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奇怪的箱子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奇怪的箱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研究所里的那些研究人员一哄而散,张凡两人也没去看他们研究的是什么,毕竟以他们的学识根本就看不出来。
“怎么样,继续追查?”江涛问道。
“当然了。”
两人走进最中间的一扇门,一处尽显古代气息的大厅,中间放了一张超大的桌子,只是这桌子是五边形的,上面还有个拳头大小的玻璃珠,散发着绚丽夺目的光芒。
周围都没有看到其他的房间,两人寻找了许多奇怪的地方,墙角,桌子下,地板,墙壁都检查了,愣是没什么出路。
“难道我们是走到头了?这地方神念似乎被屏蔽,根本探察不出外面的环境。”
“这地方是有些古怪。”说着看到一边的香炉,顿感精巧就手抚摩着,‘喀嚓,喀嚓!’好象是齿轮滚动的声音,两人头上朝头顶望去,只见左角落一空格豁然打开,大小跟一扇窗户的口子差不多。
“果然够精妙的,把暗格弄在上方,普通人想上去还得带个梯子呢,呵呵!”这顶上的天花板足足有六七米的高度,试想一普通人又如何上的去。
两人很是轻松的跳跃而上,这里原来不是什么暗格,而是一条通道,“我想我们现在在这古堡的第二层了,难道当时找不到楼梯什么的,居然是靠跳的才能上来。”
张凡一笑,又试着延伸出神念,可惜还是毫无进展,就仿佛囚捆与牢笼之中,他在想这古堡肯定是被设下了禁制或者是因为某种法宝的原因才使的无法使用神念。
“等等,前面有脚步声。”张凡突然出声制止道,在细细一听,大概有三四人在前方的拐弯处走动。两人相互一看,张凡传音道:“快速解决,现在无法使用神念只靠凭自己的感觉了。”
“行。”
两人仿佛就是一阵风般,拐弯处四个正抬个箱子的人瞬间被解决掉,箱子咚的声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打开纸箱,里面一个手提包大小的黑色金属箱被包裹在塑料泡沫内,张凡提起那箱子,很沉重,完全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重量。
“要不要打开看看是什么?”江涛也好奇的问道。
“不了,先找天门的人,以后有时间在打开吧。”张凡一晃手把箱子收进扳指内,蓦然一声巨大的爆炸,旁边那墙壁炸开,钻进来一人,“咦?是你们?有看到天门的人吗?”进来的人与张凡他们一同随来剿灭天门的人员。
“没有看到,道兄那外面的人都解决了?”张凡问道。
“哎没有呢,那刚刚出来的五个人跑了四个,其中一人原本也想跑被太乙门的长老拦下了,现在还在打呢。”
“恐怕那些天门的人都跑了,这里除了一些普通人已经看不到其他了。”张凡一指地上的四人,那人无奈叹声气,“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还是去帮太乙门的长老吧,最少也得留下他们一人。”
张凡和江涛都同意了,三人御剑飞出,半空只见太乙门与其门下弟子,其他的都散开钻进了古堡内,不过这次恐怕得让他们失望了。
太乙门的那长老与其中一人不断纠缠,剑气横飞,那天门的人法宝有些特殊,一种看上去似乎铁块的玩意,忽大忽小,任那太乙门的长老如何攻击都能尽数抵挡下来。
“呲!”原本那包裹住铁块的淡蓝色光芒瞬间转换成了红色,一道剑气猛的撞击上去竟然没有消散而是被反弹回了那长老处,那长老一惊,瞬间又劈出剑气,两道剑气撞击产生猛烈的攻击。
张凡在一边悠闲的看着,当然这只是在其他人看来,其实他正暗自积蓄着力量,剑指上破魔剑气正不断的聚笼。
“呲!”一道黑色的气芒陡然朝那天门中人射去,没有丝毫悬念的,破魔剑气贯穿了那人的头颅,只听得系统提示,“击杀天门人员,获得修为值十五万,历练值三万,功德值五千。”
那人的尸体不断朝下坠落,张凡第一时间飞扑出去,因为破魔剑气的特殊原因他并没有聚笼全部的剑气,而是聚集了全身百分之八十的真气,但因此手中的经脉还是感到剧烈的疼痛。
谁都没想到那天门中人竟然这么无声无息的掉落下去,只有在张凡身边的江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望了他一眼。
“死了?”那太乙门的长老降下身来,看到了天门那人头上的洞,当时的情况他根本没办法感觉出谁出手,而且情况也不允许他分神。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会计较是谁暗自出手,时间不等人。
那长老带着门下弟子飞进了古堡,张凡和江涛留了下来,一团火焰从张凡手中抛向了那尸体,几秒之后就剩下那闪烁着金光的圆球。
“张凡,他是被你干掉的?这个金色的是什么东西?”江涛将张凡做着毁尸灭迹的工作不由得好奇道。
“不错,至于这个吗,秘密!”
张凡那无耻的笑声使江涛差点抓狂,“靠,你竟然有这么厉害的绝招,真是无影无形,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必学法门啊!”
“谁都有点压底箱绝招吗,你别告诉你的底牌就是九宵神雷,真要这样上次对付六名血族时你就挂掉了。”
“嘿嘿,嘿嘿!”江涛尴尬一笑不在言语,他知道张凡说的是对的,谁没那么点秘密呢。
两人离开了古堡,天门的人都已经撤退他们也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了,江涛驾御着飞剑跟随张凡一起朝他家去,“怎么?想跟我一起看看那箱子里是什么?”
“当然了,跑这一趟就弄到这一个东西当然要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江涛笑着,马上又问道:“你说他们当时移动时那么小心应该是什么重要东西吧?”
“未必,你别忘了对方也有修魔之人肯定不会没有乾坤袋,真要是什么重要东西他们怎么不装进乾坤袋,那可方便多了。”
“这到也是。”
两人闲聊着便到了张凡家,拿出那箱子江涛就有些着急的打开,可惜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箱子,上面有数字按扭显然是秘密设置的。
“我晕了,修魔者的东西不用禁制保护东西却用科技搞什么密码,难道这密码比禁制还安全?”江涛的脸跟见了脱衣女郎似的诧异。
“你问我我问谁呢。”张凡一摊双手,真要密码的话自己也无能为力了,对科技这方面除了电脑游戏其他可都是一窍不通的,“你有没有什么熟悉的朋友有这方面能力的?”
“我?”江涛一怔,皱眉道:“这到是有,只是一让他们知道的话恐怕会把政府牵涉进来。”
“这又跟政府什么关系了?”
“还记得上次在白小姐的演唱会我提到的司务处吗?那是国家的一处特殊机构,里面的每个人都有很奇特的能力,所以想打开这个箱子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你决定要这么做?”
“嗯,你请他们帮忙吧,我无所谓。”
“行,那我就把这箱子带走了。”江涛一提箱子就准备塞进乾坤袋,可他却愣住了,顿时苦笑道:“现在我明白天门的人为什么不把这个塞进乾坤袋了。”
……
“主上,四个箱子我们只拿回了三个,还有一个被夺走了。”
紫袍男子身前一青衣人汇报着事情,正是那从古堡离开的主上以及四使者之一的青云。因为修道者的事情他们不得不暂时转移。
“想尽办法找回,若不行的话就想办法毁灭吧。”紫袍男子道,“另外让你们查询那拥有传送石的人查到没。”
“查到了,那人叫张凡,并且四派中人已经跟那人接触,根据我们的资料那人是金丹期的修为。”
“嗯,好!最好把那人也邀请来天门,若是不愿意你知道怎么做?”
“属下明白。”
“嗯,你去请黑木长老做这事吧。”
……
江涛离开了,不过那箱子还是留在了张凡这里,不管江涛如何的做那箱子始终放不进乾坤袋内,“难道这扳指跟乾坤袋有什么区别?要不然怎么我能放进去可乾坤袋就无法做到?”张凡自言自语着,仔细看了下手上的扳指。
肉眼自然无法看出扳指与乾坤袋的内部区别,最终也只能归纳为扳指是神魔系统出产,所以特殊了那么点。
“真是怪异的箱子,居然神念查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张凡在箱子表面摸索了会,有股凉意,他肯定这是一种金属物质,归元剑气在指尖不断吞吐着,宛如一把利刀,轻轻滑过箱子表面,只听到吱吱的尖锐声可箱子上连一条痕迹都没留下。
“好硬,可以轻易割开钢铁的归元剑气竟然无法留下一丝痕迹,这是什么鬼金属?”思考之下张凡继续使用少阳剑气,可结果还是一样,不由得丧气道:“不弄了,竟然硬成这样,还是较给江涛那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