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进一步提升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进一步提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难怪玄冥会说这《玄冥宝录》会是他最厉害的法诀,其实这里面并不只有玄冥诀,还有其他的一些秘术,而原先《太清心经》七层的经验全部转换过来后《玄冥诀》竟然只升到了第三层。

玄冥诀(第三层):提升总体攻击效果90%,增加仙力值60,增加跟骨30,攻击时附带寒冰效果,成长值0/70000。

摄心术:让对手心智混乱,对手超越本身一阶修为无法产生效果。

血痕印:燃烧生命提升自身实力,可持续一小时,效果消失后全身酸软,一个月内无法使用真气,慎用。

第一个玄冥诀就不用说了,第三层提升的攻击效果就远远超过七层《太清心经》,而且还增加了生命,攻击附带寒冰效果,比起《太清心经》强大的太多了。

摄心术随自身的修为而定,应该说也是一个很实用的技能。对方若心智不坚中招的话差不多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至于剩下的血痕印则和破魔剑气差不多,只不过这血痕印更夸张更霸道,居然用一次一个月内便如同废人,只希望它的效果和它的后遗症是正比。

剩下唯一的万心剑诀,对于这个张凡倒没感觉有什么特殊的,整个万心剑诀中就分为:雪落乾坤,冰霜寂静,混元无极和月华天降。最为奇特的是其中除了雪落乾坤,其他三式竟然都显示为不可使用状态。

“不过还好,这剑诀并不要加历练点,这样节省下来的就可以加到《玄冥诀》了。”张凡笑了笑,现在他最期待的便是《玄冥诀》了,系统上没有显示它的顶层是多少,师傅也没说,但想必应该不是很少,照现在这个提升办法难怪师傅当年会与那么多高手决战而不落下风。

“我还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呢?”红月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嘴里叼着一跟棒棒糖,几天相处后张凡才知道这是她最大的爱好了。

“路上遇到一个朋友就聊了会,晚饭吃了没?”张凡坐下问道。

“当然吃了,你等会我去把饭菜拿过来。”红月翘着腿淡笑着,模样就像一个纯真的小姑娘,张凡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是天门的四使者之一。

今天的晚饭很丰富,西红柿炒鸡蛋,排骨汤还有茄子,宫爆鸡丁,平常红月都是只做两样菜的,“怎么了?今天怎么会大发慈悲做四样菜了?”

“没什么,高兴而已,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红月拿着棒棒糖唆了几下,一副不告诉你的样子。

张凡暗笑着,心道:别以为你这样子就能吸引我的好奇心,我的克制度还是很不错的。

张凡还在吃着饭菜,至于红月还是在看电视,只不过她看电视的眼神时不时会朝张凡那瞟上几眼,即便张凡没有刻意的去看还是感觉的到。

终于,红月忍耐不住了,“你真的就不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多做了饭菜?”

“呵呵,不知道!”张凡笑道。

“真是服了你了,居然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红月瞪着那水灵灵的大眼,一副佩服你的模样。

“呃!”张凡顿时无言了,一句生日让他内心有股温和的暖意,仿佛全身浸泡在温泉中,甜蜜而舒爽。“说实在的,我的确忘记了,因为家庭原因我们那村子里没有人会去注意什么时候是自己的生日,也不会产生这个念头。”

“那不是生活的很无趣吗?”红月突然说道,她突然想到了自己,虽然自己是个孤儿,一直生活在天门,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何时才是她的出生之时,但是她把自己开始懂事的那天做为自己的生日,每到那天就会自己为自己庆祝。

“呵呵,那什么是有趣呢?过生日就真的是有趣了吗?在我说来每天不用工作,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玩,可以到处去旅游,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东西那才是有趣,可是那不可能,普通人决定了这一生都要为自己的衣食住行而奔波,所以有趣并不存在与贫穷人的家庭,而我家甚至我所长大的村子都属于这一行列。”

红月突然沉默了,即便电视中那惹人发笑的对话也无法让她的心产生一丝涟漪。

张凡见她的样子,又继续说道:“不过我并没怪谁,即使我当年的学费是用家里流传了几代的古董所换得,但我还是很开心。知足长乐,毕竟还有比我更凄惨的人存在。”

知足长乐,一句很简单的话,可是在某人看来那是懒惰,是不长进;可是在某些人看来这才能更好的享受生活。的确,你只有拼搏了才能换来更多的财富,过上更富裕的生活,可那不知疲惫,浑然忘我的拼搏势必使的人身心疲乏,老头蓦然回首却发现自己这一生都生活在忙碌中,没有一丝的快乐。

父母在教训贪玩的子女时常常会说你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努力学习,将来有出息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可这对吗?小孩子的玩与长大的玩显然是不同的,难道你到了二三十岁还会蹲在水中玩泥巴,跟朋友一起斗青蛙?

生活需要回味,它在你的人生中充当着点缀着作用,否则到头来你只会发现自己的人生就仿佛一瓢淡水,在如何的品尝也咋巴不出其中的味道来。

“红月,你生日是几号?”张凡突然问道。

红月抿抿嘴,浅笑着,“莫非你也想给我过生日吗?”

“呵呵,如果我没忘记的话应该会的。”

……

“还没找到红月吗。”在S市的最高大厦上,一年轻的白衣被风吹的卜卜做响,白皙的脸上毫无一丝表情,只是那双眼睛中偶尔闪过冰寒无情的光芒,一种漠视生命的目光。

“还没有,自从上次刺杀失败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站他旁边的人个子比起白衣人来高出一截,但却显得很瘦弱,脸上挂着一副无框架眼镜,那看似无意的笑容颇显高深。“青云扰乱了你的计划,你准备怎么跟你主上交代呢?”

“你很好奇?”白衣人漠然道。

“是很好奇,虽然我不负责这块南方区域,但我还是想看看你们主上是怎么对待这件事的。”

“你既然知道你的职责在北方那如何处理青云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了。”白衣人斜视着看了对方一眼,转身朝天台的通道走去。

留下那人嘴角挂起一副嘲讽的笑容,“你还是这般自大,虽然你现在以达到聚气颠峰可你没达到金丹期一天终究还是要矮我一筹。”说着伸手从口袋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女子,戴着墨镜行走在街道上,“要不然由我来解决你,想必你的神情会很精彩吧?白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