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我的职业是剑仙

其他人在游戏中娱乐,享受,可我是在游戏中杀戮,争夺!以游戏的类型开始修行的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杀人夺物(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杀人夺物(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人有时候就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张凡就是如此理解的,因为他现在就在做着这些。午夜,对大城市的人来说正是娱乐的高潮阶段,但是张凡所处的是一个人数稀少的小城市,整条街偶尔才能发现一条辆快速的开过。
天富公司处于小镇的中心地带,也就是本镇最繁华的地段,周边桑拿,酒吧,游戏娱乐街据说都是开自同一个人,张凡记得小时候还真没少来这里。
心缘酒吧,本地最繁华,最热闹的一家酒吧,而那天富公司正开在了心缘酒吧的对面。
张凡看了下天富公司,楼层不高,估计也就十多米,只是现在最顶层还有着微弱的亮光,不晓得会是谁这么晚还未离开。
夜,很静了!除了几个出入娱乐场所的已经看不到其他人,张凡看时机已到拉了下特意穿起的长衫风衣,如果竖起衣领都可以挡住半张脸。虽然这看起来很拉风,不过也很难受,七月中旬的夜晚可是很热的。
在一条漆黑的走道中绕到天富的楼后,下午的时候张凡就假装借厕所来过一躺,同时把里面洗手间的窗户用数枝固定住,若不仔细观察相信很难被发现。
纵身一跳,双手稳当的搭上了二层的窗檐边,还好这窗户只有五六米高,要是在高一点张凡还真得带齐家伙在来了。
“黑暗之中,无人之地,果然办起不雅之事方便的多。”感叹一声,猫着身子就朝顶楼跑去,那里才是公司经理的办公室,或者自己要找的地方会在那出现。
……
“王经理,我们抢了刘正南家的这个东西他们不会报警吧?”
天富公司经理办公室内,一盏灰白的灯光悬挂与墙角,奇怪的是明明有更为明亮的日光灯不用却用壁灯,两男子对坐与沙发上,口中吞云吐雾,在这灯光之下活似吸血的妖魔。
那一边脑袋有些秃,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灭掉烟头,缓缓吐出一阵烟,“李经理,你不会是胆子变的越来越小了吧,刘正南欠了我们钱,可他没钱还债我们拿他东西抵押有什么不对的。别说警察就算是国务院老子也不怕,何况刘正南也没那个胆子报警,他虽然做正经生意却不是没脑子的人,报了警他就没好果子吃了。”
“哎,话是这么说,可我最近这眼皮老是直跳,睡不安稳呀。”李经理揉了揉太阳穴,眼睛里也有着明显的血丝。
“怕什么,有什么事上头给顶着,来,这杯酒给喝了!我再去拿,等待会接了电话一起去泡个澡享受一下。”秃顶男子刚站起就被劝下,“别了,在喝我就得醉了,你说那电话什么时候来?现在都快一点了,按说时间早过了。”
“谁晓得,我们也别多问,做事就好,不然……!”
秃顶男子说着眨了下眼,那李经理立刻噤若寒蝉,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竟然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不过说起来那个跟香炉似的东西也不知道他们要拿来做什么,照我看也就是个普通的玩意,居然就让刘正南抵掉钱了,本来我还想拿这钱威胁刘正南那女儿的,那可还是个雏呢。”
说着,男子发出一阵淫笑,门外的张凡不禁怒从心起,门轻轻的被打开,张凡宛若幽灵般出现在了房间内。
似乎是人类本能的感觉,房间内的二人同时扭头看来,见到一身黑衣还遮盖了半张脸只露出眼睛的张凡顿时跳了起来朝一边的柜子跑去。
要说快一个普通人根本比不上张凡的速度,在那秃顶男子还没靠近柜子时候张凡已经拦住了去路,“怎么?想去哪,拿武器吗?”
从张凡的话语中能清楚的感觉到人的愤怒,秃顶男子不知在哪惹了这一号人物,想起对方刚刚的速度知道今天恐怕要生变故,“兄台是哪个道上的,深夜来此不知跟我梁某人有何瓜葛?”
“哼,不愧是梁正清,说起话来一套套的,可惜真是愧对了你的名字。说,从刘正南那抢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梁正清一愣,立刻恢复正常,狡辩道:“兄台是否弄错了?梁某人从不认识什么刘正南,更何况抢人家什么东西。”
张凡真想现在就一剑劈了这家伙,刚刚还说的兴起现在却装起二愣子来,“梁正清,你也是管着一批小弟的人物了,你认为我没调查清楚会来找你?我给你十秒种拿出东西,要不然你们现在就跟阎王报道去。”说着,手一晃,扳指中的剑立刻出现于掌中。
一见到那明晃晃的凶器,梁正清立刻就胆怯了,也不管对方是怎么玩的这手魔术,而且还是已经淘汰的冷兵器,只是淘汰归淘汰,还是能要人命的。
“等等,等等!这位兄台等下,那个地方是李经理藏起来的,只有他才知道在什么地方。”梁正清擦了把脸上的汗水,马上给李经理使着眼色。
李经理跑到左边墙角,移开颗塑料植物,略微可见一细小的洞口,小到一根小指都无法插入。李经理从口袋拿出钥匙在口子里转了下,喀嚓一声,木板向左移动露出了里面的保险箱。
“呲,啪!”一声,立刻响起了梁正清的惨叫声,只见一阵鲜血横飞,一只胳膊远远的飞到了门边,而梁正清正捂着那已经少了一臂的伤口躺在地上惨叫着。
开锁的李经理被叫声吓的爬在了地上,眼角余光瞄到那一地的鲜血不断的求饶着。
张凡皱眉,剑一挥,梁正清的脖子上显出一道细微的血痕,已然丧命。
“快点打开箱子,耍花样下个死的就是你。”张凡威胁到,刚刚若不是梁正清欲图从身上掏枪的话自己未必会下黑手,只是没想到这斯奸诈如此,自己一进来他拿武器的地方不是自己身上而是房间,如此一来就能给对方照成一个假象,他的身上没有武器,从而降低对方的警戒心理。只是他没想到因为梁正清对刘洁的侮辱致使张凡的目光在查看那李经理时始终都注意着他。
“这,这就是那个你要的东西了。”李经理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立刻退到一边,生怕张凡给他刺上一剑。
打开纸箱子,果然里面的鼎如同刘张南所说,只是比香炉稍微大点,不过张凡却知道并非如此,因为这鼎在他眼中显示的信息却是:
焚仙:仙家物品,被封印,作用不详。物品等阶:宝器(下)
“宝……宝器?”张凡惊呆了,颤抖的手险些把东西都掉下地来,“被封印的尚有这般品阶,那要是解开封印岂不是……!”咽下快流出的口水,不住的嘀咕着:“发达了,发达了。”
缩在角落的李经理见张凡痴痴呆呆,跟着了魔似的,还以为对方见东西不对愤怒之极要杀掉自己,连忙小声问道:“这……这朋友,这东西可是你要找的?”
听到声音张凡才晃过神来,严肃道:“不错,不过现在你……”
‘扑通’一下,只见李经理跪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着,什么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嗷嗷待补小儿,什么一切都是梁正清逼着自己干的,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就是什么屎盆子都往梁正清脑门子上扣,自己纯洁的就根那绵羊一般。
“给我闭嘴。”被搞的火大的张凡大喝一声,心道这家伙是不是唐僧他妈生的,说话都不带喘气的。
“看你可怜今天就饶你命,不过你立刻给我收拾包裹滚人,再让我看到你留在天富公司就等着去陪梁正清吧。听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我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离开。”
“嗯,滚吧!”
李经理如蒙大赦般撒开腿就向外跑,似乎是生怕张凡返口,跑的时候就连声音都听不到。
张凡没有立刻离开,在办公室一阵搜索,同时又在死掉的梁正清身上一阵摸索,零零总总加起来竟然有几万多块,当然搜出的银行卡是没办法用的。
“可惜了,其实今天没想杀人,虽然你罪恶多端不过最多教训你一顿,谁叫你自己不知好歹呢?”望着地上的尸体张凡摇头叹息着。不知泉下有知的梁正清听了会不会‘吐血三生’。
“该不该把这个还给刘洁呢?”张凡看着手上的鼎自言自语着,原先就是准备拿回东西就还给刘洁家,当然是换个方式,他还不至于傻到亲自送回来。只是现在他杀了梁正清,下午被抢了东西的刘正南肯定会被警察盘查,到时候若发现东西失而复得就说不清了,何况这样一个东西张凡还真不舍得还回去,他总感觉这对会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东西。