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偶遇红月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偶遇红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结束了课程就显得无聊了,对于晚自习张凡是从不去的,跟江涛吃学校吃了顿饭就朝家走去。
大街上来往的人群匆忙与前,即便现在以是夕阳西下,但仍旧宣告着都市的魅力与繁华。
“呃?那人是红月?”张凡突然在人群中见到一熟悉的名字,经过身边时张凡发现这女子确实就是上次在废弃工长见到的人,只是她的名字怎么突然变白了?当时可还是一片鲜红的呀。
好奇之下张凡一路跟踪而上,红月没坐车一个人在无聊的闲逛着,一会进了超市一会进了家服装店。
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发现跟踪在身后张凡,半小时后她才到了一家普通的旅店。
二楼的客房内,红月把买的东西随手扔在桌子上,逛了一天街让她觉得浑身都有些疲惫,不过她却很高兴。
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擦拭之后便向外走去,可一到大厅却见到一青年正坐在大厅内,好奇的大量着四周,神经瞬间紧绷着朝一边的柜台跑去。
“等等,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找你了解点事情。”张凡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你叫红月吧。”
红月站那没动,只是盯着对方的举动,她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跟踪了,而且自己还没有一丝的察觉,不免有些恐慌,这对方要是对自己不利恐怕自己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你是警察?”
“不不,我可不是警察,不过这并不防碍我询问一点事,坐下吧!不过那么紧张的盯着我,我说过我没有恶意的,其实今天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张凡很是热情的说着,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红月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但仍旧相互之间保持了一段距离,“我不认为我们曾经见过面。”
“呵呵,那也难免的,当初见面时我还遮着半张脸你自然是看不清了,你还记得不记得大概一个月前在一个废弃的工厂……!”
“是你!”红月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但很快的又坐了下来,神情冷淡道:“你来找我还有什么事,我现在已经不在天门做事了,难道是抓我?”
“当然不是,我说了我不是警察,只不过你怎么会脱离天门了?”张凡也很奇怪,难道这就是对方名字变白的原因?
红月斜着头看了眼张凡,缓缓道:“因为你的原因我任务失败,组织派人要除掉我,我不想死,所以就逃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张凡思索着,“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当初为什么要绑架白婉婷?她不是过一个比较出名的明星,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天门并不缺钱。”
“我们只是执行任务不可能被告知原因,白婉婷是我抓的第二人,第一个也是一个女子,不过身份很普通。”
“还有其他的?你们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抓些女孩子回去吧,难道另外那一个也很漂亮?”张凡问着,不禁恶意寻思道他们主人不会有什么邪恶想法吗?
“不,那只是一个身份普通,样貌连白婉婷百分之一也比不上的女子,不过我知道她们出生的时间都是农历七月十四到十五日之间的晚上十一点到一点,其他就不清楚了。”
“七月十四到十五之间?”张凡有些疑惑了,这个时间段是在一天的结束与开始,可这与天门抓的人有什么关系?
见张凡思考着问题,红月终于确定对方好象真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不由的问道:“你真是那天晚上的人?”
张凡一愣,失声笑道:“这有什么好冒充的,难道要我讲述一下当天晚上的情节你才相信?”
“不用了,我相信,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年轻,看上去就像一个学生,而且你竟然还会施展剑气。”
“呵呵,对了你在跟我说说天门的事呢,我需要多了解一点。”
红月点点头,说道:“大概的情况我到是知道一些,天门具体的门主是谁只有分布在各个地方的掌握者知道,而在我国一共有两位掌握者,一位在北方一位在南方,我属于南方部下,而我们主手下有四位长老,以及专门处理事务的四位使者,白尘、黑炎,青云、以及我了不过实力最低的也是我,至于北方成员分配就不清楚了。”
“原来白尘也是你们天门的。”张凡一笑,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宰了那人,只可惜神魔虽然提示名字却不提示‘工作单位’。
红月奇怪的眨了眨眼,“难道你见到白尘?不会吧,一直以来白尘都在外地训练,没几人见过他。”
“那只是个偶然而已,那另外的四长老还有你们的主上呢?”
“四长老分别是鬼面、黑木、血屠和丹青子,至于主上的名号谁都不敢过问,只是主上很喜欢紫色,从我见到他开始一直都是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袍。”
“嗯,谢谢你的资料了。不过现在你离开天门就不怕他们会追杀你?我想他们不至于仁慈到随意放你离开的。”
红月显然也有些紧张,紧咬着嘴唇,“我知道,但即使继续留在组织任务失败都没有好下场的,那比死还痛苦。经过这几天的生活我明白了,我喜欢这种自由,没有拘束的生活。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一个月了组织都没有出动人来,以前都是黑炎执行处罚记录的。”
“他?他是没那个机会了,因为他已经被我杀了。”
……
一处公寓住宅区,江涛急匆匆的跑上楼去,一脚揣开了门,大吼道:“这么晚了还叫我来什么事,莫非又有什么好事了?”
张凡心疼的看了眼被揣的大门,还好没有破碎,要不然房东太太非撕了自己不可,“好事到是没有,不过请你来分析一下情况。”
江涛一口灌下桌上的水,“说吧,本少爷洗耳恭听。”
“农历七月十四号或者七月十五月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嗯?”江涛猛的瞪大了眼,不可思议道:“不是吧?你身为修道之人连这个都不知道?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地狱门大开万鬼出动的时间。”
“呃~修道也未必要知晓这些的。”张凡尴尬一笑,说实话他除了对国家节、元旦、春节这三个节子比较熟悉外其他的还真很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