伤没什么关系,可如果太耗损精力会对修为有很大的伤害,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无法提升修为了。

天剑派掌门莫大看到冷星的样子也不由得产生一丝佩服,一路过来冷星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好几次都把弟子解救与危难之间,根本就没想过过渡的消耗真元是否会对后面的结局产生影响,毕竟到时实力不济可是会死人的,冷星这种做法无疑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其门下弟子的命。

“冷宫主,很抱歉了,虽然我佩服你可是四大门派的名号我天剑派是要定了。”莫大心中暗想,神情坚定,为了这个梦想他放弃了太多太多了。

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张凡就显得悠闲的多,此刻的他早已进入了天门的巢穴内。原来在璇玑道人离开后没多久他也跟着前往,一路毫无阻隔的到了最后一道门槛。

原本张凡也想等待其他四门派一起攻入,毕竟以他现在对阵法的了解还破不了这外部的大阵。可谁料到那璇玑道人不管三七二十就放出神念观察起这整个大阵。

“难道他能破阵?”张凡刚嘀咕完就见到璇玑道人拿出一个圆盘,割破食指在上面画了一个符号,然后把圆盘向上空一抛,双手快速的结印,圆盘在虚空打了几个转,这才看清这圆盘一面是镜子而另外一面则是凹凸不平的画面,感觉是用某些东西雕刻而出。

圆盘蓦的停在虚空,那镜子的一面对准前方。下面璇玑道人连续结了数十道手印后手掌中汇聚着真元不断朝圆盘拍去。陡然间,圆盘金光大盛,宛如一个小型的太阳,光芒直射而出。

只见那被光芒照射的对方泛起一丝丝的涟漪,不断的朝外扩散,而这时中间也出现了一个小口,正在慢慢扩大。

张凡惊奇的望着这一切,他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法宝,从没听说破阵还有这样的办法,太怪异了,以他对阵法的理解就是对先去了解其内部构造,等一切都了然于胸时在一步步逐渐拆解,直到最后拆解掉阵法也就自然破去,这也是修道界都在沿用的法门。

阵法讲究一个‘巧’字,越是复杂的阵法不管是布置也好破除也好花费的时间都会随着增加,建造阵法之人往往出现一个奇思妙想就可受益无穷,新的思想也就意味着新的阵法,这别人若要破解自然是要花费百般心思。

破阵便是如此,以巧破巧。而璇玑道人的方法却是倾向与以力破巧,他没有做任何复杂的动作,只是单纯的释放真元就破除了阵法。对阵法而言以力破巧虽然存在但那是需要看对象的,举例来说一个阵法能阻挡元婴期高手的全力一击,那他就只能选择以巧破巧,如果他修为是分神期那以力破除就轻而易举了。

“这圆盘是个难得的宝物啊。”张凡不禁唏嘘道,璇玑道人能这么简单的破阵明显是依靠这圆盘,有了这东西恐怕这凡界很难有能阵法阻挡与他了,试想神州大地有多少高人前辈留下的足迹,洞府,就是因为有阵法保护使得他人无法窥视,可这对璇玑道人来说不是形同虚设?

“要进去就快点,这阵很快就会恢复原样的。”璇玑道人回头望了眼还在发呆的张凡,自己收起圆盘嗖的下钻进了前面被圆盘撕开的阵口。

张凡一阵,回过神来正见到阵法的缺口在慢慢的缩小,当下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前辈,你为什么不把这大阵破掉?”张凡问道。

璇玑道人回头瞥了他一眼,“我能进来并不代表我能破除阵法。我只是利用这阵法中的漏洞暂时切断阵法的连接而已。”

“阵法还有漏洞?”

“当然,这世上有什么是完美无缺的?阵法自然也有潜在的漏洞。”璇玑道人原本严肃的脸色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似乎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满意。

张凡不是一个笨人,经过璇玑道人这么一提示马上明白了其中的关键,阵法的威力就在于他的组合,组合了那就存在缝隙,而这就是阵法的漏洞,这就好比一块完整的木头,就这样用手把他打断很困难,可如果是两块粘合在一起的木头呢?照着那粘合处打下去恐怕就简单的多了吧。

看到张凡欣喜的神态,旋即道人也有些动容,心道:这小子到有些天赋。

……

两人把气息完全的收敛住,这里是天门的老巢,容不得一丝大意。

“前辈,我们是不是等其他门派都攻进来在说?光靠我们二人做不成什么事啊。”在一个隐秘的角落处,张凡与璇玑道人都用隐身之法躲藏着,在前面不远处就有天门的人在四处巡逻。

“怎么?怕了,怕就不要进来。”璇玑道人哼了一声,他虽教训着张凡也自己也心知肚明,一旦被发现他们两个人都不够天门塞牙缝的。

张凡有些无语,心道自己怎么遇上这么一个怪人,他的目地是完成剿灭天门的任务,同时尽量的收取好处,可如今这水不混,自己又如何摸鱼呢?

两人都不说话,张凡很识相不去刺激璇玑道人,生怕他一个不乐意冲出去跟天门‘单挑’了,到时殃及池鱼岂不死的冤枉。

“大家快回去,门主召集了。”突然有人喊了一句,所有在巡逻的人都停下了脚步,很快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所有人都在朝着中央飞跃前进。

“都走了?”张凡不知道是在问璇玑道人还是自言自语,不过人虽走了还是得注意。

“怕是外面的人要攻进来了,要不我们在等等?”

张凡问着璇玑道人,璇玑道人刚要说话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巨响,两人立刻抬头仰望,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此阵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景象,可是确能从里面看到外面。

现在高空漂浮着着数不尽的人,一个个集中火力正对着阵法猛轰,张凡看到了几派的掌门,或许是为了保存实力他们都没出手,而是让门下弟子尽情的搞着‘破坏’。

各种飞剑,剑气,法宝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纷纷朝外面的大阵猛轰,虽然这漫天花雨的攻击看似很厉害,可击打在阵法之上只是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确毫无崩溃的迹象。

“这帮笨蛋,就不会把攻击力都放在一点上,这么各顾各的攻击以为凭他们这点修为能就破掉阵法?”

对于璇玑道人的咒骂张凡心有戚戚焉,天门的这个大阵又不是‘地摊货’,以他的防御能力即使是上面修为最高的两派掌门都无法光靠修为破除。他们能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破阵就已经阵法了这阵的复杂程度不是一时三刻可以破掉的。

看到这帮人胡乱一气的攻击,虚云也是恼怒不止,大喝道:“都住手,把攻击点控制在一个位置上,你们这样何时才能破掉大阵?”

那些弟子讪讪不语,也就因为虚云是前辈高人,还是一派掌门,换了其他一些人敢这这样呼喝着他们早抡着胳膊把法宝朝你砸来了。

张凡郁闷的看着他们把人都均匀的散开,形容一个圈,一圈圈的站好。如此一来就可以让所有人的攻击都能集合在同一位置。

虚云老道伸手指了下攻击的地点,“朝那,我数三声,在一起攻击。”

随着虚云老道的数声,漫天攻击又砸了过来,还好,的却是砸在了同一个位置上。可造成的结果紧紧只是让那原本的涟漪更大,扩散的越久而已。攻击过后大阵还是恢复到了原先的状态。

张凡说道:“这阵果然很厉害啊,这帮弟子虽然修为够不高,可这么集中在一起的威力就是一个化名期的高手也阻挡不下来。”

“其实要想破这阵也不难。”璇玑道人突然说道,伸手指向前方,“你看那几个建筑,天门以九宫格局建造,完全是依照‘龙炎大阵’而设,如果光是如此恐怕还不足为惧,可其中的七座宫殿确隐含了逆七星的威力,不管是上下还是左右都可以形成一道前后衔接的保护。不但给龙炎大阵增添了防护力,更是有了强大的自主恢复,要想破这阵……难!”

听着璇玑道人徐徐道来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那前辈你的意思莫非他们根本就破不了阵。”

“对,即便是那剩下的人都一起出手也不过是给大阵搔痒罢了。”

璇玑道人瞥着嘴,似乎一点都不为大阵能否破掉而担心。

张凡也来不及细想璇玑道人到此的目地,而是仔细的看着那七座宫殿。璇玑道人话里的意思就是这宫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如果把这宫殿拆了是不是逆七星也就破掉了?

把自己的想法与璇玑道人一说,就听他解释道:“你这话是没错,如果逆七星是单独的存在只要毁去其一也就不攻自破,可逆七星与九宫龙炎大阵的结合相辅相成,即使破去其中一星也只是减去原本力量的一层,想让外面的人破掉整个大阵除非你拆掉三座宫殿。”

璇玑道人说着还伸出三跟手指比划,这一说不禁又让张凡气馁了,拆宫殿这种事怕是第一座还没拆掉就已经引来天门追杀了,哪来的时间让他去拆三座,天门的人又不是白痴。

见张凡那焦急的样,璇玑道人也不由得生奇,这面前若是玄风或许虚云在担心的唉声叹气他还能理解,毕竟天门不灭灭的就是他们,可张凡这一后生晚辈着急也轮不到他啊,哪怕是外面那些正道门派都挂了还有仙界的人处理后事呢。其实他又哪知张凡不是为正道存亡焦急而是为自己的收益挂念着。

“其实要想瓦解逆七星也未必要拆宫殿。”璇玑道人暴出一句让张凡惊喜万分的话,“这里的逆七星宫殿只是一个形,作用也只是起到掩藏,遮人耳目的效果,真正起到支撑整个逆七星阵法能量的应该就放在宫殿内,毁了那个也就毁掉一星了。”

“这方法安全多了。”张凡说了一句,最起码偷东西比拆房子这种事隐秘的多,“前辈,要不你也帮个忙,和我一起破掉这逆七星如何?”

“我?我为什么要帮你?”璇玑道人瞪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