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天门从出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天门从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谁呀,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张凡一看电话竟然是自己家里的号码,“莫非是小慕她们?”

“喂,是不是小慕?”

“张叔叔?”

“是我?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叔叔,两天前有个叫江涛的人找了你好长时间了,可是这两天打电话一直找不到你。”

“我明白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

“奇怪,江涛那家伙不是旅游去了,这么好端端的又想起来找我了。”张凡有些疑惑,不过因为一直身处异度空间,所以自然接不到她们的电话了。

“算了,反正那家伙也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不定是被张子晴缠住找自己救援呢。”张凡说着不住嘿嘿直笑,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打电话找自己了。

走出洞窟,按照当初司徒前辈所说的方法寻找,四周树林夹杂,迷人心智,显然是经过高人布阵,“这司徒前辈还当真是小心呢。”

“司徒前辈,张凡来了。”真元一出,啸声激荡。

“哈哈,你来啦,小凡近来过的可好。”司徒博突然出现在张凡眼前,一身青衣,看上去倒也清朗。

“多谢司徒前辈关心。”张凡笑笑。

“走,去老夫的地方坐坐,最近我可是研究出不少的药来。”司徒博很是客气的带着张凡前往,张凡也笑着随往。

自从司徒博以前的住处被端木老魔毁掉后,这司徒前辈倒还真是找了个好去处,只见此处鸟语花香,风声鼓喝,山水缠绕,一派祥和平静的气氛。

在前面不远处搭建着一所小屋,屋前种植着众多的草药,还没走进张凡就以及闻到了屋内的药味。

“对了,最近可有见到你师傅?”

“见过了,不过恐怕很快就见不到了,师傅说他已经快修到最近的归道期了。”

“哦,是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过最终还是玄冥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也算是意料中的事情了。那是该好好祝贺。”

……

张凡奇怪的望着手中的玉瓶,依照系统的提示,这是快速恢复真元的丹药;可司徒前辈却说这只是普通强身健体的药,那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这药还有两种性质?

张凡试着吞下一颗,而这也的确如系统所说是恢复真元的药,可为什么司徒博确说是普通的药,他一个大宗师没理由认不出这种药的。

奈何想破脑袋也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张凡挠挠头,既然这个药司徒前辈没什么用那自己就用了。“对了司徒前辈,你说天下间的所有丹药中哪种药效最好?”

“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不过在我所知道的丹药中有一种叫做紫香丸的丹药,不但可以让人的伤瞬间好转,而且可以让濒临死绝的人好起来,就算是天下百毒也都可以驱除。”

“哦?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药,那司徒前辈可有?”

“呵呵,我自然没有了,这个药我也是听我师傅说过。不过这个药也只是在我们这一界特殊,到了仙界估计也就很普通的了。”

“嗯,或许如此吧。”

“张凡,你在什么地方!”屋内,张凡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而那个声音正是江涛,“奇怪,难道真有重要的事情。”张凡一愣,马上冲了出去,在离开的时候张凡就和江涛说过,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情就去神农架找他,毕竟那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

张凡传音给了江涛,让他在原地等候,这外面四处都是阵法,那家伙可是和自己一样对这些不精通的。

一路飞驰,终在进入神农架不远的地方找到了江涛,“我靠,你这家伙没事跑这里做什么,修炼?那也不用躲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吧。”

“先不说这些,你能来找我证明有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的?”

“是的,你快跟我回去,出大事了,天门的人一夜之间全部出现了,四大门派包括其他修道界的门派都差不多跟天门的人火拼上了。”

“什么?这怎么么可能,天门不是一直隐匿不出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他们已经找全九百九十九个女子了?”

“我怎么知道,反正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嗯,等等,我去跟司徒前辈说一声。”

“司徒前辈?这里还有其他人?”

“对,你跟我一起去吧。”正说着,突然有人大笑道:“不必了,我来了。”

“司徒前辈,你怎么来了?”

“我见你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赶过来看看了,这位就是找你的朋友了吧。”

“在下江涛,拜见前辈。”

“嗯,好。看你们的样子像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些药你拿去,或许用的上。”

“谢谢司徒前辈了。”

“呵呵,去吧。”

“告辞。”

……

张凡随着江涛一路驾驭飞剑飞去S市,路上江涛给张凡说着最近的情况。原来就在张凡离开的第二天,天门的人突然出现就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世界上,虽然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事但也引的所有人注意了。

“既然天门没做什么事情,那怎么两边人都打起来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对他们来说是一边邪恶,一边正义,打起来也很正常的。”江涛说着,突然叹了口气,“就在昨天望月宫的宫主与天门的长老打了场,我姑姑还受了伤,哎!”

“什么?冷宫主受伤了!”

江涛苦笑一声,“不禁受了伤,还很严重呢,现在姑姑还在疗伤。”

“快走,说不定刚刚司徒前辈给的药就用的上。”

两人不停的飞去S市,虽然江涛以是金丹期的修为但也经不起这么长途跋涉的赶路,这么耽搁的一段时间两人用了半天时间才到S市。

到了冷星疗伤的宾馆,江涛看见张凡事先进去,不禁感慨道:“这家伙好像修为大进啊,看来我也需要努力了,否则被他超过岂不太没面子。”

一进屋子,正看到望月宫主冷星正在盘膝调养,旁边服侍的人正是那接待过张凡的望月宫大弟子亦瑶。

“亦瑶姑娘,冷宫主的伤怎么样了?”

“啊?张道兄,师傅已经好多了,只是受的伤比较重,恐怕需要调养好长一段时间了。”

“嗯,我明白了。”

张凡走进冷星身前,见她原本娇媚的脸色此时以是苍白如纸,周身真元缭绕,正一点一滴的修复着受伤的身体。

江涛进来,张凡连忙把他带到一边,“我说,冷宫主在这里养伤好像不太方便,我们应该另外寻个地方。”

“的确,可我到哪去找好的住处。”

“嗯,让我想想。”张凡没想一会,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一脸来,“我想到去什么地方了,那里地方很大,应该可以让冷宫主调养。”

“你们来了?”调养的冷星突然张开眼,苍白的脸上带这一丝笑意。

“姑姑,你没事了吧?”

“冷宫主。”

“我没事了,不过若是没个几年恐怕是恢复不到以前的状态了。”冷星不禁苦笑着,“没想到天门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我甚至没能抵挡的了那人三招就败了。”

“怎么会?莫非刑天已经复活了?”所有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冷星作为一大门派的掌门,怎么可能连对方三招都抵挡不了?

“不是的,那人说了只是天门的一个长老,甚至连天门的门主都比不上。”

“天门还有这般厉害的人物?那以前我们袭击天门的时候竟然没有出来阻止,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依照我对那人的观察恐怕最少也已经有化明期的修位了,四门派种也只有昆仑和蜀山的掌门能对付了。”

“先不说这些了,冷宫主。现在最重要的让你养好伤,对了。我这有些药你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说着,张凡把司徒博都的药一股脑的倒在桌上。

玉瓶咕噜咕噜的滚动,冷星纤手拿起一个玉瓶,拔开塞子,轻轻嗅了下,“嗯?这是圣灵散,可是药王谷里最好的疗伤药了,小凡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呢。”

“呵呵,既然是疗伤的好药那冷宫主正好用的上。”张凡开心着,想不到司徒前辈的药倒在这用上了。“对了冷宫主,你现在受伤也回不去望月宫,留在这也没办法安心养伤,我有个朋友家挺大的,也没人打扰,冷宫主可以安心在那疗养。”

“那样合适吗?”

“没事的,冷宫主去了那里,我想我那朋友会非常高兴的。”

……

“我说你今天怎么会来找我的?莫非是因为房子的事情,可惜时间还没到呢。”周婉心笑脸盈盈,她今日扎着一条马尾辫,看上去倒显得俏皮可爱的多。

“不是说的那件事,我今天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我有一个长辈需要一个安静的对方调养,而你家后面院子不是有个小阁楼吗?所以就来拜托你了。”

“那简单啊,你那个长辈来了吗?”

“来了,冷前辈进来吧,我这位朋友已经答应了。”

周婉心探头朝外看去,当见到走进来的人时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整个人呈现与一种失神,呆滞的状态。

“周姑娘,你好。感谢你的招待了。”冷星款步而来,面带笑容,竟然面色苍白确还是无法掩盖其绝世姿容。

“好,好!你好,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周婉心结结巴巴的说着,一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冷星。

“咳,咳……!”张凡一阵咳嗽。

“啊,对……对不起,您别见怪。”认识到自己的失态,周婉心不由得脸上绯红。

“没事的,周姑娘纯真可爱,惹人喜欢的很,我怎么会怪罪呢。”

“婉心,不如先带我长辈去后院楼阁吧。”张凡连忙打圆场道,冷星在这里,周婉心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是,是!我带路。”

到了后院小阁,里面也都收拾的很干净,因为婉心的母亲信佛,所以特意建了这个小阁参禅念经。

“冷宫主,这里应该还不错吧,只不过这里摆的是佛不是道尊了。”张凡微笑道。

“呵呵,这里我很满足了。虽然不及望月宫,可也是清宁幽雅了。”

“前辈喜欢就行,那我先出去了。”

“嗯,替我谢谢你的那个朋友。”

张凡一到外面,就看道婉心在那贼头贼脑的探视着自己这里,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喂,你在做什么呢?怎么在自己家里跟做贼似的?”

“嘘,小声点,张凡,你老实回答我,你到底跟那个女子什么关系的?”

“我不是说的吗,那是我长辈。”

“哼,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长辈。”周婉心一绷脸,嘴巴翘的老高。

“好了,我这有什么好骗你的。你以前不是说要学我这样的武功吗?我告诉你哦,如果你伺候好了我那个长辈,说不定……!”

***********************************************

下午没在,所有没有更新,晚上码了章加长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