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龙虎山天师观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龙虎山天师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一道流光从天空划过,宛如隔破长空的横线,在黑色的夜幕中拖着长长的尾巴。
飞剑上,张凡正看到书中的电话,一出了神农架,顿时被遗忘了四天的手机响个不停,打开才发现里面塞满了周婉心发来的短信,还有数十条未接电话。
“奇怪,找我这么急难道白婉婷又被抓了?”张凡把飞剑停与万米高空,就这么给周婉心打起了电话。为了配合气氛张凡特意穿上了那件黑色的风衣,高空中长风阵阵,衣衫被吹的卜卜做响。
电话一通立刻听到周婉心那扑头盖面的唠叨声,好说歹说的才劝下,了解完情况张凡保证着一定按时赶回来。
“白婉婷的演唱会吗?确实该去看看。”喃喃说了句,发现真元已不多立即吃了颗陪元丹,这是他在神农架炼制出的新丹药,每秒恢复真元20点,可持续恢复半分钟,比起聚气液恢复的量多了很多,这也没办法,聚气液体恢复的是真气,现在他已经无法使用了。
在神农架待了四天,张凡除了开始的一天在打通穴位,其他的时间都在熟悉御剑术和逍遥游,就连《七剑斩龙诀》以因为炼制丹药增加的历练值升到了第一层,那保存的三点技能点还没到使用的时候。
三绝剑气如今也因为经脉的打通而修炼成功,三绝剑气,一式强与一式,最后一式的破魔剑气让张凡都觉得有些恐怖,破魔剑气的真元消耗方式完全不是固定的那种消耗而是完全靠张凡本人决定,如果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把全身六百多的真元全部汇聚在一起发射出。
面对这个诱惑张凡很是不怕死的试验了一次,而最后的效果便是山壁被打出一道手指粗线深入五米的洞口,而他自己全身真元枯竭,生命一下子掉了80%,施展破魔剑气的那条手臂疼的如同刀割,还好生命值恢复之后便不在疼痛。
……
一路南去,此时张凡已经接近S市的郊区,不用多时便可到达自己那家中。
神念之下顿时察觉到有人在打斗,其中一人还是修道者,至于另外一人则气息显得有些昏暗不明,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飞剑一降而下,甩了个尾巴便朝左方飞去。
打斗的两人完全没注意到空中降落的人,在百米外停下后张凡便施展逍遥游,黑夜中身影如鬼如魅,每次落脚的地点完全没有一丝可琢磨的迹象,风吹落叶,落叶而下,又有谁能看的出这片叶子到底会落在哪个位置呢?
百步之外一男子挥舞着手中木剑,虚空中纸符飞舞,如翩翩蝴蝶般上下舞动。那被纸符包围之人在场地上横冲直撞,速度之快只留下一二残影,可每次试图冲破包围时那符咒便会生出一道雷电直直劈下,任他速度绝伦也总是被劈的哀嚎连连。
“他竟然也是金丹期修为的人!”张凡看清了那人的资料,此人名为江涛,看仙力值和张凡一样才突破金丹期不久。至于另外一人就诡异的多了,竟然是个外国名字,而且除了显示的攻击和防御之外第三属性却是血值,顿时让张凡有些摸不找头脑了。
场上,情况顿时发生突变,那江涛拿出一面足有脸盆大小的八卦镜,咬破食指在上面画了一道符,口中朗声道:“化阴为阳,无极法道,乾坤之雷,驱魔荡邪,赦!”
八卦镜中射出一道金光,那漫天飞舞的纸符似有灵性般组合成了一个太极的图案,陡然间光华大盛,青天霹雳,一道足有手臂粗细的雷电猛的劈向那早以狼狈不堪的人,被劈中的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术般一动不动,浑身暴起一团血雾,只是这血雾没有散开反而翻滚之后继续朝男子身上涌入。
“在落!”江涛一声令下,那太极中又是一道雷电落下,这次不但血雾被劈散,就是那男子也马上一声不啃的倒在地上,衣衫破烂,飘起一股腐臭的味道。
“好厉害的驭雷之术。”见此情况,张凡不禁轻叹一声,若是自己被这么劈上两下恐怕也得挂掉。
“是谁,出来!”那江涛身体一证,手中木剑挥舞,眼看着那漂浮的太极便要朝张凡飘来。
“停,别劈,是自己人。”张凡赶紧窜出身来,开玩笑,真要被这身份不名的家伙对付上不知道什么下场。
黑夜中,江涛一见竟然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小的人不免有些惊讶,在见对方也是一修道者时顿时松了口气,“呼,原来是道兄,我还以为还有一个血族躲在暗处呢。”
“血族?你是说那个被你用雷电劈死的那个?”张凡指了指那个还在浑身冒烟的人。
“不就是他咯,晚上我本和同学在KTV唱歌,出去买包烟就发现这人从包间走出来,身上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当时就发现不对跟了出来,最后才知道竟然是血族。”江涛边说着边收起木剑,双手掐了一个阴阳道诀,那虚浮的太极图光芒一收便化做普通的符纸飘落下来被收进了乾坤袋。
“道兄你是哪个门派的?在下江涛,道从龙虎山天师观。”江涛双手作揖道,天师观又名天师府,建与宋崇宁四年(1105年),直到明洪武元年才移建到如今的龙虎山,算算时间这天师观也建立近千年了。
张凡对江涛的动作不是很了解,从接触的人开始从没这么做过,也学着他的样子作揖道,“在下张凡,师傅是玄冥,至于什么门派就不清楚了,师傅也没说过。”说着,张凡才想起自己一直不知道到底是属于哪个门派的,下次见了师傅一定得问问。
“哦,原来如此!”一时间,江涛把张凡当成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了。
两人因为年纪相仿又同是修道中人也格外谈的来,不一会两人就钩肩搭背结伴而行,从谈论中得知那江涛竟然也是京华大学的新生,只是和张凡不是一个系的。
虽然两人都以有金丹期的修为也没飞行赶路,只是用各自的身法暗自较量,张凡的逍遥游行踪难辨,如影如风;而江涛身法却似蛟龙游动,上下跳动的幅度很大,行走之时整个人基本处于半空中,如闲庭信步很是潇洒。
快到市区之时两人才停下脚步,江涛微叹了口气,道:“你的逍遥游还真是厉害,我怎么追都追不上。”
“别谦虚了,我还羡慕你呢。你刚刚那劈死血族的道法可是让我叹为观止。”张凡好笑着,江涛的身法虽然在行走速度上赶不上逍遥游可配合他的道法却是威力倍增。
江涛一仰头,得意道:“那到是,不是我吹,我们天师观的这九霄神雷修炼到最高境界可落下九道神雷,到时别说说是血族了,就是仙人都能劈死。”
“看你得瑟的,夸你两句就不得了了。”张凡一翻白眼,用言语打击,但内心对这九宵神雷却是忌惮不已。“对了,你说那血族跑我们这来干什么?你不是说过他们已经不涉足修道者的地盘了吗。”
“天晓得,或许他们是吃饱撑着没事干跑这来旅游的,奈何被本少爷撞见,自然要替天行道了。”
离别之时两人互换了手机号码,以后都在一个学校相处的时间自是不会少了,而且又是同道中人生活也会有趣味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