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那些破事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那些破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不知是谁说过一句,人越穷越忙碌,越富越清闲。这话也不无道理,父母的离开虽然在村子里有些轰动可是也不奇怪,到今为止也有不少人搬到城市里居住。

一家三人除了一些证件其他什么都没带就去了机场,这就是有钱的好处,若不然搬次家什么锅碗瓢盆零零碎碎的东西都要一起随同。

为了敢时间张凡特意带着父母坐了飞机。因为父母都是第一次坐飞机,坐那很拘束,时不时的到处张望。

母亲那紧张的已经渗出汗水的手紧紧抓着张凡,“妈,不用紧张,您只要睡个觉,一觉醒来我们就到对方了。”

“儿啊,你说我们做汽车就好了,干什么要做飞机的。”相比之母亲的紧张父亲就好了很多,除了刚上机时的局促现在已是坦然若之。

“呵,坐飞机比汽车舒服多了。”张凡随意笑了声,其实对他来说飞机除了比汽车快实在也舒服不了多少,在他看来站在飞剑上比坐飞机更舒服。

“哼,几个乡巴佬也出来坐飞机,还坐的头等舱,真是侮辱。”

闲谈间,突然冒出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张凡转头看去就见自己后座是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脸大头圆,脖子上挂着一条也不知是否真货的黄金项链,十根手指更是带满了戒指。

讽刺的说了句就见依偎在他身边的女郎用头蹭了蹭他肩膀,撒娇道:“老公不生气,跟几个土乡巴佬有什么好气的,以后我们再也不坐这里的飞机的。”

“对,老子以后弄辆包机,就不用见这些邋遢的乡巴佬了,MLGB的,航空公司怎么会让这些家伙上飞机的。”

“闭嘴。”张凡勃然大怒,一直以来他的性情都很不错,一个暴发户的嘴脸原本他也不想放在眼里,可对方越说越起劲,真是不知死活。自己好不容易把父母都接出来可不想让这种混蛋在气回去。

“小赤佬你叫敢叫老子闭嘴?”一身肥膘的男子眼睛一瞪,嚯的一下从座位站起来,甩着巴掌就朝张凡脸上拍去。

“不要。”

“住手。”

父母都反应过来,却来不及劝止,眼看着那男子的手掌就要甩到张凡的脸上。

“啪!”一声清脆的接触声,不过不是张凡被打的声音,而是他一个反手打开对方的手臂的声音,然后右手猛的伸出,一把掐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想死我可以成全你。”张凡阴气森森的说着,指上不断加力,很快的,那男子的脸变成了一块好大的猪肝。

“唔,唔!”男子挣扎着欲掰开张凡的手,奈何使劲吃奶的力气也动不了对方分毫。那女郎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什么,一张脸上尽是恐怖的神情,萎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着。

“小凡,小凡,算了。别计较了。”父亲赶紧拉开张凡的手,此时空姐也已经赶了过来。

张凡一松手,男子使劲的喘着气,不住咳嗽,过了好一会那脸色才逐渐恢复正常。

空姐了解完情况把情绪上升的大家安抚住,还好这里是头等舱,整个机舱并未有多少人。

这男人虽然气是顺过来了,不过脖子上却是留下了一道红红的手指印,恐怕没个几天是不会消散了,见他肥胖的身躯抖了抖,脸上横肉一颤,放下一句狠话,“小赤佬,走着瞧,到了S市老子叫你不得好死。”

张凡强制住击杀对方的心态,翻了个白眼,“这笔账我会跟你亲自算的。”不得不说,这世上不怕死的傻帽是很多,原本张凡还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但对方都这么说了他若不亲自上门摆放一下就是师傅玄冥都会骂自己的。

父亲把张凡拖到了自己座位上,小声劝解着,“算了,小凡,这事就别当真了。”若是以前父亲或许还不会在意,但现在知道了自己儿子非普通人,打坏了对方招惹来警察就不好了。

因为肥胖男人的关系,虽然父亲都没了紧张了心情可气氛便的很沉闷,母亲脸上的哀愁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出来,为此张凡更是恨不得马上把那胖子碎尸万段了。

……

飞机落下,张凡分散出一丝真元落在那男人身上。带着父母就回了家,直到见到二老不是很舒服的神情张凡才想到打部分人第一次坐飞机的人都会有些不适应,自己因为身体关系所以当初并没这顾虑。

坐车到了新家,听张凡介绍到这以后就是新家时二老不住嘘唏,这么多年以来这种漂亮的房子就是看都没看到了,现在想到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将住在这里难免心中感慨。

“呵,能在这里住上一天也不妄活了这一辈子了。”父亲突然笑道。

张凡感应到大门外已经有人在等待,说道:“爸,妈都进去吧,何明还有慕儿都在那等着你们呢。”

“好,好!进去,进去。”

看到父母的笑容张凡也开心,在大门外见到两个孩子就给父母介绍了,母亲很是爱怜的摸着两个孩子的头,带着两个孩子说着话,而父亲则是说要在一个人在这四周看看,熟悉熟悉环境。

父亲转了一圈回来后没一会,周婉心也过来了,同来的还有她父亲周羲以及李管家。

所有人自然是其乐融融,周羲不住的感激着父母二人当初对女儿的救命恩情,而父母这也才知道当初所救的孩子原来还是一大户人家的子女,而且最近也一直和自己儿子有联络,并且在刚来此地时还一直住在了他们家。

张凡把周婉心带到了门外大院,问道:“冷前辈她的伤怎么样了?”

“师傅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只是恢复以前的修为还需要点时间。”

“哦?这么快就叫上师傅了,看来你已经拜入望月宫了,恭喜啊。”张凡乐呵呵的恭贺着。

“这当然还要谢谢你了。”周婉心开心的笑着,心想着:如果不是父亲的开导,恐怕自己也不会解开这个心结吧?“对了,师傅跟我说,什么时候遇到你让你在去一趟,可能有什么事情找你呢。”

“行,家里的事处理好了我就去。”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www.17k.com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