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红月背叛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红月背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老爷子,我来了。”张凡拎了一着蛇皮袋,里面都是从扳指内取出的草药。
“哦,小兄弟来了,呵呵!快进来坐。”老爷子一见张凡连忙迎进店去,后面还有两位鹤发童颜的老人,相信就是找来的买家了。
“来来,大家到后堂去说。”老爷子带着三人回到了那屋子里,张凡把袋子往地上一扔,噗的一下,老爷子一惊,顿时笑道:“噢哟,看来这药还不少啊,看来小兄弟这下可发财了。”
“呵呵,见笑见笑了。”张凡连忙客气道。
老爷子笑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张童其,他是同心药店的老板,不过现在给他儿子管了,这位是吴语生,虽然没有开药店不过却喜欢自己捣腾这些玩意,这位小兄弟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张凡小兄弟了,呵呵!”
“张老,吴老你们好。”
“哈哈,客气!来,我们见见小兄弟带来的药。”张老有些迫不及待的便去看口袋,一见到里面的药有些惊叹道:“神奇啊,小兄弟的这些药保存的都仿佛刚采摘下的一般。”
张凡一笑,扳指内本身就是真空的,这些东西就是放个几年几十年都不会有一丝改变。
吴老手中拿了几颗,不由的感慨道:“还是年轻好啊,想当初年轻的时候还能自己去山上采药,现在却只能自己购买,老咯老咯!”
“吴老说哪里的话,您还年轻着呢。”张凡顿时一阵马屁拍过去,惹的三位老人喜笑眉开。
老人从一边找出个圆型筛子,足有一张桌子大。把药都轻轻的倒出来,顿时堆的满满的。
“嗯,不错!根茎类,果实类,花类草药,皮类都有,咦?这些是白鲜皮和地骨皮吧,最近这些药已经很少了。”
三位老人一边看着药材一边讨论着,“小兄弟,来我们来算下这些药的价格吧,你们两个也别光顾着看了,来说下自己需要的药材吧。”
经过最后统计张凡的这些药也足足卖了两万多,其实药的价格相差很大,有些只需要几元,但有些却需要上百元的价格。尤其张凡在采的时候特意找的那些价格昂贵的草药,像那藤黄,灯芯草,都价格不菲。
原本是以为只能卖出一大半但到最后剩下的却是寥寥无几,原来几位老人看这些药材保存的不错,即使自己药店有存货也都多买了些,到最后剩下的一点张凡干脆也都赠送了出去,反正买鼎的钱已经足够他也不在乎这些,而且还卖了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
回到周家,张凡赶紧跑回了自己房间。周叔叔在公司,而周婉心则陪在了白婉婷那,当初张凡救下了白婉婷就是打电话给的周婉心,白婉心消失的那段时间可是闹的沸沸扬扬,那郑峰已经赵棋瑞当时就赶到了墩皇酒店,发动所有人手寻找白婉婷的下落。
当周婉心接到电话赶到那工厂时就见到昏迷的白婉婷以及死去的那些混混。
想起当时的情况张凡就有些好笑,他还记得当时那些警察的脸都白了,尤其那亲自出动的局长,脸是一会绿一会白的,可谓深得变脸的精髓。
张凡再次召唤出光幕找到购买栏,出售的鼎只有青铜鼎和乾坤鼎,张凡有些心疼的买下了乾坤鼎,不但因为它的双项炼制,还因为它可以进化。他幻想着这如果进化成神器就发达了。
购买乾坤鼎成功的时候张凡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一片关于鼎炉的使用方法,其中有念动口诀可变化鼎炉的大小,同时还有召唤火焰的口诀,凡火:可炼制凡器以下与普通丹药;三味真火:炼制灵器以下与稀有丹药;灭元仙火;可炼制仙器与极品丹药。
“奇怪,怎么召唤火焰的口诀没有限制的吗?那岂不是我现在这个修为就可以召唤出灭元仙火了?”张凡一阵激动,马上念动口诀,“灭元仙火,起!”
“嗯?”见没有一丝反应,张凡再次念动,“灭元仙火,起!”可惜还是没有反应,张凡再次试着念动召唤凡火的口诀,“凡火,起!”
“蓬!”一阵燃烧的火焰顿时在手掌中冒出,散发着炎热的气息,可偏偏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感觉到真气不断的消耗张凡终于明白为什么召唤不出灭元仙火了,现在即使是凡火都在以每五秒三十点的真气不断消耗着,那灭元仙火肯定消耗的肯定,难怪无法成功。
收起火焰,念动口诀,那乾坤鼎顿时变大。足有两米高,一米宽,四只脚支撑着一个圆形的空间,顶上是一块突起的仿佛把手的设置。鼎身刻有山川、河流、参天古木,简直就是一缩小型的版图。
“开!”那把手缓缓升起,在距离鼎身半尺的高度停下,“看来这里就是放入炼制物的地方了。”
再次召唤出凡火从那地方扔入,乾坤鼎顿时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鼎身居然变成了透明状,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火焰在不断的燃烧着。
“呵呵,不错不错!我还在担心炼制的时候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要爬到鼎上面朝下看呢。”
张凡微笑着熄灭火焰把乾坤鼎缩小收进了扳指。鼎炉有了,只要在寻到炼制材料就可以自己炼制所需品了。
……
在东区一处公寓楼内,一女子正躺与床上休息,地上散落着几片棉花球,蓦然,那女子迅速从床上坐起谨慎的看着门处。
一身青色长袍的男子正斜靠与门边,双眼注意着女子的左肩,“你受伤了。”
“废话。”女子虽然看起来脸色不善,但却很是放心的坐了下来,右手靠上那受伤的肩膀,双眼无神道:“我任务失败了,你是来处决我的?”
“主上的命令。”青衣男子微微上前几步,继续道:“红月,你应该清楚,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你又何必……!”
“闭嘴,难道你会违抗主上的命令吗?”红月双眼顿时迸发出犀利的光芒,直指人心。“虽然我受了伤但也不会束手就擒,有本事你就来吧。”说完,双开摆开,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
“我说过,我不会对你动手的,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青衣男子叹气一声,“现在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我想不用多久就会有组织的其他人过来了,如果是黑炎的话……!”
“黑炎?”红月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放我离开那你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你知道,我的身份比较特殊。”青衣男子无所谓的说着,“好了,快走吧,在晚或许就来不急了。”
红月没有犹豫,抓起床边的衣服便朝门外走去,脚步顿时停下,道:“救回白婉婷的人很厉害,他和主上一样竟然可以施展剑气,我劝你最好小心点。”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青衣男子沉默半响,手上突然出现一把匕首,猛的朝肩膀挥去,顿时鲜血涌现而出染红了整条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