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天门的目地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天门的目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子晴给青霞倒了杯水,众人都围坐与周围静静的听着青霞的叙述……

“原来是这样,如果你母亲还在国内我们一定可以找出来,我想一个星期就能有答案了。”李头一拍手就这么定了下来。

“真的吗?”青霞顿时激动着,为了寻找自己的亲人她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精力。

“当然,不过吗这个费用还是要的,呵呵,因为我们是初次合作所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就十万吧。”李头竖起一跟手指笔划着。

青霞刚想说话就被张凡打断,说道:“放心吧,明天我会把答应给你的钱都给你。”

“谢谢。”青霞笑着回应。

众人又继续说笑一番,就听有人大喊起来,“头,头!问出来了,问出来了。”一青年人慌慌张张的跑来,停下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

李头当下眼睛一瞪,怒道:“你看你像什么样子,慌慌张张的,成合体统。”

“不,不是啊!李头,这事真的很严重。”青年气喘嘘嘘的,满头大汗,也不知道他是跑的累着了还是被吓到了。

李头一见青年的神色,似乎不是说谎,便说道:“你进来跟我说,小涛,小凡你们也来吧,子晴你就在这里陪下青小姐,别怠慢了客人。”

“知道了。”

张凡跟着一起进了李头的办公室,关上门后,那年轻就焦急道:“李头,这下真的麻烦了,你看这。”说着把手中的文件夹递了上去,“这是刚刚从那个嘴里审问出来的,还有文字档案。”

李头拆开文件夹,里面是一张光碟还有纸面报告,眼睛粗略在报道上瞄了几眼,陡然神情一变,脸色铁青,“小周,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还有这件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明白吗?”

“我明白。”青年坚定的点着头,一脸严肃。

“嗯,下去吧。”

青年出去后,在看向李头,只见他把光碟放入电脑,在旁边的投影仪打开,一道蓝色的光线照在正面的白色幕布上。“你们自己看吧。”李头摆了摆手。

幕布上是一个处灰暗的房间,光线朦胧。不大的空间放着一张金属桌两把金属椅,只是这椅子造型有些奇特,旁边摆放的电脑不停的闪烁着,屏幕上是一连窜复杂的数据。

椅子上坐的正是张凡抓回来的人,手脚被固定住,脑袋耷拉着,一副委靡不振的样子。对面坐着一西装革服男子,因为背对着摄影所以看不到样貌。

西装男子轻轻把手放在犯人的头上,低沉道:“你为什么组织效命?你们组织绑架七月十五出生的少女又有什么目地?”

那犯人双眼迷离,空洞无神,毫无一丝焦距感。听到问题只是遵命性的回答,“我的组织叫天门,而那些少女是被抓来抽取她们的鲜血,只有七月十五出生,并且是处子之身的少女血才可复活我们天门的领袖。”

得到的回答让西装男子浑身一震,晃了下神,马上又问道:“你们要复活的天门领袖是谁?”

“不知道。”

西装男子停下想了会,又道:“你们已经抓了多少人了?”

“总计九百八十三人。”

“什么?”这下不但西装男子吃惊,就连观看的张凡三人也不禁喊出声来,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已经接近千人丧生了。

“那你们一定需要多少少女的鲜血?”

“九百九十九人。”

西装男子又问了几个关于天门的问题,不过都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审问也倒此结束了。

“啪!”李头关掉了视频,看着张凡二人严肃道:“这事你们怎么看?”

“很麻烦。”张凡一叹气,扶着椅子坐下,继续道:“天门的目地是复活他们一个重要的人物,离人数已经不远了,我们根本就没办法阻止他们的行动。”

江涛思考着,眉头紧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复活一个人,难道这人就是天门的门主?”

李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难道真有人可以死而复活?”

张凡顿时哑然,这才想到事情有点不对,修道者不管是修仙或是修魔只要达到元婴阶段肉身毁去就可以重生,如果元婴毁灭了即便有九百九十九人的鲜血也同样无法复活,那这天门的领袖又是怎样的?

张凡想了会,马上传音给江涛,“这事我得跟那几大门派的长老说一下,或许他们能知道些什么。”

“行,这事你看着办好了。我反正就是看热闹。”江涛看似无所谓的说着。

……

次日,张凡把青霞该得的报酬给过之后立刻便离开了,而江涛还是继续留在了司务处,他需要了解天门的动静,在那里他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有谁被绑架的消息。

迷罗山,此山高不过千米,山峰终年被云雾包围,山陡崖险,四季如春。对此前去攀爬探险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可从来没有人能攀上顶峰,反而传出了不少美丽的传说。

被云雾包围的山中,最深入坐落着一高大的建筑物,庄严古朴。内部宫观、楼阁、亭台尽显沧桑之气,虽历经千年却沐风雨而不蚀,迎雷电竟未损失。

此地就是望月宫所处之地,楼阁内宫主冷星淡然而坐,面前还有三人,禅宗空慧,蜀山玄剑以及昆仑虚劲。

四人围桌而坐,面前的茶气袅袅而升,香色满溢。

“三清藏开启也无多少时日,诸位不在各自门中忙碌反到我宫中可是有何要事?”冷星浅浅的抿了口茶,,脸上的笑意似有似无。

“呵呵,宫主多虑了。我和玄剑兄只是传功长老而已,门中事情自然有其他人处理,至于空慧掌门也是从不在意这些琐事,这次来无非是找宫主聊聊而已。”

冷星还是一副颠倒众生的微笑,心中暗自琢磨:这虚劲老道真是越来越口是心非了,这节骨眼上谁会有那个心思聊天?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且看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虚劲一看几人脸色,玄剑还是那副谁欠了他几百万的冷脸,空慧虽然看上去‘暖和’的多可却更加的不近人情,简直就是一木桩子矗在那。不禁暗自恼怒:这两人几百年了都还是一个德行,难怪相处的这么好,看来想他们开口是没可能了。

虚劲看了眼这楼阁的四周,正想说几句赞美之言,却心神一动,单手一晃,一块古朴的青玉出现于手中,“咦?竟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