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遭遇困境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遭遇困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演唱会进行了两个小时也终于接近尾声,在场人所有的喧闹声一浪高过一浪,张凡能很清楚的从中感觉到他们那激动、兴奋、期盼的心情。
帷幕落下,张凡与江涛两人的神念立即跟上了白婉婷,注意起她身周百米内的一切动静。
随着白婉婷的走动,当她进入后台没多久立刻查询到了一股阴暗的气息,两人对视一眼快速的冲破人群朝着后台跑去。毫无疑问能散发出这种气息的肯定也是修道高手,张凡甚至觉得这气息和那端木老魔的气息一样,阴戮,血腥。
张凡冲到休息室,一些认识的人竟然都已经到了这里,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挤进来的。
“白小姐,待在这个房间千万不要出来。”说着便要和江涛出去。
还没出门就被白婉婷叫住,奇怪道:“张凡,难道有什么事情吗?”
“嗯,工作室外有个奇怪的人,我不知道对方的目地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张凡皱了皱眉,因为是用神念观察因此也看不出对方的名字以及修为。
“要不我让柯浩以及将杰陪你们一起去吧,人多了也有个照应。”白婉婷看着身后的两保镖道。
“不行。”张凡一摆手,“你们所有人都不能出来,他们也是如此。”
“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忘了我们才是保护白小姐的人。”燕云上前一步,瞪着双眼,对张凡的态度很是不满意,他们三人被上面指派来保护白婉婷现在却被当成了无用之人。
张凡还没说话,江涛一个跨步上面隔在两人的中间,身体未动,但燕云却似遭受了重创一般朝后急退撞在了墙壁上,一脸的惊恐。“你们很弱,真的,想一起出去除非你们是司务处的人。”
张凡一伸手搭在江涛肩膀上,“不好,对方好象发现我们在这里,恐怕快冲进来了。”
“什么?那么快,那快走啊,还等什么。”江涛怪叫一声,不管对方那几人的惊骇神情便冲了出去。
“我靠,明明是你在这里废话连篇。”张凡咒骂着也急忙跟去,对方那人若是进了工作室双方在打起来那事情就不好办了,修道者的力量是严禁在世俗之人面前显露的。
燕云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怪异,很久,将杰和柯浩才扶起跌坐在地的燕云,“燕子,你受伤没?”
“我……我好象没事。”燕云看了看全身,的确没一点受伤的样子,可她明明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下然后又撞在了墙上,可奇怪的是居然没受伤。
周婉心小心的拉了下好友的衣袖,轻声道:“这是不是书里写的隔山打牛啊?”
白婉婷这才从震惊中醒转过来,有些无奈道:“我不会武功所以你恐怕就要去问张先生了。”
张凡二人一出休息室那外面的神秘人就立刻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显然他也以神念看到了里面的情况,等待着两人的出现。
“元婴期。”两人终于见到了那人,就像神念中所见一样,身体包裹在漆黑的斗篷中,只露出一对眼睛,浑身散发出一股不详的气息。
“桀桀,竟然让我黑木遇到两个金丹期的小辈,报上师门若是老夫故友之后或许可以放你们一马。”此人声音嘶哑,犹如铁器与玻璃的摩擦,心中顿生一股厌恶的感觉。
“不必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我师门中肯定不会有人与你结交。”江涛手指一仰,那木剑以握与手中,这也难怪龙虎山天师观与其他的一些修道门派不同,除魔卫道可以说是他们的宗旨,而其他门派若非有妖魔霍乱苍生一般很少动手。
张凡就更别提了,他连自己师门叫什么都不知道,还报什么报?
“先下手为强,不必多说了。”张凡的苍月一现,立刻施展逍遥游晃身几步,归元剑气顺着苍月剑尖急射而出,张凡敢如此托大是因为观察之下那神秘人也就是黑木的攻防并不比自己高出多少,而且张凡身边有江涛相助,只要自己缠住黑木防止他施展特殊的法宝便有机可承。
黑木那两扇衣袖真元鼓涨,挥舞间便破去了归元剑气,可也正因为如此只听呲呲声响,他那两扇衣袖蓦然粉碎,如黑蝶般在空中飞舞。
“竟有如此霸道的剑气。”黑木一愣,失去衣袖的遮盖露出两条枯瘦的手臂,皮肤暗黑,经脉交接。他只看出张凡有金丹期的修为却不知对方的真元力量与自己相差无几。
“现在惊讶太早了,还有呢。”说话间张凡剑诀一变,手中苍月如流星般飞驰而去,黑木连忙闪身后退,这次他不敢在用身躯阻挡,眨眼之间双手已经掐出印记,一漆黑的古锺迎击而上,苍月与古锺的撞击发出一阵闷雷声,苍月似乎力量不足倒飞回张凡手中,而古锺却是迎头追赶。
张凡拿回飞剑对着古锺劈出几道归元剑气,古锺发出巨大的声响。
“江涛你在干什么,快动手啊!”张凡一边用逍遥游躲避着古锺,一边挥动剑气,可剑气除了让古锺发出沉闷的声响却不能让它停顿分毫。
“别急,就快好了。”江涛倒腾着他那乾坤袋,虚空一扔,乾坤袋顿时停在半空,袋口对着黑木,“兵乙符阵,赦!”木剑挥舞之下,袋口内连续飞出几十张符纸来,排列着窜向黑木。
“结阵!”木剑又挥,纸符列成了一个圆圈住了黑木,上方还有几张符纸青光隐现,发出劈劈的响动。
“龙虎山天师道法?嘿嘿,以为这般阵法就能捆住老夫?看老夫破了它。”黑木一招手收回了古锺,同时浑身黑气暴涨,很快就把黑木全身笼罩起来。
“张凡,快制止他,我恐怕符咒捆不了他,一旦符咒被破我就用不了九宵神雷了。”
“明白了。”张凡心念一动,归元剑气对黑木的或许起不了作用,势必只有用少阳剑气,无奈前段时间用了破魔,现在竟然显示为不可使用状态,否则定叫这黑木穿肠破肚。
少阳剑气带有火焰之色,一施展张凡便感觉到手臂经脉带有隐隐刺痛,果不其然,每放一道少阳剑气就会减去三十的生命,不过比起破魔来好多了。
剑气似乎起到了作用,每道剑气都会驱散一些黑雾,而现在黑木也停不下来,他没想到张凡的剑气竟然发生了改变,现在只要他一停下肯定会被剑气重创。
“可恶,我要你们不得好死。”黑木愤怒的吼声响起,那古锺顿时又出现,只见那漂浮的古锺陡然间放大数十倍,把三人皆尽笼罩与内。
四周一片黑暗,此刻张凡竟然发现自己无法穿越黑暗看清所有,“江涛,你在不在?”
“在呢,奇怪了!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听到江涛的声音张凡才放下心来,“我也看不见了,这锺有古怪,它能阻挠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张凡说着张开神念,可神念也无法穿透出这古锺。
“黑木那老家伙呢?”
江涛才问完,这黑暗的空间就响起了黑木的怪笑声,“哈哈,老夫早以从古锺出来,你们两小辈就等着在锺内精元衰竭而死吧。”
************************************
求鲜花收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