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望月冷星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望月冷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这老家伙跑的还真快。”张凡咒骂一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在逐渐消失着,“江涛,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在流散。”
“啊,真的!”江涛惊叫一声立刻坐下恢复真元,“麻烦了,这里根本就不吸收不到灵气所以恢复不了真元。”
张凡试了下果然如此,“没事,我还有丹药,照样可以恢复真元。”递给江涛一些药,看这家伙即便了药也要盘膝坐下恢复,看来和自己是有区别的。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丹药也会用光的时候,想办法出去才是正途。
“哈哈你们两个就尽管吃药吧,等你们丹药用完了我看你们还能怎么办,我要看着你们被吸收精元化为脓血而死。”
在这漆黑的环境里看了下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张凡试着发出一道剑气,只见剑气射出后呲的一下就消失了,泥牛入海,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
“该死的,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破魔用不了,江涛你有没有办法出去?”
江涛睁开双眼,有些郁闷道:“如果我估计的不错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除了使用人可以自由出入其他人想出去必须撑破这个空间,但想撑破一个独自存在的空间谈何容易,若是我能降下五道神雷到有可能劈开这空间。”
“那就是没办法了?”张凡一瞪眼,这下岂不是糟糕了?
“哈哈!”黑木的笑容在两人听来是如此刺耳,可是却突然的停止,仿佛就是被硬生生的打断了。
“哼,我道是谁不顾修道界的戒律,原来是修魔的人。”古锺外洁白长衫女子蓦然出现在半空中,看到那古锺在一见浑身黑气缭绕的黑木立刻明白了一切。
“望……望月宫主冷星!”黑木一见白衫女子立即吓的魂不附体,连古锺都顾不得连忙飞身离去。
“哼,还想跑。”此女便是从H省过来的望月宫主,因为寻找那个出售传送石之人的原因路过这里便感到阵阵魔气,遂前来查看。冷星双手一开一合便一个水幕凝结而起,嗽的下飞出去把那逃跑的黑木包裹给包裹在内。
黑木在水幕中不断的挣扎着,冷星傲然道:“我这水凝珠可不是你能破得了的,还不把古锺里的人放出来?”这可谓一报还一报,黑木用古锺捆了他人,最后自己也被她人所捆。
黑木不在挣扎,他知道自己在这望月宫主身上翻不起浪来,修为差距太大了,“可,可是你这样捆着我我没办法收回法宝的。”
“量你也耍不出花样来。”黑木身上的水球一变,幻化成一到腰带般的蓝色光带捆绑在他身上,空出的两只手以足够他施展手印了。
黑木双手掐动几下,古锺飘起逐渐缩小,正准备拿回时却被冷星大袖一挥给收了过来,顿时惊愕,“还想拿回法宝?那岂非太便宜了你!”见冷星寒着一张脸,黑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何况是要回法宝了。
脱捆的张凡和江涛只觉得天地突然一亮,知晓自己从古锺中出来了,而在锺内两人也听到救自己的是个女子,只是不料这女子竟美貌到这般地步。
张凡有些诧异的望着那女子,只是江涛一见那女子顿时露出一张苦瓜脸,好象死了爹妈似的,口中不住的嘟囔着,“这下惨了,这下惨了,怎么遇到这么个灾难呢?我看你不要叫冷星,叫灾星的了。”
“滚,在让我看到你,叫你死不如死。”冷星收回水凝珠,黑木惶恐着遁离此地。
转过身来,冷星那张寒脸瞬间解冻,似笑非笑,“小涛涛,刚刚你说的什么?我好象没听见,在说一次呢!”
“没,没说什么!姑……姑姑,您怎么会在这里的?”江涛汗颜道。
冷星看了眼江涛又看看张凡,“也没什么,过来找个人而已,倒是你好象挺不顺呀,才过来没几天就被人捆在法宝里,若不是我赶到这里恐怕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说如果你师傅知道了的话他会怎么办?”
“别,别呀,姑姑!您就忍心看到我被那老头摧残吗?”江涛耷拉着那张脸,紧张都快哭了,他可是知道这姑姑的性格,绝对是说一不二,真要是让老头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天晓得他要把自己摧残到什么修为才肯让自己出山。
“好吧,看你这么可怜我就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了,只是你怎么就在这里和那人动上手了?你忘记修道界的戒律了?”
“不是啊姑姑,您听我说。”为了补偿过错江涛把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给倒了出来,说的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把所以的错都扣在了那黑木的脑门上。冷星刚刚会放走黑木也是这个原因,虽然捆住了他可要想挥手之间不出一点动静的杀了黑木也不可能。
听了江涛的辩解冷星点头道:“以后注意些了,虽然今天错不在你,可如果被其他门派的人发现罚你面壁思过已经是小事了。”
“嘿嘿,姑姑您就放心吧!现在那些大门派的长老都是山里窝着呢,哪会来这里管我这小虾米。”
“哎哟!”冷星一个响指敲在江涛脑袋上,“多动动你的脑子,既然我都出来了那些老家伙肯定也都出山了,说不定他们都已经到了S市了。”
江涛揉了揉被敲的脑袋,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严肃道:“姑姑,难道发生什么大事了?”
“嗯,确实是大事,那人身上的东西关乎修道界的实力是原地踏步还是更进一步,所以昆仑,蜀山,禅宗都有长老过来了,其他的门派也是不居落后。你姑姑我门中没什么人,所以只好亲自跑一趟了。”
“此事确实非同小可,那我就不打扰姑姑办事了。”江涛恭敬道,他也没说自己帮忙,有这些大门派的长老他都插不上脚的,可是谁又知那找的人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凡自己都不知晓这些人要找的就是自己。
“好了,我先走了,这段时间安分点,别惹出什么事来,否则你师傅也保不了你。”
“送姑姑!”江涛作揖道,冷星人影一闪消失了。
张凡看了这事,不由得好奇道:“黑木不是说这前辈是望月宫宫主吗?怎么成你姑姑了?”
“宫主和我那老头师傅很早就是朋友了,她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时间一长我就叫姑姑了,呵呵说起来我有现在的修为有一半还是姑姑的功劳。”
张凡点点头,望着远处道:“可惜让黑木给跑了。”
“可惜?什么可惜?”
“是?没什么!”
……
黑木逃离之后到了一处看似普通却内在豪华的住宅之地,房间内一身紫衫的男子闭目养神,黑木道:“主上,事情败露了,原本可以抓到白婉婷,可谁知半路竟然杀出了望月宫的冷星,属下无能,只好……!”
“嗯,我都以知道了。”紫衫男子睁开眼睛,缓缓道:“四大门派的人都以到了S市,还好你遇到的是冷星,若是蜀山的玄剑你早以没命回来了。”
“玄剑竟然也来了,那其他的人不是……!”黑木顿时也惊呆了。
“不错,都是一些我也忌惮的人物,这事我需请示门主了,你先下去吧。”黑木退下后紫衫男子又沉言自语道:“想找到那人可没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