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雪落乾坤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雪落乾坤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张凡双手结印后,两手之间爆发出一阵青色的光芒,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光芒雪衣只感到神情一黯,整个大脑似乎空荡荡的,仿佛所有的记忆都被瞬间抽除。

张凡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没想到摄心术首此运用之下居然如此成功。

剑影,寒光,所有人都在瞬间感到一股凉意,仿佛深冬的凉风吹拂在脸庞。

“下……下雪了?”周婉心诧异的伸出手来,就到一片片洁白的如同雪花般的东西飘落在手中,这也不得不让她奇怪,现在才刚刚进入秋天,又怎会下雪呢?

张凡在一施展出雪落乾坤的时候就惊呆了,他的飞剑苍月竟然在剑诀下变幻成了一片片的雪花,指引之下这些雪花肆虐般的涌向雪衣,猛然间一阵阵呲呲的声响,这些雪花犹如刚针般扎进了雪衣的身体。

雪衣那一双眼睛透漏出惊恐,慌张的神色,在他的脑海清醒过后就看到铺天盖地的雪花迎面而来,雪衣有洁僻,认识的他的人都清楚这一点,他喜欢白色,尤其是冬天的雪,只是没想到最终却因为雪花而葬送了他的生命。

“击杀雪衣获得修为值十万,历练值五千,功德值二万。”

张凡微微一愣,顿时明白过来了,击杀这人获得的功德值竟然比历练值还好,看来他可真是杀人无数了,难怪他的名字都已经进化成了紫色。不过这样一来张凡的功德值就达到了五万多,相信有足够的功德来吸引元婴了。

雪衣的十万修为值让张凡升了一级,金丹四阶。只是可惜历练值不够多,思量之下还是把所有点数都加在了七剑斩龙诀下,虽然逍遥游也可以加但是提升一层的话效果不大,但七剑斩龙诀就不同了,第三层的七剑就可以幻化出三把剑影了。

降下身来拿了几颗恢复生命的丹药给李管家服下,虽然外伤没办法一下子治好,但对内伤来说效果还是很大的。

李管家服用丹药后便在原地调息,张凡走过去看了看周婉心,她并没受什么大的伤,说起来只是擦破点皮,脸上的污泥多点,“把这个给周叔叔吃下去。”

“嗯!”周婉心感激的笑着,还好张凡的丹药不用合水吃,入口既化,要不然这还真是个小麻烦。

还没过几秒周羲就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自己女儿哭泣的面容,转头看到张凡,似乎明白了一些,“好了,不哭了,你爹我还活着好好的呢。”说着擦去了周婉心的泪水,只是周羲的手也并不干净,一擦上去周婉心的脸反而更加脏了。

张凡突然笑了出来,刚想说话就听到李管家的叹息声,“呼,年纪大了可真是不怎么中用了,以前这点伤我哪放在眼里。”说着,挣扎着站起来张凡连忙过去搀扶着。

李管家没推辞,依靠着张凡笑道:“你这药还真不错,除了一些皮外伤的疼痛其他的好象都恢复了。”看到张凡的笑意,又道:“不过小凡你现在的变化可真是大啊,刚刚你对付那人的技艺已经不属于武者之间的格斗了,看的我都有点惧怕,我也不期盼什么,有空的话练两手我瞧瞧如何?”

李管家不愧是经历过风浪的人,面对张凡与雪衣这种超越常人范围的事情还能心态平静,“李爷爷的话小凡一定遵从。”

“哈哈,好!像我这般练武的人能见到这种神仙技艺也不枉这一生了。”

树林外停了辆车,从交谈中了解到原来是雪衣的目标是李管家,只是因为周家父女当时也在就一同抓了出来,雪衣因为和白尘相识,了解到白尘曾经败过了李管家便来看看。李管家的武艺若是年轻时期恐怕还在聚气,只是现在年纪大了修为也退步了,比起金丹期的雪衣自然不是对手,只是没想到最后引来了张凡。

张凡开着车送他们回去,周羲没怎么说话,除了一开始的感激之后就恢复了平时的儒雅气质,只是看的出他对张凡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不过他的女儿却没父亲的那种儒雅了,一张嘴不停的询问着张凡如何如何。

“张凡,当时怎么会下雪的?”

“张凡,当时你怎么会停在半空的啊!”

“张凡,你是怎么会这些东西?”

一连窜的问题搞的张凡都有些头大,因为碍与修道界与凡人之间的一些戒录,张凡也没有透露多少,只是说这世上还有一些掌握着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力量,同时又列举了一些事情。

“原来还存在着这么一个世界,早知如此当年我若是更加努力练功的话说不定我也进入这一范围了。”李管家不由的嘘唏道,而他说的也没错,聚气到金丹确实是普通人进入修道者最大的一个障碍了,但也正因为这个障碍有太多的武者终其一生也无法步入这个门槛。

“张凡,你看我有哪个阶段的修为了?我能不能也跟你学修道?”周婉心突然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而她父亲与李管家也很是奇怪的望着她,不知道这丫头怎么生出这么一股想法了。

张凡看了周婉心一眼,便继续开车,“你的修为连第一层的筑基都没达到,至于修道我可没办法教你。”张凡无语,他的修炼都是依照神魔的游戏系统来执行,难不成把周婉心也拉到游戏中来?先不说他根本就没这个办法。

“怎么可能,我都跟李爷爷学了好长时间武功,怎么会第一层都没过,你一定是看错了,在看看呢!”周婉心一急,以为是张凡借口不教她,伸出那双小手就在张凡的肩膀上一阵磨蹭。

李管家见了,顿时大笑,“哈哈,婉心你就别编排小凡的不是了,他说的没错,你以前虽然也练过一些武功可那些都是提高身体素质,使人体骨骼变的更加柔软的动作,又怎么会有修为呢?”

“啊?那李爷爷你怎么不教我那些厉害的武功?”周婉心不满的嘟囔着嘴,李管家一阵苦笑。

“不是我不教你,是你自己不想学,你忘记你小时候我教你的那些呼吸方法了?当时我教你的就是我们李家太极拳术的心法,只是你自己贪玩还没练三天就跑掉了。”李管家笑了笑,神情顿时变的有些惋惜,“其实以你的性子也不适合练太极的心法,就是我也不适合,当年的我年轻气盛,性子又急,根本领悟不到太极的真髓,若非我是李家的独子,怕武功失传,我父亲也不会传给我了。”

周婉心听了不免一阵懊恼,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其实你若真想学也不是没有办法。”张凡突然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