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周家之羲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周家之羲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打了电话张凡便一个人在那静静的等待着,其实他不是很想打这个电话,仿佛自己是贪图别人的报答一般。
“哎,这大城市果然不是一般人能闯荡的。”张凡叹气道,听惯了某某人出去几年,成了有钱人,某某某在什么地方开了个公司,张凡也很羡慕。但现在他也清楚了,一个人若非有天大的机运就只有靠人脉,钱财了。而他一学生哪来这些?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
“吱!”一阵汽车的刹车声,张凡从晃神中清醒过来,抬头就看见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停在眼前,车窗缓缓而下,顿时一张熟悉的笑脸出现在眼前。
“好你个张凡,早跟你说了来S市通知我一声。”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家住S市的周婉心,现在看她的样子似乎应该是周大小姐了。
对周婉心的话张凡有些尴尬,连忙笑道:“呵呵,我这不是通知你吗,本人现在流落街头,只好投奔周大小姐了。”
“贫嘴,快上车。我带你去见我父亲,他现在可是非常想见见救我的人呢!”
“不敢不敢,我可没做什么事,托福而已!”
司机开着车,两人坐与后面愉快的聊着,周婉心问了些张凡家里的情况,似乎对他们还很是挂念。
张凡从上了车就观察着车内的情况,外表看去车并不显眼,可内部却是豪华之极,张凡再次感慨,自己父母救到财神了。
“你不是说你家人在外地的吗?”张凡道。
“原先是在外地的,可是出了那事我父亲担心我就回来了。”周婉心放低了声音,看她的情形那件事还在调查之中。
张凡沉默着,不一会车便开到了周婉心家前,四周一片蓝色与绿色的结合,给人舒爽,愉快的感觉。张凡曾经也看到过一片富豪别墅区,不过那里却给人古代达官贵人的豪门风格,庭院深深深几许,太过严肃沉默,实在比不上这里的愉悦,轻松气氛。
车子进了住宅区周婉心便给张凡介绍着这里的一些住户,听的张凡可是心惊肉跳,可以说S市有一大半的权势,富贵之人都聚集与此。张凡不禁脑筋一转,这谁要是绑架的话随便从这挑个出去都足够了。
有道是环境改变人,近朱着赤,近墨着黑。张凡是深深赞同,周婉心自从进了家就仿佛换了人般,沉稳,端庄,尽显大家闺秀之气,看的出小时接受的教育如何。
周婉心的父亲周羲有着一股书生气,身体修长,远没有那些富贵人的肥态。连上微带的自然笑意一眼看上去就能让能心生好感,彼此亲近。张凡不禁心生疑惑,这般人物怎的与说话语气如此不配?他可是记得当初打电话时候的语气。
“呵,你就是张凡了吧!果然是一表人材,坐!你是喜欢喝饮料呢还是茶?”周羲淡笑着放下手中的书,张凡斜目看了下,却是《吕氏春秋》。
“就茶吧,我想在周叔叔这应该喝得到难得一见的好茶吧?”张凡微笑着,他在试探着这周羲到底是何种人物。
周羲微笑着看了眼张凡,轻自在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盒子,从里面倒出一些茶叶尽亲自为张凡泡起了茶。张凡没什么感觉,但是一边的周婉心却是心生惊异,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小嘴,她可是十分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这包茶叶名贵的程度不下与黄金,平时父亲也难得一喝,更别说会帮别人泡茶了。
周羲帮张凡泡好了杯茶,脸上的那种笑意使的张凡明白了。他早以看出了自己的意图,“周叔叔的大气让我佩服,上次说话多有冒犯,张凡在这里赔罪。”原来上次张凡提周婉心打电话来后,对方的语气让他很是不爽,因此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冲。
“哈哈,聪慧之人必有其傲慢之态,可以理解!不过你却把赔罪的对象却是错了,当时你打电话过来接的却不是我。”
“嗯?不是周叔叔?”张凡一愣,看看周羲又看向周婉心。只见周婉心噗嗤一笑,道:“当时那人的确不是我父亲,而是我弟弟。”
“啊?你弟弟?”张凡奇怪了,见到他的疑惑周婉心解释着,“我还有个弟弟今年刚到十五,只是那小家伙最喜欢作弄人,而且特别会模仿别人的声音,我们家里好多人都被他捉弄过呢!”
“哎,原来如此!”张凡见疑惑解开才明白,一个温文而雅的人又岂会如此话语尖利。
“呵,不说他了。听婉心说你这次来S市是要到京华上学的吧,不过现在时间早,莫非你是有事?”
“不错,我原先是准备早些过来买点东西,可一看住的地方都太贵,学校也没办法去。只好打电话给周婉心了。”
“原来是这个,我看小凡你就住这里吧,反正空的房间也很多,顺便我们还可以多聊聊。”
“呵呵,那我也就不矫情了。”
周婉心带着张凡去二楼找房间,客厅内周羲望了眼二楼,轻声道:“李叔,你看这小子怎么样?”
客厅一角突然出现一人,年约六十却以满头白发,但脚步沉稳却又不显老态,尤其那走路的速度,十米多的距离几个步子就以跨越。
“有些聪明,小姐说过此人在家时便要套出小姐的身份,而刚刚说的第一句话就很有意思,看上去有些贪小便宜,但往深里的琢磨就是为了逼老爷露气了。”老人说话时双手微合置与前胸,神情很静,仿佛那古井般起不了一丝涟漪。
“呵呵,的确!他错把小图当成了我,我想在那时候我在他心里的形象就是势利,自私!刚刚那句话应该就是让我表现出鄙夷,不屑的神态。如此一来我相信他会转身就走了。”周羲说笑着,手指在桌面上轻微的敲击,“虽然只是些小聪明但却很独到,这也算是一种‘威胁’吧?呵呵,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两人的话看似云淡风轻,但又惊心动魄。与张凡只是几个简单的对话,但却从中把张凡的想法剖析的丝丝入扣,由此可见此人的智慧。
……
下午,在周家待了会张凡就跑了出来,里面的气氛让他有些怪异,太静了!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听不到汽车开过的吵杂声,听不到动物的鸣声,仿佛自己就待在一个没有生命存在的深渊中,张凡都奇怪周婉心是怎么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过下来的。
S市的大街上,张凡又似走马观花般的四处闲逛。他正在寻找着药店,一家中药店。待家的两个月他采了众多的药,可这些药并不是就这样可以服用,他还需要炼制,可炼制的话需要鼎炉,所以他现在首要的目地就是赚钱买个鼎炉。
仁和药店,听周婉心说这是一家老子号的药店了,张凡看了下门面便走了进去。
店内的人不多,两三个客人还有几个店员,见到其中一年纪较大的老者正看着书,张凡边问道:“这位老先生,你们这里可收购药材?”
老者放下书,抬头看了下张凡,道:“你要卖药?”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