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劫过祸灭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劫过祸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张凡隐藏在墙角边,夜视功能已经达到,清晰的环境下可见五人脸上画着图案,手里都握了一把匕首,动作轻盈,看上去似乎是做惯了‘强盗’的行为。
“是谁那么大胆子竟然敢擅闯周家?”黑暗的环境下突然传出一声苍老的话语,接着大厅内的灯猛的全部亮起,照的人一阵晃神。
说话的人正是李管家,身上穿了一件张凡从没见过的唐装,那原本熟悉的笑脸现在充斥着怒气,颇有那么一股子古代王侯的威严,睥睨之态。
“哼,死老头!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进棺材,多管闲事。”那几个偷偷摸进周家的人也看的一清二楚,五个彪形大汉,各个身高都有一米八以上,皮肤黝黑,其中一人脸上还多了一条疤痕,很是凶悍。
“老大,跟这死老头多说什么,直接废了他就是了。”那站在最边上的大汉舌头添下刀口子,顿时猛的朝李管家扑去。
李管家巍峨不动,双眼泛起一丝精光,“不知死活。”身体一斜很是轻松的躲过攻击,同时放下的手掌迅速朝大汉胸前贴去。
“砰!”一声,那两百多斤的大汉顿时被拍的生生飞出去,撞在墙上,双眼一翻,也不知是死是活。
“三弟!”那脸上带伤疤的男人大喊一声,旁边以有人过去查看,“大哥,三哥他……他死了。”
“死老头,我要你给我兄弟偿命。”那脸上带伤疤的男子叫嚷着便要冲出去,“住手,凭你们的身手如何是李天南李老爷子的对手。”话语刚落大门前蓦的出现一全身雪白的长衫男子,背负长刀,年纪很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只是脸上带着一股嗜血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那四个大汉一见白衣男子立刻恭敬的分站两边,但双眼愤怒的望着李管家,随时有扑上来的举动。
李管家见到白衣男子的模样,道:“白衣,长刀,年纪不过三十,你就是两年前一举斩杀黑榜第九的铜人而声名雀起的白尘?”
“李老爷子好眼力,在下佩服!”白尘虽然话这么说但脸上却无一丝恭维的模样,反而跃跃欲试,似乎见到了强大的猎物而神情振奋。
张凡一直隐藏在一边看着局势的发展,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发现,奇怪的是出了这么大动静怎么周家都没人出来看过?吃了安眠药也不至于谁的这么香吧?
“老朽不用天南这名字以有十多年,你能说出来想必对我也有过调查。今天你带人到周家来到底有什么事?”李管家皱皱眉,似乎对眼前的年轻人也有些忌惮,完全不像刚才般的神态自若。
“无他,杀人而已。有人出一千万要周羲的项上人头。原本我是没想接这个买卖的,但是听到李老爷子竟然在这里做管家,于是便来讨教一二。”白尘的话虽然很狂傲但李管家却没有显露出些须不屑,显然白尘已经是一个足以让他重视的对手。
“一千万?哼,那我主人的命也未必太不值钱了,看来那隐藏在幕后的人也只是一贪图美梦的无知之徒而已。”李管家终于显示出了的他的不屑,这也难怪周家的集团在全国都有名望的,资产更是数不胜数,相比起来一千万就小巫见大巫了。
“那是自然。”白尘傲然坦白道,随即便对身边的四人道:“你们去把周大老板找出来吧,李老爷子就交给我来对付。”
“是!”说着四人分散着寻找着房间,李管家自然不会让这些人随意进去,脚下生风便要举止这四处搜索的人群,白尘随着李管家的攻击也展开了身法,“你的对手可是我。”刀芒闪过,硬生生的阻止了李管家的行动。
“李爷爷,你专心对付那人,这四个小丑就交给我对付。”隐藏的张凡突然跳了出来,一掌拍向正准备跑上二楼的大汉。
见突然出现的张凡,李管家神情一松,道:“你自己小心。”
“臭小子,别挡大爷的道,给我死开。”那大汉见闯过来的程咬金,匕首一挥满脸狰狞,张凡集中精力,他的属性已经尽入眼中,虽然比自己低一点却也不可小瞧。
男子一举一动皆招招对着张凡的要害,凌厉之极,显然这是只为杀人而创出的搏命之法。张凡没有用剑,反而是运用这几天的战斗经验与大汉拼搏。
然后张凡这段时间的努力是有成就的,尽管他没有用剑也以可以对搏击之术窥探了门槛。相信他这对他的剑术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蓦的一声青鸣,那满脸凶悍的大汉竟然站那动也不动,只是双目突瞪的望着前方,脖剑一道发丝般的痕迹隐约可见。
张凡从二楼跳下,手中提着长剑,他没有与大汉继续纠缠,瞬时间解决了对手,其实也难怪,谁会料知两手空空的人手中会突然出现一把武器呢。
快速找到另外剩下的大个大汉,皆容易的击杀,到是那其中的一脸上有疤的大汉有些难缠,与张凡打斗一番才悍然死去。
大厅中,李管家与那白尘还在战斗着,白尘挥舞长刀,浑身气劲暴涨,白色的长衫冽冽做响,相比之下李管家则显得潇洒了许多,一招一式如同流水行云,白驹过隙。这看上去是很有视觉效果,但从他们身边那些破裂的桌子可见这其中的危险。
张凡瞪大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两人的战斗,对现在的张凡来说观看这些高手的战斗可以有很大的长进。
“砰!”两人的内劲相互激荡,产生的余波瞬间把整个大厅都破坏的支离破碎,弥漫的烟雾逐渐消灭,白尘的脸上一阵惨白之色,嘴角渗出一丝血迹,“李天南就是李天南,武功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你也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如此造诣。”
“哼,今天是我技不如人,来日一定再次登门求教。”白尘话完一个闪身离开了周家。
张凡奇怪,怎么李管家就这么放过了他了?他可是要杀周羲的人。“李爷爷,你怎么把他放走了?”张凡上前问道。
“呜!”李管家一个踉跄,吐出一口血来,“李爷爷,你受伤了?”张凡一惊,查看李管家的状态,这才发现他的生命不但耗损了些,而且还显示为重伤状态。
“哎,没事!”李管家擦拭掉嘴角的鲜血,“刚刚很白尘的比拼中受了伤,要不是我压制了伤逝就被看穿了,年纪大了不行了,若是十年前又岂会这样。”
李管家淡然一笑,眼睛突然看向张凡手中的剑,笑道:“小凡,看来你还有一些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