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女子青霞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女子青霞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B市,张凡再次来到了这里,司务处内办公室中张凡,江涛,李总管还是那张子晴。

“这么说你们是对消失人口有比较详细的线索了吗?”张凡问道。

“是有了些了解,就在昨天我们有一名成员在晚上出去的时候路过一处住所,突然有一妇女跑出来寻找自己的女儿,而我们的成员询问过来得知那妇女的女儿正是七月十五所生,因为那妇女的女儿失踪没多少时间,大概用了半小时就寻找到了那失踪的女子,同时也抓到了那绑架的人。”

“绑架的人也抓到了?”张凡突然问道,若这真是天门做的话那绝对干事的不会是普通人,可司务处的好象都是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人吧?当然他们对张凡来说是四肢简单,对其他普通人来说一点都不简单的。

“是的,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外地人。”李总管笑着,对张子晴说道:“子晴,去把那人带来吧。”

张凡怀疑的皱着眉,江涛一见似乎明白了他的忧虑,说道:“你多想了,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根据我们的审问那人只是知道他们的老大在寻找七月十五出生的女子,当时他无意得知之下就自作主张的想把女子带回去给他老大,希望能借此得到一笔钱。”

“那问出他们那个老大是谁了吗?”

“问出来了。”江涛笑笑。

“人带来了。”张子晴押着一男子走进来,这男子确是三十岁左右,头上光秃秃的,但却看起来皮肤细腻,眼睛小小的,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猥琐。

“坐下。”把那人往椅子上一推,男子谨慎的看了眼周围的人,哆嗦道:“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还想知道些什么?”

张凡脸上挂着笑容,问道:“我想在问一遍,你们的老大是谁,还有你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

男子看了眼张凡,小心翼翼道:“我们的老大姓刘,但名字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光哥,至于组织并不存在,平常就收收保护费,敲诈一些学校的学生,我们从不杀人放火的。”

“嗯,那你们为什么要找七月十五出生的女孩子?”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三个月前才加入他们的,当时光哥就说了要想寻找所有七月十五出生的女孩子,而且必须是处女,找到了就有钱拿,我几天前在一迪厅玩的时候听到几个女孩子在说笑,听到她们其中一人说自己是七月十五生日,后来查询之下终于找到了那女孩子的家,就骗着她走出来绑走了。”

“这件事有没有给你老大说过?”

“没,还没。我当时想或许把那女孩子带回去老大一高兴就会多给些钱了。”

张凡看了江涛一眼,见他们点头示意就继续问道:“那你们老大住哪?或者说你们老大经常去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光哥住哪,只是他经常去一家叫心缘的酒吧,听人说那有个叫青霞的女人跟光哥关系很好。”

“嗯,我知道了。”张凡说着笑了笑,对李总管道:“我问完了。”

“把他带下去吧。”

“是。”

李总管抿了一口水,探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做?要不要报警让他们去抓那个光哥。”

“先等等吧,要不我们先去心缘酒吧看看,能抓到那光哥最好了。”江涛说道。

“那行,晚上我叫几个人去……!”

“不必了李头,就我和张凡好了,麻烦了你们这么多天也该我们做点事了。”江涛突然笑着拒绝了,他明白如果对方真是天门的那司务处的人未必能对付的了。

……

心缘酒吧在B市的西区,这里处于商贸区,出售各种服饰,商品,小玩具,人流量很大,而这心缘酒吧处于这黄金地段自然生意也很火,如今这所有的位置已经坐的满满的还有人陆续进来。

在酒柜前有几人在喝着酒谈笑,其中一穿着绿色淡装的女子欠身坐那,一手靠着酒杯,一手在桌子上看似随意的画着什么。

“那个女子就是青霞了,是这里的陪聊小姐,她在这也已经做了有段时间了。”江涛说道。

张凡点点头,又朝那女子看了眼,这女子年纪不大,从侧脸看去大概就二十多岁,面貌清秀,劲脖细长,有股子淡雅,飘逸的味道。张凡有些不明白,这样的女子在这做陪聊女真是可惜了。

两人看似无聊的坐在角落疙瘩里,这心缘酒吧中间还有个舞池,一群年轻人在那随着音乐的节奏全身摆动着,灯光闪烁,欲望勃发,人心亢奋,一张张年轻的脸在这晃耀的光芒下肆意发泄着,加上那些被渲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眼黛,晃动之下宛如群魔乱舞。

那叫青霞的女子身边突然走来一男子,光着头,身体有些发福,穿着黑色的西装,俯声在女子的耳边说着什么,随后那女子一抬头眼角瞥了眼就朝酒吧左边的门走去。那男子朝身后的两人说了句就一个人跟了上去。

江涛朝张凡望了眼,这男子正是被他小弟所描绘的光哥,而张凡也看到了那男子名叫刘正光。

两人也朝那门走去,刚要靠进那刘正光的两个跟班立即拦住了去路,露出不善的神情,“朋友,这里不能进。”

张凡与江涛都突然笑了,同时伸手朝眼前的人肩膀上啪去,“真不好意思,我们还就是要进去。”说着便打开门窜了进去。两人在拍他们肩膀的时候就用真元锁住了他们的身体,如此一来不但他们动不了,就是说话,眨个眼,转动脑筋思考都不可能了。

两人看个石雕般动都不动的人就那么矗立着,谁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了半个‘植物人’。

“怎么?最近还没什么进展吗?”一处房间内,那女子坐与靠椅上半斜着身体,手中的高脚杯轻轻晃荡,眼神若有若无的看着刘正光。

“还没,不过我已经发动所有手下去找,如果这块地区内真有这样的话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刘正光嘴里叼着烟,虽然同样也喝着酒可眼神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子,那股淫亵之气被他掩盖的非常好,若非细心观察很难发现。

“尽量加快速度吧,雇主已经发下话了,他们要把需要的人在最短时间内找到。”

“呵呵,青姐放心,找人不难,不过那个费用吗……!”刘正光说着嘿嘿一笑。

“费用我决定不了,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架桥搭线的中介人而已。不过我想如果你事情办的好他们也不会亏待你。”女子说着饮尽杯中的酒,起身便欲离开。

刘正光连忙道:“青姐这便离开了?难道不多喝几杯,我们也段日子没见,要不我请青姐去吃点东西,最近新开的一家酒店很不错。”

女子顿时刘正光望去,脸色无情,冷冷道:“光哥,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虽然我只不过是一个四处搭线混日子的女人,但工作之外的事情我还是不会参与的。”

“呵呵,是是!青姐说的是,是我唐突了。”刘正光连忙在一边陪笑道歉着,只是目光显得阴沉几分。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你们谁都别走。”大门突然打开,江涛与张凡两人淡笑着,摇着八子步就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