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商议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商议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师傅,您的伤怎么样了,还好吗?”

“还好,比以前恢复了很多了。”冷星淡笑着,依靠张凡的那颗药确实是恢复了不少,可比起以前还是差太多了。现在的她说实话也非常担心,如果不能尽快的恢复到以前状态可能,可能这一次的三清藏就没有了她望月宫参加的份了。

三清藏鉴定是一个门派实力强弱的指标,或许因为有传送石的关系望月宫是能进入三清藏,可是若没有冷星的参加她的那些徒弟的修为根本不足以起到作用。

“亦瑶,你现在还是元婴期吧。”冷星突然道。

“是的,师傅。”亦瑶回答着,看着师傅的神色,突然明白了师傅的用意,自己在元婴期已经停留了好长时间了。“师傅,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加油的。”

“你明白就好,将来望月宫总是要教到你手上的,你希望你不会辜负师傅的期望。”

“是,师傅。”

……

总人有说习惯了某件事,一旦改变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张凡现在还真有点这样的感觉,以前无聊的时候可以找江涛聊聊天,说说话,可现在他离开了自己就显得有些无事可做了。

不过总算还有个好消息,让周婉心帮忙寻找的房子也找到了,在S市的北区有一座别墅,以前也是一个富豪居住的,但是破产之后房子收回了。里面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成色也都很新,总之张凡很满意。

跟两个小家伙搬进了新家后张凡考虑着是不是该父母接来了,同时也该让这两个孩子上学了。

“凡大哥,吃饭了。”张凡正在阳台想事情,“知道了,就来。”

小慕虽然年纪不大,可让张凡吃惊的是她居然会做菜,而且还十分出色,这当时就让张凡有些尴尬,谁叫他这么大一个人做出来的菜都能‘毒’死老鼠。

相处了几天,三人的关系也融洽了很多,张凡这便提议道:“过两天我就把我父母接过来了,到时候大家可以生活在一起,而你们也差不多可以上学了,你们有想过去什么学校吗?”

“我没什么要求。”何明拔了口饭,似乎不在意去什么学校。

“我也是。”

“那就好,不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去很差的学校,放心好了。”张凡笑了笑,这件事看来又要麻烦周婉心了。

正说着,张凡突然感觉到自己家附近出现一股神念波动,立刻就有声音传进了自己脑海,“小凡道友,是我,昆仑虚劲。有要事相商,可否来一趟?我在……!”

张凡一愣,心道这虚劲老道怎么突然就找起自己了,难道还是因为天门的事情?

“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事出去下。”

说着,一出去就使用传送石先转移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这才驾御飞剑飞去虚劲老道所在的地方,其实他也可以用传送石,虚劲老道在的地方离这不是很远,用传送石速度更快,可他却不能用,毕竟如此段的时间到达肯定让对方知道他是用的传送石,这岂不是让他们怀疑自己传送石的价值?这叫他以后还如何卖的出价格呢?

“掌门师兄,我已经跟小凡道友说了,他也正在赶过来。”虚劲感应到张凡正在过来,对身边的老者说道。

“嗯,他能来就最好了。我还真想见见玄冥这新教出来的徒弟到底如何呢。呵呵!”虚云笑着捋过胡须,脸上的神情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张凡一路飞驰,在接近黄觉山的时候慢慢降下飞剑,黄觉山还未到,可张凡就感觉到山上正有几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或者说自己已经被几道神念牢牢的锁定。

张凡一笑,加快了点速度,突然面前的空气一阵挤压,张凡就感觉到自己好象一下子坠入几万米的海底,身体被压缩的一阵难受,“试探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能在这里遭到攻击显然是有人试探,而目标就是黄觉山上的人了,张凡明白试探自己的绝对不是虚劲那老道,他真要试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了。

思维在一瞬间闪过,停住身形周身真元鼓动,形成的一道防御网把那阵气体压缩抵挡在外。

对方显然是知道自己的攻击被抵挡,加强了空气的压缩。

“喝!”张凡双手在胸前虚空划过,周身泛起淡淡的蓝光,真元猛的狂涌而来,把对方的空气压缩瞬间爆开,一点点的浪费真元抵挡太过麻烦,既然有人有心试探那也不能让对方小瞧了自己。

“有危险。”在爆开空气压缩的一瞬间,张凡的神念就察觉出一道气剑凌空射来,速度之极远胜与自己。苍月蓦然出手,脑海里做出反应,少阳剑气顺势而出,这道剑气一下子就用掉了张凡三分之一的真元。

两道剑气相撞,空中猛起一阵爆响,还好这里是在无人的山间,否则这晴空万里的白天炸起闷雷岂不奇怪。

“哈哈,贤侄好高的修为啊,玄冥道友有个出色的徒弟了,贤侄,请过来一叙如何?”

远方响起一阵张凡并不熟悉的声音,看样子试探张凡的就是他了。

张凡有些郁闷,他也不是蠢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试探知道是因为自己那师傅玄冥了,这还好自己有些伎俩,要不然这道剑气非弄的自己灰头土脸不可。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厉害。”张凡暗叹一声,朝着黄觉山头飞去,刚刚那道剑气从发出到攻击自己之间的距离足有千米,而且还能完全消散掉自己三分之一真元的少阳剑气。

黄觉山上的一处亭子内,四人围在石椅上,笑声而谈。

张凡一见,愣住了,其中只认识两人,也就是昆仑的虚劲和蜀山的玄剑。

看了看对方的年纪,张凡这才确定道:“张凡见过各位前辈。”

“呵呵,贤侄不必客气,刚刚出手冒犯还请不要见怪哦。”坐在虚劲老道旁边的老者微笑着,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一听声音,张凡确定了这就是刚刚说话的人,连忙道:“前辈能出手指教,那是晚辈的荣幸。”

“呵呵,不错。年纪不大到懂得谦虚,谨慎,比你师傅年轻的时候强多了。”说话的是坐在玄剑身边的一中年人,头发很长,就这么随意的披散在肩上,虽然脸上有着笑意可眉宇之间却带着一丝霸相之气。

“贤侄,别站着了,过来说话。”那虚劲老道身边的老者客气的把张凡召唤到旁边的椅子上。看起来虚劲那副神态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