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演出中的防范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演出中的防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H省因为张凡的传送石闹的沸沸扬扬,不少的门派代表都赶到骆家询问关于张凡的事情。骆子赋依照他爷爷的办法把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宣布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当然张凡赠送了他们十颗传送石却没有说的。
知道张凡是住在S市人所有人商议着又一起赶去了S市,为何?无非就是为了多得到几颗传送石而已,当然最好也把张凡请回他们门派去。
骆家的主厅内还坐着几人,这几人的身份皆不同凡响,比起那些走掉的门派他们更有威望,昆仑派传法长老,蜀山真武长老,五台山禅宗宗主的师弟以及望月宫的宫主。他们中哪个不是修道界响当当的人物。
“骆道友,今天我们在人也是算是适逢其会,就皆道兄宝地一用了,呵呵!”昆仑的传法长老笑道。
骆百山连忙道声不敢,这四人能在自己家中商议事情自是骆家的福分了又岂能拒绝,何况自己或许还能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以后与他们关系走近好处亦不知有多少。
“各位道友,此次大家能出山来想必都是为了那突然出现的世间传送石,其实这石头对我们来说已经没了占据的意义,但门下弟子不同。百年前北邙山一役各派底子都死伤惨重,原因吗无非就是当初不知其具体消息而马失前蹄,但如今不同,传送石或许可以让修为不够的弟子同样安全进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大的提升门派实力的机会。”
“是啊,虽然百年前大家都有了那次机遇,可最终都还是无功而返。”昆仑的传法长老叹息道。
“现在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那传送石是否真能起到效果?有多少?各位可有谁知道的?”望月宫主是一个女子,胖瘦适中,高矮恰好,腰围纤细有如紧束着绢带,修长的脖子呈现出白皙的皮肤;发髻高耸,长眉弯曲,明亮的眼睛转动灵活,顾盼自如,当真是丰姿艳丽飘逸,体貌安闲。
众人都点了点头,即便都以是修道高人,可面对此女的笑容还是有些晃神。
“望月宫主说的是,先不论那传送石是否有效,可这数量实在不好说,大伙都修炼这么多年了可又有谁听说过这种法宝?依我所见,这传送石恐怕不好炼制呀。”那穿着大红袈裟的人面色自如,双目微闭,似是老神在在。
“嗯,这些我们也不好猜测,不如去S市看一下那位道友如何?”昆仑长老微笑道。
“我也要亲自去看看,一个炼体期就有这样宝物的人或许能让我们大吃一惊呢。”望月宫主道。
……
十月假期以过,张凡也开始上课了,回来在家里布下了传送阵每天晚上就传送去神农架采采药,练练级,学校中有时候和江涛谈谈修炼的事情,生活倒也过的惬意之及。
今日便是白婉婷在万人体育馆召开演唱会的时间,得知张凡要去观看江涛也硬是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张凡无奈,只能从周婉心那在要了张票。
晚上八点,两人准时到了体育馆,馆外人山人海,两人一看这架势前门是被想挤进去了。此时正好一辆车子开来,下来的居然是熟人赵棋瑞。
见到正对自己微笑的张凡,赵棋瑞也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张兄,几日不见,莫非是出去游玩了?”
“呵呵,那是!老是待一个地方挺无聊的,就出去逛逛。这不回来得知白小姐要开演唱会就和我同学来捧场了。”
“哈哈,婉婷知道了一定很高兴,走。我带你们进去,这里我们是挤不进去的。”赵棋瑞高兴的在前面带路,张凡与江涛跟着上去。
走时张凡突然听到江涛传音道:“张凡,那人是谁啊,貌似很牛B的样子。”
张凡一笑,也传音道:“是很牛B,本市副市长的公子赵棋瑞,才从海外学习归来没多少时间,现在正在追求白婉婷呢。”
“哦原来是这样,这种贵公子会追求白婉婷也不奇怪,她的样貌比起修道中的女子也不承多让,只是听他的话好象你跟白婉婷也很熟吗。”江涛眼睛一瞥朝张凡望来,大有你敢说谎就雷电伺候的味道。
张凡一阵苦笑,把自己救过白婉婷的事从简说了下,江涛听了,迷起眼睛良久才道:“原来你还玩了手‘英雄救美’,我佩服之极啊,这等事居然也不早说与兄弟分享,太不够意思了,你不会是准备独霸白婉婷吧?”
张凡正想说话却听赵棋瑞道:“张兄,就这了,我们进去吧,进了只要给看一下门票就可以了。”
“行!”张凡说着恶狠狠的瞪了眼江涛,奈何对方脸皮之厚,照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赵棋瑞带着张凡走的是这里工作人员进出的地方,一进去就是体育馆的后场,现在这里划分成了演员的化装室,服装室;张凡还从这里看到不少上过电视的明星,看来都是受到白婉婷的邀请前来的。
工作人员的一见大摇大摆走进来的人三人,刚要哄出去就看到三人扬起门票晃了晃立刻败退而下。
“爽,我还是第一次以普通人的身份这么嚣张过。”江涛暗自心喜道,难怪那么多人追求权势财富了。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确实让人心里上有着极大的满足。
“张兄,要不我们一起去婉婷的休息室看看?”赵棋瑞提议道。
张凡想了会,才道:“这样不好吧?那里好象闲人免进的。”
“呵呵,这里不一样是闲人免进?走吧,怎么几天没见变的婆婆妈妈了。”赵棋瑞拉起张凡就朝休息室走去,完全不顾身边那些工作人员的眼光。
休息室内,不光是白婉婷和周婉心,还有那三个保镖。同时郑峰也已经早早的到了这里,看到郑峰点了下头便继续看着手中的杂志。
“哼哼,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出去玩也不说声,难道你还怕我赖上你跟去不成?”周婉心说着迷起了眼睛,与她相处了段时间也算是了解了她脾气。
“哪有,我不是怕耽误你练功吗,所以才没跟你说的。”
“哼,信你就有鬼了。”周婉心一嘟嘴立刻不理张凡跟好友愉快的说着话。
张凡给众人介绍了下江涛,此人不愧深得皮厚之学,没一会就**了白婉婷那一列攀谈起来。
没一会,响起敲门声,一工作人员道:“白小姐,演出快开始了,您快准备一下吧。”
“好的,谢谢了!”白婉婷说着又打扮了一下告辞着离开,那三个保镖一起随去。
一出去张凡就拉住了周婉心,问道:“上次的麻烦还都没完全解决,白小姐怎么就这么急着开演唱会?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我也知道啊,可婉婷说上次就因为烧房事件演唱会被耽搁,现在无论如何不能拖延太长时间了。要不然什么事情都会变的很麻烦。”
“唉,这也太冲动了点。”张凡叹了口气。
“张凡,既然我父亲会让你保护我想必你也什么特殊的能力,要不这次你也多注意一下,可以吗?”周婉心确实很在乎她的朋友,为此说话都带了点哀求的味道。
“我会注意的,要不是如此我还真未必会来。”天门的事情没解决,白婉婷就很危险,江涛回来这里其实他也是早有预谋,多个劳动力总是不会吃亏的。
几人的位置都在看台的第一排,注意起来也是方便,江涛撤了下张凡的衣服,“兄弟,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认识你还没多少天就遇到这样的好事,太爽了。”
“别太随意了,这次其实还有事情需要你帮忙的。”张凡说完,传音把天门对白婉婷的举动详细说了遍。
“原来以前的事就是这个原因,放心吧!不就是监视吗,我好歹也是金丹期修为了,神念之后周围还不都在掌握之中。”江涛一说完周围人的喊声顿时喧哗而起,原来白婉婷已经随着音乐缓缓步出。
江涛就跟那些歌迷一般挥舞着双臂高声尖叫,“这家伙,唉!”张凡叹着气静坐与位,神念一出立即笼罩了个整个体育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在这万众注目之下天门也未必回做出过激的举动,张凡以因为初用神念,每次施展一段时间也得休息一会,这段时间就江涛值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