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拔刀术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拔刀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国道这边来往的车辆不少,张凡看了下没找到什么特别的,“你们到了这怎么找到接头的人?”
“老,老大只是提过在国道这边的小山坡后面的一个废弃屋子那,到底是不是我就不清楚了。”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还真见到一座小山坡,光秃秃的。旁边有条叉路,弯曲着向里面延伸,“把车子开进去。”
车子开了会却见道路越来越狭窄,无奈之下只得把车停下,张凡下了车,道:“你在这等着,若是跑了以后被我看见的话你知道会怎么样,当然你如果逃到国外去的话我或许没那个时间去找你。”
“大哥放心,我一定不跑!”泥鳅连连点头。
张凡钻进了前面的树林,隐约间看到露出的屋檐,小跑过去见到了那废弃的房子,只是这里不光如此,在几十米距离外还有两座老旧的房屋,前面停着自行车,显然有人居住。
张凡靠近那废弃的屋子,虽然说废弃但除了看上去陈旧了点还是可以居住的。
屋子的大门开着,里面一人浑身漆黑的袍子,盘坐与地闭目养神,“既然来了就现身吧,何必隐藏着不敢见人。”
“要说不敢见人的应该是你们天门的人吧?”张凡出现在门前,眯着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人,黑炎?上次那在工厂里的女的叫红月,这个叫黑炎,看来是不会错了。
黑炎眼光一闪,冷冷道:“竟然连天门都知道了。你能找到这里看来白婉婷又被救下了,如果我猜的没错,不但是这次就连上次也是你吧。”
“哦?你是说红月,呵呵!既然你会猜你不如猜猜看呢?”张凡手盘于身后,青虹剑已然出现,他感觉黑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哼,你知道的太多了,去死吧!”黑炎猛的跃起身来,手中做拔刀之态,瞬间张凡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身子一扭,就听到呲的一下地面的石头顿时破碎,石屑飞溅。
“这家伙也会运气与武器上?”张凡猛的一惊,看向黑炎,他手中是一副武士刀,刀刃三指宽,比普通的武士刀厚实了许多,两侧均有血槽,一旦被刺中想不死都不行了。
“听说你也会运用剑气,不如我们就比试一下吧!”黑炎说完握刀与胸前向张凡快速移动,手中武士刀一记劈下,刀芒顿现。
张凡也毫不客气的挥剑迎击,银色的光芒比黑炎的刀芒浓厚的多,黑炎一皱眉,又是一记刀芒才击散了张凡的剑气。
“果然厉害!”黑炎快速把刀插入刀鞘,两脚前后分叉站立,一手握刀柄,一手握刀鞘,“拔刀术,三月斩!”黑炎的刀猛然出鞘,光芒暴闪,如气的爆炸般三道刀芒以上,中,下三势直逼张凡。
拔刀术属于另外的一种招式,冷兵器中一般来说面对敌人的时候要事先将兵器从鞘中拔出,如此才可迎击敌人,可拔刀术正好相反,他是事先把刀收入刀鞘。因为与剑不同,武士刀和刀鞘都需要一定的弧度,拔刀术正是利用拔刀时的这个弧度和产生的摩擦力制造一种瞬间的爆发力,其力道和速度要大于凭空直接挥刀。
这种刀式需在第一时间内抢先砍中敌人,力求一招致命。
黑炎在使用拔刀术后身体微弓,猛的朝前扑去。他的计策则是张凡在躲避三月斩手忙脚乱的时候乘机击杀。
“呲,呲,呲!”连续三响,黑炎的三月斩刀芒被张凡连续击破,速度之快只在眨眼之间。
“这,这不可能!”一脸冷漠的黑炎也瞬间惊呆了,就他所知,虽然三月斩可以击破但也同样需要对手以气芒相敌,可使用气芒必须先聚气,如此一来势必需要时间,可张凡在后退的同时根本就没有聚气的动作,完全是顺手就挥出了剑气。
黑炎又怎知张凡的剑气完全是靠意识操纵,他挥剑的速度越快,施展剑气的速度也就越快。眼看着张凡击破刀芒又是在不聚气的情况下挥剑,忙止住身形快速后退。
银光一闪,这次张凡抓住时机欺身而上,随着第一道剑气,手中青虹交织成一道剑网,顿时瞒天剑气呼啸而起,笼罩了黑炎全身。黑炎的眼中尽是恐惧、诧异、心惊,虽然在传说中达到武道颠峰,反璞归真之时便可气随意动,放射自如。可眼前这甚至比自己还年轻的人实在让他无法相信他已经达到了武道颠峰。
瞒天的剑气在一瞬间击杀了黑炎,不但如此,多出的剑气甚至把黑炎的身体分割成了数十块,名副其实的肢离破碎。
“靠,这太恶心了。”张凡虽杀过人可还是第一次经历过分尸,器官,内脏流了一地。其实张凡在对付同一目标的时候很少会这样在一瞬间爆发出所有剑气,虽然以前对那便宜师傅也施展过只不过和他差距太大,玄冥完全是一挥手就破去了所有剑气。
神魔提示张凡的修为再次提高,只是这次足足连续提高了两个修为,现在已是塑体第三阶。而且获得的历练点和功德值更是惊人,两千多的历练值和一千的功德值。
张凡看了下积攒的历练点,足足有五千多了,“咦?五千多的历练点好象可以把剑气提升了。”
跑到屋子里张凡查看了下技能,果然,剑气提升到第五层所需的点数就是五千。张凡很是豪爽的把剑气提升了上去,“哈哈,剑气满级,终于把一个技能搞定,以后就可以专心提升《太清心经》了。”
把黑炎的尸体拖到角落,以口诀配动手印,“凡火,起!”
火焰腾空而起,“黑炎,我也算对你不错了,把你火化掉至少没让你暴尸荒野,记得,千万不要来感谢我。”说着,张凡开始远路返回,其实他还是很期待黑炎来找他的,再次见面那就是鬼了?自己杀鬼好象也能提升修为的。
……
“嗯?黑炎难道死了?”在一处豪华的住宅区内,一中年男子望着手中破碎的青玉,脸色阴沉,身周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难道白婉婷身边还有什么高手保护不成?”
“青云,你进来下。”
“主上,有何吩咐?”一青衣男子低首恭敬道,此人正是当初放过红月的人。
“黑炎以死,你去消失的地方看一下,另外传消息给白尘,让他返回吧。”
“白尘?”青云心中一震,主上手下除了有四长老另外还有四使者,其中这白尘最为神秘,据说他的实力已足够和四位长老媲美,只是此人长年在外,除了主上和四长老其他人都没见过。
“是,属下这便去。”青云恭敬退下,出去后喃喃着,“没想到黑炎都消失了,红月看来上次你足够幸运了。”
……
张凡坐着泥鳅的车返回了,事后张凡还是终于放过了泥鳅。一顿威慑恐吓,吓的泥鳅眼泪都出来了,连连保证决不泄露今天的事。其中还有个主要原因,泥鳅的名字只是稍微带一点淡红,想必平常只是做过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杀了也没什么好处。
回到墩皇,除了回来的几人,周羲以及李管家也来了。
赵棋瑞与郑峰朝张凡点点头,张凡朝周羲道:“周叔叔,不好意思!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我……!”
“不用多说了!”周羲一摆手,“今天的事怪不了你,完全是婉心提议出去玩的,这丫头真是不知轻重,这时候还到处乱跑。”
“张兄,可找到幕后的人了?”赵棋瑞问道。
“可惜,我到那的时候那已经没有人了。”张凡道,瞄到李管家看自己的神情,显然他知道自己在说谎。
“哎,一天不抓到那些人婉婷就一天不能安稳,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一直奇怪,那些人为什么要抓白小姐?你们可知道?”张凡奇怪道,把从泥鳅那了解到的事情跟所有人都说了下。
半晌,赵棋瑞分析道:“这事是很奇怪,以最近的情况来看这幕后的并非普通人,不需要绑架婉婷来获得财物。在把婉婷家被烧毁的事情联系起来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是有什么秘密掌握在婉婷手中,需要抓她回去调查?”
“这是有可能,等白小姐醒来在详细的问问吧。”张凡点点头,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李管家眼神一瞥走了出去,张凡也跟了出去,两人到一角落,李管家便问道:“你追到天门的人了?”
“嗯,被我杀了。对方叫黑炎,上次的那女子叫红月,都以颜色为代号。只不过这黑炎看起来比红月厉害多,而且他还会拔刀术。”
“拔刀术?你详细跟我说说那人的招式!”
听的张凡讲解,李管家才沉声道:“这应该是日本九月流的拔刀术,据说他们拔刀术最高境界可以快速挥刀九下,称为九月斩,九月斩的刀芒不管是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远远超于前八月的刀芒,最主要的是九月斩的刀芒是完全看不见的。”
“看不见?还有这么变态的?”张凡不敢相信那是怎么样的情况了,如此说来这九月斩岂不成了作弊类的武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