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李管家的太极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李管家的太极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凡感觉自己很清闲,这个清闲并非是解决了所有的事情而清闲,反而是因为有着一堆的事情却无法处理而清闲着。
自从拥有了鼎炉之后他便开始着炼丹,炼器他是暂时不敢奢望了。那些玉石,玄金竟然都是他闻所未闻的,当然一些精铁也或者钢材什么的也可以炼出凡器来,但现在他的剑便是凡器,炼了又有何用?
找了一些药材炼制丹药吧却一个不落的全部烧成了灰烬,原来这里所谓的炼丹并非像游戏一般只要把药材扔进鼎炉便会自动炼制,成功了在自动出现。但是这一些都需要他手动来控制,那火候的掌握又岂是他一个菜鸟可以明白的?
浪费了几百块的药材张凡彻底放弃了,每天就看看书,锻炼自己的反应能力,实在无聊了半夜就出去闲逛,试图抓几个撞枪口上的人增加点功德值。
每天张凡都是起的最早的,吃了早点,周婉心便匆匆忙忙的从楼上跑下,洗刷完毕之后抓起桌子上的面包就朝门外跑去,“李爷爷我先出去了。”
“小姐慢家!”那管家一脸的盈盈笑意。
这时周羲也从楼上走下,问道:“婉心又出去了?”
“是的。”
“哎,那丫头呀。真不晓得她怎么和婉婷的关系这么好,每天都要过去陪着她。”周羲无奈的摇摇头,也坐下吃着早点,一份稀饭,一个包子则是他的惯例,同时手边还会有一份报纸。
“呵呵,周叔叔,那证明婉心重视感情呀!白小姐被绑架婉心就不相信那些绑架了,所以才每天都去陪着。”
“感情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意思到了就可以。若真有人要对白婉婷不利那丫头留那有什么用?无非是多个人质而已。”周羲摇摇头,继续看着报纸。
张凡一笑,笑的有些诡异,“那周叔叔还这么放心婉心留在那,想必早以做好对策了吧!”
周羲与管理同时把目光移来,周羲把报纸放与一边,吃完剩下的稀饭,不答反问道:“小凡,你练武几年了?”
“练武?”张凡一愣,一时没明白周羲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
“呵呵,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普通人与练武之人之间不管是走动,举止都会有些不同的区别,而你则表现的很是特殊,练武时间长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张凡默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不管是哪方面都超出普通人很多,甚至有些能力都超越能力都已经不属于人类的想象范围了。
“呵呵,周叔叔真是好眼力,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张凡很是爽快的说着,在现在的他认为武和道并没什么区别,都是一种养身和攻击的方式。
“我虽然也练过一点不过可没那个能耐,这些不过是李叔看出来的而已。”
“李爷爷?”张凡惊讶的说着,看向那普通之极,貌不惊人的老者,没想到他居然是个练武的高手。
李管家眯着双眼,两手轻松交叉放于胸前,“小凡,可有兴趣和我练上两手?”
“好啊!”张凡欣然同意,他最缺的就是对敌的经验,有高手过招这种事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两人来到后院的一处空地,周羲也怀着高昂的兴致前来观看,他虽然不是一个武道高手可也对武有着很强烈的感情。
两人对站而立,张凡凝神望去,李管家的资料立刻出现在了张凡眼前,攻击120,防御50,生命500/500。对这资料张凡不禁诧异万分,若李管家真是高手怎可能属性这么低,生命先不说除了防御比自己高点那攻击比自己差了太多了。
“李爷爷,得罪了。”张凡招呼完一个迸身,拳头直直的朝李管家胸前打去,他也顾不得对方是强是弱,打完了就清楚了。
张凡的速度很快,不光是他自己,跟他对敌的李管家与观战的周羲都这么认为,眼看着即将打中可李管家只是简单的一个撂手就把张凡的攻击力道移到一边,张凡一脸严肃,飞身而起脚尖同样朝李管家的胸口踢去。
李管家身子一斜,左手画了个圆卸去张凡的力道同时右手如灵蛇般盘旋而上,一把抓住张凡的衣服轻松的甩了出去。
在空中转身落地的张凡有些目瞪口呆,诧异道:“太极?”他虽然没见过太极圈,但看过太多武侠书的他借力用力,太极圆润的道理还是听过不少,刚刚李管家的动作像极了太极。
“呵呵,有点眼力。”李管家呵呵笑着,双手倒画了一个阴阳摆出架势,“来,继续。”
张凡终于不敢小瞧这老人了,架势一出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改变,哪还有一点普通老人的样子。张凡脸色一变,一个箭步而上双拳如狂风暴雨般打出,动作之快简直让人目不暇接,但奈何却沾不到李管家的一片衣角。
“不错不错,力道足够,身体也够敏捷,可惜经验不足。”李管家说着双手在前胸如抱太极,张凡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股气力吸住,刚想挣扎就觉得如同被一巨锤砸中,身体不住的后退。
现在张凡终于清楚自己和李管家之间的差距,不错自己却是还拥有剑气,若是施展开来未必没有获胜的机会,但现在他是切磋技艺非生死相搏。
“啪啪啪!”周羲在一边看的兴起鼓掌喝起,“果然精彩,小凡你可比我厉害多了,能能李叔相持如此长时间。”
“周叔叔过奖了,可惜还是躲不开李管家的招式。”张凡有些懊恼着,以前的搏斗他都是依靠自己的反应以及敏捷,同时借助强化过的体格,东砍西杀的也升到了现在的修为,但是他明白其中很大功劳都依靠与剑气这对常人来说有些匪夷所思的存在。没了剑气即便自己超越常人的体魄也未必是一个拥有丰富格斗经验者的对手。
李管家眯着眼睛注视了一会张凡,良久,说道:“看的出你的身体各条件非常优秀,我也不清楚你这是天生所制还是后天培养,不过我清楚若是你经过一番教导的话实力将会有很大的改变。面对你这块璞玉老朽我也不禁见猎欣喜,不知你可愿意跟我学习一点格斗的技巧?”
“可以吗?”张凡惊喜道,见李管家认真的眼神顿时道:“不过我已经有了师傅,虽然他没具体的教过我什么,所以我……!”
李管家一摆手道:“不必多言,我并非教你武艺,而是给说下在寻常打斗中应当注意的方面,所以我算不得你师傅,你也不需担心。”
张凡有些感动,也有些佩服,李管家话这样说其实是为了顾全自己,一个能为自己讲究战斗经验的人并不轻与那些教授武学的师傅。
……
墩皇酒店内,随处可见一些眼神犀利的人四处走动,或是餐厅,或是大厅,这些不是别人,正是S市调来的警察。自从白婉婷出事以来所有的戒备提升了不知多少,里三层外三层,把墩皇围的如同铁桶一样。
房间内,除了周婉心与她的好友白婉婷还有一穿着蓝色制服的女子,一脸寒霜,看上去虽然把目光看着白婉婷确随时注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周婉心只知道这是派过来贴身保护的,但却不知是何人指派。
周婉心有些无聊的看着电视,望向正看报纸的好友,轻声道:“婉婷,那天救你的人你真不知道是谁吗?”
白婉婷放下报纸有些无奈道:“你这已经是问我第十次拉,我真不知道那人是谁,当时我早以昏迷过去,直到你们赶来我才清醒。”
“可是这说不通啊!谁会救了你连个面都不露呢?那工厂地方周围都看不到几户人家,有的都是一些身份普通的百姓,所以推算出来这人一定在你被绑架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由此得知这人应该就在你身边,你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白婉婷被好友的撒娇搞的有些头大,其实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她甚至幻想过那人是不是这个的歌迷。
“你就别摇了,摇的我头都大了,在过几天就要举办演唱会了,你把我摇出病来可要你负责的。”
“哼,小气!不理你了。”周婉心一嘟嘴一个人看起了电视。
白婉婷好气笑了起来,其实她有个秘密没有说,虽然当时她处于昏迷中但似乎隐约的听到了有人对话的声音,那声音让她觉得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