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家师玄冥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家师玄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时张凡行走与一片草木丛林之间,周围尽是一些看上去千奇百怪的植物。现在的他正处于神农架中。
自从骆子赋那取得灵石之后张凡便坐车直奔H省,因为张凡的大方一下子送出了十颗传送石,结果骆子赋的爷爷一个即将突破元婴期的修炼者一时高兴,送出了大量的灵石。
“这里的气候湿润的多啊!”张凡感受着吹面的风,浑身也显得精神了很多。不光如此就连温度也降低了很多,因为神农架四季都受到湿热的东南季风和干冷的大陆高压影响,加上高山森林的对热量、降水的调节便形成了夏无酷热,冬无严寒的宜人气候
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是神农架气候的真实写照。这也是为何这里会出现如何众多的植物与动物的繁衍之地。
张凡要建立传送阵自然要个隐秘不被人发现的地方。像这种地方很多,就好象眼前的燕子洞。
燕子洞高14米,宽16米。主洞长约3700米。其中一部分甚至行人难入,而张凡要找的就是这种地方。
在洞内一路穿梭,越往内越觉得洞口狭窄,而且环境之暗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周边飞燕掠耳,吱吱有声。“我靠?这么大一条沟!”若非张凡有夜视功能还真发现不了,一条鸿沟深不见底,即使两边也相隔足够十米的长度,加上旁边峭壁圆滑,石质坚硬异常,普通人想过还真没有办法。
张凡纵身跃过,在鸿沟的另外一边走过段路时却觉得洞内空间逐渐的宽阔起来,张凡顿时明白了这洞的大体构造,它就好象是两个大的圆锥横插与山体间,宛若两个相互隔开的燕子洞。
“哈哈,这里还真是一个好地方。”张凡顿时一笑,周围除了燕子根本就无人能进来,空间广阔,环境漆黑,这对他来说都是有利无弊的。
在洞的一凹处大概有十几平方的空间,张凡觉得此处正好设下传送阵。当下拿出灵石按九宫四象方位,外四内九。
“四象无极,宫生九环,内衍乾坤,外弦天地,听我号命,赦!”张凡穿梭与阵内,手指交错碟舞,当口诀念完正好在阵中走出一个阴阳。顿时摆放的十三颗灵石骤然亮起,光线牵引着把灵石连接在了一起。
阵中阴阳两图爆发出刺目的白光,洞中被照射的如同白昼,那些一直隐藏与黑暗中的燕子发出吱吱的鸣叫声。
“传送阵建立成功,获得历练值一百,功德值一百。”
张凡淡然一笑,第一步路成功以后就好办多了,而且以后建立传送阵也要小心,这么强烈的光芒若非建立在无人洞内肯定会被发现的。
建好传送阵张凡便顺着这边的洞走去,逐渐发现周遭似许多相互贯通的溶洞,定是经过千百万年急流的冲刷溶蚀,洞中钟乳垂悬,千姿百态如鬼斧神工之作。
一丝光线豁然出现与眼前,张凡知道自己是找到出口了。
林立的山脉隔绝的一块地域,但却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因为张凡相信普通人是无法到达这里的,那古树参天而起,冠木盛开,枝壮叶茂,延伸而开足有一篮球场的大小。
“妙啊,妙啊!”张凡喜笑颜开,一出了洞那发现草药的提示声便接踵而来。白天不存在亡灵所以张凡便四处搜索着草药,这里的药比起外界来可是珍贵的多,甚至一些都是张凡闻多未闻的。
不但如此,在山脉之间张凡甚至听到了矿物的提示声,惊喜的他只顿想挖开山脉看个究竟。但他以因此困惑,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把山壁中的矿石取出来。其实不光是张凡,对于没有好的法宝修道者来说这都是一个难过。
从光屏中寻找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可以挖石的锄头来,“难道要我用武器挖不成?”张凡看了眼手中的青虹剑,最终还是放弃了。凡品的武器显然是不可能办到的,真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哭都找不到地哭去。
“算了,既然这里能有其他地方肯定也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张凡自我安慰着。
走了大半天张凡也觉得采的药差不多了,正巧见前方有一山洞,不如先把药炼制一番。
刚上前两步只觉得轰的一声,一股强烈的气流吹的张凡直接飞了出去。吃了一嘴泥的张凡抬起有些晕的脑袋,“靠,这什么地方啊!呸,呸!难道我踩了地雷不成。”
抬头一看前方哪还有什么山洞,到处都是倒塌的巨木,而那地面仿佛被火焚烧了般一片漆黑,仔细一闻还真能闻出点木炭的味道。
“端木老魔,你毁我心血,我跟你誓不两人,咳……咳!”
“有人?”张凡顿时心惊道。
接着便听到有人接话,“嘿嘿,司徒老鬼,咳~咳,如今我们二人皆受了伤你又如何与我誓不两立?我劝你还是交出神元丹,以后我不在找你麻烦,如何?”
“你放屁,想让我给你神元丹做梦,真要让你修到分神期又不知多少人要死与你手。”
听了他们的对话张凡才明白原来这两人也是修道者,这也不奇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爆发的灰尘散去,张凡也看清了那边两人的面貌,其中一鹤发老者面色苍白,盘坐与地。脸上神情愤怒;另一边人则诡异的多,头发一半红一半绿,十指干瘦宛褐黄宛如枯枝。
缓缓站起,正要说什么,猛然朝着张凡隐藏的地方大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张凡一怔,自己没出声啊,怎么都被发现了?遂然站起,轻拍身上的灰尘,“两位前辈,在下无意闯进,冒犯之处还望恕罪。”
那发丝半红半绿的男子看了眼,眼中寒光一闪,“竟然是个炼体期的小辈,司徒老鬼,莫不是你叫来的吧?”
“你以为我叫个炼体期的小辈来会有用处?”
张凡有点郁闷的望着两人的争论,根本就不打自己放在眼里,这也难怪,他看了两人的资料,除了显示个名字其他都是问号,两个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是不会把他一个炼体的小辈放在眼里了。
只是那叫端木凌云的人看的他那个心惊肉跳,名字红的都散发出隐隐的紫光了,这简直就是传说中那红到发紫了。张凡又开始排算起干掉这会有多少收获了,这不怪他自不量力,试想一个喜欢玩游戏的人面对一个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BOSS你会怎么做?恐怕大多数人抄起武器就劈上去了。
但张凡有个顾虑,修为的差距是一个,另外一点就是他虽然死亡了可以复活但是有个限制,一旦死亡次数超过十次就无法在复活了。因此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每一次的死亡。
“那个小子,快说。你到这里究竟所谓何事,若不老实交代休我掌下无情。”
见端木凌云一副狰狞的面目,张凡不禁无语了,受了重伤的人竟然还这么嚣张,“端木凌云,你不觉得你太狂妄了点吗?”
“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号?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端木凌云神情猛的变色,知道他名号的人寥寥无几,大部分人除了称他为端木老魔或就是端木魔头了。
“知道你名字有什么奇怪?不光是你,另外一位是司徒博前辈了吧。”
在那的司徒博也有些震惊了,他隐匿与神农架以有五十多年,以怎会被一看去二十的少年认了出来?
“小辈,快说你师傅是谁,否则我立即毙了你。”
看着有些激动的端木凌云,张凡叹了口气,缓缓道:“家师玄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