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神秘的入侵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神秘的入侵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来,记得在动的时候不要全部靠眼睛去观察,同时也要依靠自己的感觉去判断。往往有些动作都是眼睛无法捕捉到的。”
“我明白了。”张凡重重呼出一口气,摆正位置继续朝着李管家攻去。
跟李管家相处的这几天张凡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天,但学到的东西却尤甚与以前的三个月所学。
正当训练时周羲突然走进来,见到打斗中的两人笑道:“你们也训练的太努力了吧,小凡你明天可就要去学校了,今天怎么不休息的?”
两人终于停了下来,张凡擦掉脸上的汗水,“没事的周叔叔,我感觉我的身体恢复系统还是很不错的,呵呵!”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你不休息我这个老家伙还要休息呢。”李管家笑笑,与周羲伴随走出,很快的,后面的训练室又传出张凡打拳的声音。
“小凡这人似乎很武很是痴迷啊。”周羲笑着,想起自己也是对武有独特的喜好,只是平常世俗缠身无法分心练武。
“是啊,据我的观察其实小凡身体各方面的素质实在太好了,即使没有我的教导相信不出几年他就能成为一名不错的武者。”
“哦?李叔很少看到你有对年轻人这样的赞赏,看来小凡却是一出色的青年了。”
“哈哈,时间会证明我的观点。”
……
训练室内,张凡一遍遍的做着李管家所教授的一些动作,即使他当初说是只教导格斗技巧,可还是把自己的太极传授了一部分给张凡,记得当时李管家嘴上挂着一丝笑意,张凡没有去问,几天的相处很快的摸清了李管家的性格。
他一遍遍的演练着这半套太极,动作虽不是行云流水却也看上去有模有样了。
“奇怪,为什么我每次练这太极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张凡诧异着,就像是炎热的夏季吃了碗冰冻凉茶般的舒爽。
三个小时了,似乎该吃点东西了,张凡摸了摸那略微瘪下去的肚子。
大厅内,周羲和李管家在商店着什么,旁边还坐着一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很是斯文。
“哦小凡你出来拉,看你的样子似乎是饿了吧?”周羲笑道。
“呵呵,是有点了。”
“你去厨房看看吧,应该有吃的东西,李叔麻烦你带小凡过去吧,我和冬经理还有点事情要商量。”
“是的老爷。”
走出门外,张凡顿时问道:“那个人姓冬?是不是叫冬大伟,他是周叔叔公司的人吗?”
“哦?”李管家意外的看了眼张凡,好奇问道:“怎么了?难道你见过他吗?”
张凡一阵沉默,走过一段距离才沉声道:“老爷爷,我有件事或许应该说下,当初婉心受伤在我家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冬大伟的人,我怀疑……!”
李管家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严肃道:“你确定?奇怪,小姐一直没说起过,老爷问她知道不知道是谁做的,小姐一直否认的。”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要不等婉心回来了询问一下吧。”
“嗯,你放心吧,我会跟老爷说的,这件事你也需要保密,知道吗?”
张凡点点头,“晓得!”
李管家指明了路就先离开了,张凡在厨房里随便找了点东西,虽然没有吃的全饱但那个味道还是让他很是留恋。回去时意外的看到那冬经理,冬大伟也看到了走来的张凡,眼神一瞥,突然笑了一下便离开了。
远处,周婉心也正开着他的车过来,对离开的冬大伟视若无睹,见到张凡手上的苹果有些无奈,“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能吃了。”
“哈哈,我可是还在长身体的。”说着,一口咬掉小半个苹果,眯着眼睛,眼神看上去有些调侃,“见到刚刚那人了?我听说那个就是冬大伟呢。”
周婉心的脸上顿时显露出愤恨的样子,“那又怎么样,上次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以至于我都没有跟父亲说。”
“既然没证据那你怎么会怀疑他?”
“我经常看到冬大伟和一群陌生的人接触,有一次我在冬大伟的办公室外面意外听到他和什么人说话,而在之后陷害我的人里面我听出其中了熟悉的声音。”
“嗯,虽然不能做为确切的证据不过也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了。”张凡两三口吃掉苹果,随意道:“你把你的事情跟李管家说了,我想你父亲很快就会跟你谈话了吧。”
周婉心一愣,随即便瞪了张凡一眼,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算了,既然知道了那我到时候就具体说一下,冬大伟是跟我父亲一起创业的人,其实我也不希望是他。”
“嗯,那你自己当心吧,明天我就要去学校了,到时候我就不会住这里了。”
“是吗,那你记得要经常过来找我玩哦?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的,当初早知道的话我就不那么早从学校出来了,说不定现在我就在念博士了。”
“哈哈,你还想念博士?我记得看到过一句话,好象是写的大专生是小龙女,本科生是黄蓉,研究生是赵敏,博士生是李莫愁,博士后是灭绝师太,硕博连读则是传说中的东方不败。你就不怕念的太高没有男人敢追求你?”
“哼,这就是你们男人所认为的‘女人无才便是德’吧,都什么世纪了居然还骨子里残存着这样的论调,这让我想起了英国人的‘男人成功会受到尊敬,而女人成功也不过是个婊子。’难道女人就不能与男人共承天下吗?难道女人就不能与男人争雄天下吗?那你也太小瞧了女人吧?”
“停,停止!”张凡汗颜道,“我不过是随口说那么一句就引发出你那么多观点,学历高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哼,我不过是在提醒你而已,社会在发展,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女人参与到世界的竞争中来,这将是一个总体趋势。”
“好好,我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你!明白?”
“没有就好,好了我先找我父亲去了。”
看着周婉心离去,张凡挠了挠头,“我只不过见她不开心说点事情逗她而已,居然把我一通说教,我招谁惹谁了。”
……
深夜,张凡还在继续着训练,长时间的训练虽然会感到疲惫,但只需睡个觉吃个饱饭便可很快的恢复过来,立刻就变的神采熠熠了。
太极拳以心为主,而五官、百骸无不听命;全身意在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此为太级修炼的根本。
张凡的脑袋中回想起李管家的话语,太极首需静,要除去妄想,排除杂念,做到心中一无所有,一念一无所思,这样就能做到意志集中,思想为一,心无二用。如此对一招一势的运行、转换、虚实、开合、缠绕等基本要领才能逐步领悟,久而久之自会达到意之所向,全神贯注的境界。
张凡练完双手浑圆,其式阴阳颠倒。整个人顿时宛如大山般给人巍峨的气势。
“喀嚓!”一声轻微的细响,张凡双耳一动,远处那轻微的声音在他听来仿如身前。“奇怪,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在到处走?”张凡诧异道。
训练室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张凡顿时皱眉,这显示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