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灭天教
章节列表
第一章 灭天教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众人一见虚劲的神色,不禁问答:“莫非门中有事招你回去?”

“呵呵,不是!是一小兄弟在找我们呢,那人你们也认识。”虚劲笑呵呵的说着,手中回了个信息。

“莫非是那张凡?”冷星说道,能几人都认识的也只有张凡了。

“不错,正是他!刚刚他问我在什么地方,我便说几位老朋友都在宫主这,宫主不会介意吧?”

“呵呵,自然不会了。想想也有段日子没见他了,不知修为有没有长进。”

虚劲一听,顿时笑了,“冷宫主看来是对张小兄弟是青睐有佳啊,不过天份即使在高也无法在这几日就有所提升吧。”

冷星也不反驳,淡淡的笑着,随后便吩咐门下弟子到迷罗山外去接张凡,此山外围设有阵法,可不是张凡能进的来的。

……

张凡驾御着飞剑一路急驰,同时手中的丹药不断的朝嘴里塞去。

“这么多的人到哪找望月宫去?”高空中,张凡踩与飞剑上俯视着地上的山脉,虽然是叫迷罗山可只是这山脉中的一座,想让这第一次来的张凡找对位置还真不可能。

“前面的可是张凡道友?”

张凡只听得一声女音,便见一素衣飘飘的女子朝自己飞来,肤色白皙,面容娇艳,一头青丝盘绕云鬓插着一跟玉簪。

“在下就是张凡,你是望月宫的弟子吗?”张凡作揖答。

“我是宫主的大弟子亦瑶,奉师傅之命来接你进宫。”女子淡淡的笑着,很柔和,给人一种云淡风清的感觉。这让张凡觉得和冷星很相似。

“劳烦亦瑶姑娘带路了。”

“请!”

随着亦瑶穿梭与群山之间,虽然迷罗山之名并不出众,但张凡感觉的出这里灵气环绕,环境幽雅,加上迷罗山处于群山之中很少有人能进来的,是一处修炼的绝好之地。

随着亦瑶的降下身形,张凡也紧跟不落,此时他不禁有些感慨,难怪是冷星的大弟子了,修为不俗,以达到元婴境界。

“下面就是本门望月宫了!”

听到亦瑶的话张凡看去只见被云雾包围的山头显现出一巍峨壮丽的建筑物,在空中看去建筑物呈‘井’字形排列,隐含九宫方位,而这种方位能最大限度的聚集周天灵气。

见到亦瑶带来的人,虚劲首先笑道:“张小兄弟来了,多日不见可好?”

“好是很好,不过可比不上虚劲长老这般悠闲。”张凡也随意着说着,虽然在辈分上张凡是小辈,可他的这番却完全是一副老友的样子。当然他敢这样说也是有自己的依据,若是别人恐怕早被虚劲轰飞了。

“见过各位前辈。”张凡略微作揖,尽管大家都有些交情,可礼不可废。

“呵呵,小凡坐吧。”冷星含着笑容就在自己身边空出一个位置,待张凡坐下便继续问道:“小凡这次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吧?按你的性格可不会没事找我们闲聊的。”冷星说着瞥了眼虚劲三人,暗有所指。顿时三人老脸一红,尴尬不语。

冷星这举动可是让一边的弟子亦瑶疑惑不解了,在坐的都是修道界实力最强的门派首脑人物,可不自己掌门让这人坐于身边就连其他三派人也无意义,而且似乎还很亲近,一时间亦瑶不禁好奇这修为甚至低与自己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嗯,是有点事。我已经查出天门绑架女子的目地了。据他们说是要复活天门的领袖,如今已经收齐了九百八十三人,还查十六人即将大功告成。这次想来问问各位前辈可知那天门的领袖又是何人?”

张凡一说完只见那四人各个面色严峻,半天不见响动。

“亦瑶你先下去吧。”冷星突然挥手朝身后的弟子说道。

“是,师傅!”

待亦瑶远离虚劲老道这才沉声询问,“小凡,你真的确定他们是要找齐九百九十九名女子复活一人?”

“这种事自然不敢欺瞒各位。”张凡当下也严肃起来,见到大家的神情又问道:“莫非这事很严重?”

虚劲老道绷着脸朝另外三派望了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门的前身应该是……灭天教。”

除张凡外其余三人浑身一震,久久才恢复过来,虚劲老道这才呼了口气,缓缓道:“而他们说所的那领袖恐怕就是刑天了。”

“什么,刑天?那不是上古人物吗?”张凡当下震惊道,人也猛的站了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会突然冒出个刑天,刑天是谁?那可是上古时代敢跟黄帝争夺神位的人物,虽然传言最终被黄帝斩杀于常羊山,但其实力之强却是不需争论的。

“虚劲长老,您又怎知天门的前身乃是灭天教,而且那领袖是刑天?”张凡不禁诧异道,以前问他们是否了解天门都不清楚,现在却突然了解的这么清晰。

“呵,不光是我恐怕玄剑道友也清楚,上古时期众神大战,其惨烈程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有太多的高手陨落。其中就包括这刑天,当时还是炎帝统治着仙界,而刑天则是炎帝手下的一位大臣,之后炎帝被黄帝推翻,屈居到了南边做了一名小小的天帝,虽然炎帝忍气吞声,但他的手下与子孙却不服气。

当蚩尤举兵反抗黄帝的时候,刑天也曾想参加这场战争,只是因为炎帝的阻止没有成功。蚩尤和黄帝一战失败,蚩尤被杀死,刑天再也按耐不住他那愤怒的心,偷偷离开南方径直奔向中央天庭去和黄帝争个高下。最后也就在常羊山被杀了。”

“刑天是被黄帝所杀,那天门又跟刑天是什么关系?”张凡说着,猛的想到虚劲刚刚的话顿时脱口而出,“那天门莫非是炎帝一脉的?”

“不错,根据记载,灭天教一门不但有炎帝的人,同时还聚集了追随蚩尤的人,我想他们复活刑天的目地就是为了对付黄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这些人不对我们能对付的了的。”张凡暗自叹了口气,跟这些人斗那纯粹是老寿星吃砒霜,限命长了。

原本还心事重重的虚劲突然捋须微笑着,“莫担心,若刑天真复活,自有人来对付他的。”

“是吗?”张凡暗自嘀咕一声,想到刑天不由得想到《山海经》中的诗颂: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同物既无类,化去不复悔。徒设在昔心,良辰讵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