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小强般的人物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小强般的人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J省一处住宅内,太师椅上坐着一白须老者,端详着手中那紫色球状之物,旁边一肥胖的中年男子恭敬立与一旁,撼收垂目,不发一言。
“果真奇妙,我竟看不出此物如何炼制,生儿,出售此物的人你可查到了?”
肥胖的中年男子一抬首,竟然是宝玉楼的店主钱生,只见他神情慌张,完全消失那喜笑颜开的样子,“长老,恐怕这有点麻烦,您也知道那交易所的规矩……!”
“不碍事,你照我的话去做就好了,恐怕插足此事的以不止我们昆仑一门了,我也需立刻回去禀明掌门师兄,你查清事情后立刻回趟昆仑吧。”
“是,长老!”钱胖子的脸上顿显狂喜的神态。
“嗯,去吧!”
“弟子告辞!”
钱胖子离开后老者又拿起那球状紫石,喃喃道:“传送石,传送石!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神通造得这般奇物。”说着,身形一闪,人以消失与万里之外。
因为传送石而沸腾的并不止这昆仑一门,自从交易所传出有这传送石一物之后各门各派以及散修之士皆以知晓,就连现在骆家也这事麻烦不以。
“爷爷,现在已经两批人来问那传送石的事情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出来?”骆子赋在书房内神色焦急,那首坐之人正是骆家之主,骆百山。
因为骆子赋与张凡是一同去拍卖的传送石,现在张凡消失人家自然问到了骆子赋,虽然骆家送了张凡上百颗灵石可相比之下就无法与十颗传送石的价格相比肩了,骆家欠了一份很大的人情。
“太乙门,天道门,虽然都只是二流门派可也不是我们骆家能抗衡的啊,唉!”骆百山也是神色堪忧,他们骆家虽传延之今也有数百年,可比起那些门派无异是巨山前的土丘,骆家先祖只是百年前一落寞门派的弟子,之后门派被毁才逃出有了这骆家。
思考半晌,骆百山才道:“子赋这事你先去告知一声,我想还会有不少人前来询问,不如到时一起说了。”
“爷爷,你正准备说出来?”骆子赋有些难受,如此一来岂非以怨抱德。
“这也是无奈之举,传送石的影响之大以非我们可以想象,稍有不甚骆家都有灭亡的可能,我不能因为这而致骆家百年基业与不顾。”
“我明白了爷爷!”
“嗯!你明白就好!”
骆子赋走出了书房,心中满是苦涩,无奈道:“张兄,子赋只能在此跟你道声歉了。”
……
张凡道了声‘家师玄冥’后,端木与司徒的脸上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神态,端木凌云的脸时而愤怒,时而恐慌,就连脸色也在不断交替着,至于司徒博则显得正常的多,只是惊讶了会便爆发出大笑,“哈哈,原来是玄冥的徒弟,难怪了!端木老魔,当年你的兄长端木鹤被玄冥所杀后连元婴都没留下,现在又遇到他徒弟,我看你麻烦咯。”
“司徒老鬼,你给我闭嘴。”端木凌云愤怒的浑身颤抖,当年兄弟二人无恶不做,声名狼籍,最后被玄冥遇到,若非兄长自爆元婴阻挡恐怕端木凌云也以被斩杀。“哼,他是玄冥的徒弟又如何,即便我身受重伤也不怕一炼体期的小辈。”
充斥着怒火的眼睛瞪着张凡,也不顾伤痕累累的身体,端木凌云大吼着扑身过来。
“我靠,杀你兄长的又不是我,你找我报什么仇。”一见情况不妙,张凡赶紧脚下摸油朝进来的洞口跑去。
端木凌云虽然身受重伤可速度还是不逊与张凡,眼看着就要追上来赶紧挥剑劈去,银光呼啸着击向端木凌云的面门,但他只是衣袖一挥就消散了张凡的剑气,只不过在他打掉剑气的同时身形一顿,有一瞬间的停滞。
张凡记上心来,又马上几道剑气劈去,果然端木凌云因为受伤的缘故妄动真元身体无法负荷。“哈哈,这下看你这么死。”张凡大笑着快速挥剑,可他忘记了对方同样是和他一样的修炼者。
面对数道剑气,端木凌云肆吼着拍掌打出,不但消散了剑气更是以排山倒海之式扑面而来,一股巨大的撞击让张凡又体验到了飞行的快感。
“扑!”猛然一口鲜血吐出,系统提示张凡的生命降低了一百多点。
“糟糕了,一时大意忘记了对方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又怎会只防守不反击的。”张凡苦笑着擦去嘴角血迹,反观端木老魔也因为伤势而愈而出手攻击使的自己受伤更加严重。
忍着剧痛张凡一个翻滚躲在巨石之后,拿出传送石捏碎顿时身体被一阵紫光包围,人瞬间消失了。而那追赶而来的端木只看到前方的大石后有道紫光闪了下便不见了人影,怒吼连连。
随即传送而来的张凡出现在一处溪水边,他也不知道这里具体的位置,反正还在神农架就对了。
“郁闷,等我恢复了生命在去找我算帐。”拿出聚气液喝了一小口,但可惜他前段时间没有炼出恢复生命的丹药,导致现在只能忍受着剧痛静待恢复,这也是他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伤,胸前肋骨至少都断了几根。
随着生命的恢复,张凡所受的伤也在逐渐恢复着,大概半个小时后,张凡又神气活现的跳了起来,“哈哈,端木老魔,看我这次不玩死你,有本事你在把我打伤了,现在有了传送阵你就算是秒了我也能在找到你,到时候吓也吓死你。”
张凡狂声大笑,他完全不担心端木凌云那的情况,他能在半小时恢复伤势可别人不行。使用传送石的定位目标这次传送到了建有传送阵的山洞内,硬拼是不行的唯有偷袭。
紫光一闪张凡人又再次消失,黑暗中走出山洞后,张凡变的更加小心了,不远处就是刚刚逃遁的地方,不晓得端木老魔还在不在那。
跳上一棵大树向远处眺望着,大概百步之外清晰的看到端木老魔正在调息恢复伤势,周身两道红绿雾气翻滚,不断的从鼻间吸入,口中喷出。
“这老魔头也不知道练的什么法门,这么诡异。”张凡思虑着逐渐接近,全身紧绷,他可是领教了端木老魔的厉害,自己隐藏着能被发现一次也能被发现第二次。
只是这次比较奇怪,张凡现在都只离端木老魔三十米左右,他还是完全没有反映,“难道他是故意引我上钩?”张凡考虑在三还是继续前进,二十米,十五米,只要在走过三米就到了剑气的射程之内了。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拼了!”张凡一咬牙,把聚气液提在了左手,跨前几步右手以最快的速度挥剑,以前面对黑炎时那道剑网再次出现,剑气纵横,张凡只觉得心情激荡,真气一空马上提起聚气液就朝口中灌去,同时转身朝后飞奔。
接近的剑气让调息的端木凌云感受到了危机,睁开双眼就看到了漫天而来的剑气,惊慌不以,猛然收功阻挡。这一下子正是犯了调息的大忌,不但要承受收功带来的危害还无法完全阻挡住攻击,可谓两面受敌。
“小辈,你欺人太甚!”端木凌云自然也看到了那逃窜的跟兔子似的张凡。原来他在张凡消失之后便搜索过周围,见没了危险才安心调息,有门法诀确实可以爆涨真气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但那受到的危险也很大,端木老魔以为张凡就是使用这法门逃去养伤,可有怎的料到事情并非如此,反而在如此段时间内又跑来偷袭。
端木老魔现在是伤还加伤,剑气划过的伤口鲜血泊泊流出,凄惨无比,强行压制的真元猛然间翻涌而上,一口鲜红喷出,这次他真是奄奄一息了。
逃窜出去的张凡见身后没有追来的动静终于停下脚步,慢慢的原路返回。
见倒地不起的端木凌云张凡终于呼了口气,“终于搞定了。”
听到声音,微弱的端木老魔勉强的睁开双眼,无力道:“临死之前我可否知道,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恢复伤势,又……又是怎的离开,返回的?”
“这简单,伤势吗坐下恢复就可以了,至于离开的方法就是用的这个,十公里以内任意传送,今天也是第一次试用。”张凡拿着传送石晃了晃。
端木老魔瞪大了双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眼神,张凡的变态体制以及他那手上的紫色圆球都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最终一口气没咽上来挂掉了。
“人物击杀端木凌云,获得修为值二十万,历练值五万,功德值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