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离别远行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离别远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小凡,出来吃饭了。”
“来了。”
张凡从房间里摇晃着迷糊着脑袋走了出来,身后那条狗跟着摇着尾巴,身上的毛被搞的一团乱。或许是知道了这人也是自己的主人,所以时间一长对张凡更是热情,空闲下来一人一狗就四处发疯。
“妈,已经十一点了吗?”张凡伸着懒腰,虽然他前段时间一直都很少睡觉不觉得困,但连续几天下来还是有些受不住了。
“你这孩子,也不知道你晚上都睡觉了没,大白天还这么困。去洗洗手然后过来吃饭了。”
母亲招呼着周婉心坐下,父亲也从厨房端着菜出来,脱下围裙,要说这个做菜不得不说父亲的技术比母亲更胜一筹。
桌上,四人吃着饭,周婉心吃掉一小碗,道:“伯父,伯母!我的伤已经养好,下午我就准备离开了,谢谢你们留了我这么长时间,真是打扰你们了!”
“下午就走了?”父亲问道,大家都停下了碗筷。
不过父母是疑惑而张凡却是窃喜了,虽然家里有个美女很养眼但却事事做不成。
“是的,我在这也留了不少天,家里也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实在不好在这这里耽搁下去了。”周婉心说着看了张凡,似乎意有所指。
“嗯,既然姑娘有事那我们也就不强求,下午我就让小凡送你离开,我们这一般还真不容易走的出去。”
下午,张凡领着周婉心朝车站赶去,一路上张凡都很是开心,周婉心见他那样不禁心中有气,“喂,我说你是不是迫不及待要我离开?”
“厄?我有吗?”张凡有些奇怪,自己只是笑的比较多,难道这也能被看出来?
“哼。”周婉心瞪着眼,一跺脚头也不回朝车站走去,后面张凡急忙跟上来,“喂,开车时间还没到,你去哪?”
“我去哪要你管!”
张凡不禁一阵好气,“是是,你去哪是不用我管,只是你现在还不去买票的话我怕你今天就走不了了。”
周婉心一听,顿时想起自己进来光顾着说话连票也没买,刚想叫张凡去买却见他那讨厌的笑容又扭过头自己跑了过去。
张凡在等候室里随手抄起一份报纸,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婉心已经坐到了身边,只听她低声道:“张凡,我们以后还能见到吗?”
“我也不知道,有缘分的话或许会见吧。”张凡边看着报纸边说道。
周婉心低沉会,道:“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说吧。”
“你那段时间在做什么的?每天都看你神神秘秘的,有时候大半夜的还会跑出去。而且伯父,伯父还似乎都不知道。”
“呵呵,这个我没办法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我也没问你都有过什么经历,是吗?”张凡说着,放下手中的报纸。
“我……!”周婉心蓦然沉默,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又何必去调查别人呢?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住在张家,虽然他们都是老实人但并不代表愚蠢,把自己一个来历不明而且身带重伤的人放在家里本身就不安全,何况还治好了自己的病。
“听说你要去S市的京华大学上学,而我家就住在S市,你愿意的话到那打个电话给我,到时候我去接你。”
看的出来周婉心很认真,张凡也肯定的说道:“行啊,到时候一定会麻烦你的。其实你要感谢的话可以感谢我父母,我父亲治好你了,而我母亲照顾你,我可什么事情都没做。”
“呵呵,你是伯父伯母的儿子,感谢你还不是一样的。”周婉心说着就听到广播中说着开往S市的客车即将启程。
“时间到了,我走了。”周婉心一身轻装的走了,望着她远出的背影张凡不由的叹了口气,其实他也一直担心着周婉心的出现会不会给鱼村带来麻烦,还好!救人救到祸端的事情并没发生。
周婉心离开了,一切又回到了原先的那样,张凡又可以没事就往山上跑,树林窜,不用担心身上会不会跟着个人,不过现在却是又多了一条狗。
眼看着去京华的日子一天天接近,张凡停下了修炼的脚步。他准备提前一段时间去S市,修炼到现在让他明白了一件事,虽然光是采药也有经验但实在是太少了,而且他需要功德值,这实在是太重要的东西了。
……
“爸,妈!我去学校了,你们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别累着了。”
“去吧去吧,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到是你在学校要注意了,学习虽然重要可也要顾好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我会的。”
原先张凡是准备与刘洁一起去京华,可现在是不行了!为了这还被刘洁说成是不讲信用,被敲诈了三顿饭。
刘家现在以已经稳定下来,情绪也恢复了,刘父和刘母开了家,不用在为债务担忧,一家人生活得倒也轻松之极。或许失去了焚仙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得有失,一切都是如此奇妙。
几个小时的颠簸,张凡赶到了S市,这里的环境让他惊异,虽然他高中的生活也在大城市,但比起这里就差的远了。
“师傅,送我到京华大学。”
出租司机望了眼,笑道:“小兄弟来的很早啊,这京华大学还没开学呢。”
张凡一笑,说道:“在家里待着无聊,这次早点出来顺便到处看看。”
“呵呵,是啊!这人呐就得到处看看长长见识。”
两人在车上到处闲聊,司机健谈张凡也不是个闷葫芦,没多少时间两人到是谈的很是投机,下车后司机还给了个电话张凡,说是以后有生意七折优惠。
现在才九月初,离开学还有段日子,住学校是不可能的,不过张凡也没打算住校,随便找个简单的租房就好!
两个小时后,张凡郁闷了。S市的物价高的让他叹为观止,一个不到三十平方的小单间每月就要几百元,更别说他理想中的一室一厅了。
“哎,一分钱憋死学生汉啊!”张凡叹气一声,拨起了身边的公用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