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宗师大集合(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宗师大集合(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白婉婷的再一次危机算是解决了,但这也让张凡头疼不已,他不可能每一次都在,最主要的还是要从根本上找出问题来解决,天门究竟为何要抓白婉婷?
张凡二人搞定了黑木后,白婉婷作为感谢请二人吃了顿饭,事实上他们晚上吃的很饱,所以这一顿也被定位成夜宵了。
大概半小时后几人分道扬镳,江涛打着饱嗝回学校宿舍,张凡也赶回了他那个小窝。时间以至半夜,他也不准备在传送回神农架练级,还是先试验着打通穴位,如今他也以打通了四条穴位。
张凡还是像往常一般盘膝而坐,闭目静心,可突然间他却有种特别的感觉,就好象自己被窥视了,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着,这让他很不舒服。
“难道有人在用神念观察我?”张凡皱着眉,同时神念也与八爪鱼般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道友的灵觉果然敏锐,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张凡的神念一伸出去就接受到了其他人神念发送过来的消息。
“你是何人?为何监视与我?”张凡语气中有着怒气,相信任谁好端端的被人监视都不会愉快的。
“呵呵,道友不必生气,这样吧我现在就赶来与你会面,这样传递消息很容易被人察觉到。”对方一说完立刻收回了神念,但这个消息却让张凡吃了惊,张凡虽说只是金丹期可神念延伸下去也足以覆盖方圆十里的范围,而这段距离内张凡并没搜到窥视自己的人,看对方说话的语气似乎说来就能来那岂不是说对方可以大挪移?
张凡正说着却见房间内两道白光闪过,一老者白须垂胸,面慈目善,倒显得有些和蔼,至于另外一位满带笑意的张凡晚上就已见过,正是江涛的那位姑姑,冷星。
“自我介绍下,贫道昆仑派虚劲,三大长老之一,至于这位想必道友也已经知晓了,贫道就不费唇舌了,呵呵!”
张凡一点头,也立刻站了起来,虽然不喜欢对方的举动也毕竟也是前辈高人,礼貌还是要的,“在下张凡,不知虚劲,冷星两位前辈前来所谓何事?”
“莫急,贫道自会解答道友的疑惑,贫道可否坐下说?”虚劲老道呵呵笑了声,虽然为前辈却也没什么大的架子,让人好感顿生。
“当然,当然!是我招呼不周,两位前辈请坐。”
两人坐下后,便听得虚劲老道询问道:“其实道友之事也是冷宫主所提,今日得知修道界又有一人以弱冠之年修入金丹大道,贫道欣喜之下变查看一凡,冒犯了道友还请勿见谅。”
张凡眼睛眨了一下,表面上有着和善的笑意,内心却道:靠,真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愣头小子?什么弱冠之年修成金丹大道,或许真的不多但也肯定不会只有自己,江涛那小子比自己还小几个月呢,怎么不见你们去找他。
想着,立刻露出一副惶恐的样子道:“虚劲前辈过奖了,这也是家师教导有方,在下只是运气好得遇明师指点。”
坐那的冷星眼睛一亮,朝着虚劲看了下,便听的虚劲老道继续说着,“哦,贫道可否得知是哪位道友有如此才能?竟教得如此好徒儿,呵呵贫道很是羡慕啊。”
张凡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师傅给供出来,“家师玄冥,只是我这做徒弟的也很少见到他老人家。”
“玄……玄冥?”虚劲的声音一下子高出几倍,人也从椅子上坐起来,不止是他,就连一边的冷星也显得有些慌乱了。
虚劲老道顿感失态,脸上一红,遂坐下长嘘道:“小友竟是玄……玄冥道友的徒弟,难怪有此修为了。”虚劲老道干巴巴的笑声几声,张凡的地位也一下子从道友提升到了小友,别看只有一个字,可其中的差距却是十万八千里啊。
那冷星的笑容也显得有些苦涩,原本还只是想找这修为不错的小辈了解点情况,没想到却是挖出大秘密来了。
玄冥这个称呼对那些小辈甚至是修为在元婴期左右的人来说都很陌生,了解他的人或许也只有这些能够大挪移的老古董了吧?对他们这般人来说玄冥这个名字是一段很不光荣的历史了。
三个人三种神情,尴尬、无奈以及好奇。张凡充分发挥他那双眼睛大的优势,直把两人看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张凡也不敢过分相逼,若是惹的他们恼羞成怒岂不得不偿失?
“两位前辈还有什么事要询问吗?在下定知无不言。”
冷星咳上几声,虚劲老道这才晃过神来,客气道:“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小友想必在这地也有段日子,小友可知一可以把人传送到十里之内任意地方的宝物?嗯,据说是叫传送石的宝物。”虚劲老道的客气直让张凡有些受宠若惊了,前几句话的客气不过是为了拉进关系,但现在就显得真诚多了,看来他们很畏惧自己那师傅呀。
只是现在轮到张凡有些奇怪了,传送石是他弄出来卖的他自然晓得,看这情况两人是为了传送石而来,而且他们似乎还不知道那东西就是自己的,“知道,前段时间在H省的交易所中听说了。”
“那小友可知那出售传送石的道友是何人?不瞒小友,此番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此人,奈何搜遍S市也没寻到一修为在元婴期以上的人,不得以之下只好出此下策一一询问了。”
“原来这冷星宫主说要找的人就是找的自己。难不成他们也是想买传送石?”张凡暗想着,但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如果对方是真想买传送石还好商量若是有什么不轨的图谋自己可招架不来。
反复寻思之下张凡还是觉得承认了好,好象自己身上没什么可以让对方以图谋的东西,传送石虽然罕见可对现在的自己来一点都不值钱,自己身上最危险的莫过与会《化婴魔功》这事,但若对方真要为这事而来也不必以传送做借口了。
“不敢欺瞒两位前辈,那传送石正是在下拿去的。”
“啊?竟是小友之物?哈哈,太好了,贫道这番没有白来。”虚劲老道捋着胡须直笑,旁边的冷星虽看似平静可那双眸子还是溢出欢喜的神色来。
“小友那可还有这传送石?贫道都要了,哈哈!”虚劲老道笑着一看冷星那没有笑意的脸马上改正道:“不是,是我和冷宫主都要了,呵呵!”
张凡刚想说话却见这房间内又闪出几道白光来,“虚劲老道,你这么做可是很不厚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